第三十七章

    未央殿的温泉池里,君临风和洛痕坦诚相对。

    君临风抱着洛痕,轻抚她满是针孔的背,洛痕因为君临风的柔情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君临风笑出了声,他低沉的声音在洛痕耳边响起,他说:“害羞了。”

    洛痕的脸红扑扑的,这使她看起来特别有生气特别有活力,她嘴硬的说道:“我才没有害羞。”

    君临风捏了捏洛痕的脸,他问:“那脸怎么这么红?”

    洛痕不高兴的皱起眉头,她清澈的眼睛蒙上一层雾,这让她看起来特别可口,她说:“是被温泉的白雾给醺的。”

    君临风说:“我也泡着温泉,怎么没见得脸红?”

    洛痕从君临风的跟前划走,她回过头对君临风说:“你没脸红那是因为你皮厚。”

    君临风对滑到温泉另一边的洛痕说道:“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说完,君临风就朝洛痕扑了过去。

    “啊!”洛痕一见君临风扑了过来,一声尖叫,往另一边闪去,君临风也改变了自己扑的方向。

    洛痕一时玩心大起,双手捧起一大捧水花朝君临风扔去,君临风怕伤到洛痕不敢用内力吹开水花,于是被洛痕掀起的水花淋了一头。

    君临风墨色的长发湿了一半,贴在自己的脸上和胸膛上,水珠从他的头顶划过他的眉毛,眼睛,脸颊,最后落入温泉之中。

    “哈哈哈哈!”洛痕见君临风一脸狼狈的模样,畅快的大笑。

    君临风因为洛痕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的他见洛痕笑得嚣张得意,一个饿虎扑食就将洛痕整个人扑倒了温泉之中。

    洛痕一头白发全部被温泉浸湿,因为君临风扑过来又急又猛,她完全没个防备,温泉水咕噜噜滚进她的喉咙,耳朵,眼睛,她难受得以为下一刻就会窒息死亡。

    一只有力的手把她从温泉底下抓了下来,洛痕感受到新鲜空气,肺部压力好受了许多,她咳嗽着,口中呛出大量的水,耳朵也有少量的水流流出,整个眼睛像兔子一样红红的,纤长的睫毛上挂着剔透的水珠,也不知道是温泉水还是泪珠。

    君临风见洛痕这般难受的样子,心里也觉得自己刚才那一扑太失分寸,一双眼睛心虚的乱瞟就是不看洛痕,就连洛痕泄愤似的踢了他好几脚,他也没说什么。

    君临风另一只手抓住洛痕踢向他家小兄弟的小腿,他寒着一张脸说:“这一脚踢太过分了。”

    洛痕瘪了瘪嘴,她说:“我不踢你了,你快把我腿放开。”

    洛痕鼻子因为刚才的呛水,让洛痕说话也带上了浓重的鼻音,说出来的话软软糯糯的,一点也不似往日的清冷语调,好听极了。

    君临风就放开了洛痕的小腿,洛痕也好受了许多,君临风松开了抓住洛痕的那一只手。

    洛痕摸了摸刚才被温泉水弄得绯红的眼睛,君临风再犹豫要不要说一声对不起,只见洛痕飞起一脚凶猛的朝自己的胯间踹来。君临风慌忙之间双手一拍,快速的与洛痕拉开了距离。

    君临风黑着一张脸说道:“我就知道不能相信你,你这个小骗子!”

    洛痕气呼呼的对君临风说道:“不准用武功!”

    君临风鄙视的看着洛痕:“你以为我傻啊。”不用武功的话,那一脚给踢实在了,君临风心中小人打了个冷颤,若是真给洛痕踢中了,那得多疼啊!

    洛痕冲君临风掀起一大片水花,她说:“不准你用武功,我要报仇!”

    君临风饶有兴致的道,他说:“好啊,看是你报仇还是我欺负你。”

    洛痕红着脸朝君临风啐了一口:“你个不要脸的。”

    君临风说:“后宫中就你一个人敢这样说我。”

    洛痕说:“不,还有一个。”

    君临风也想起一双杏眼,他脸色不太好的道:“百媚不算人。”

    洛痕笑了,她趁其不备朝君临风掀起水花:“看招!”

    君临风反应过来快速躲开,但也有一半落在他身上,他说:“小人,专搞偷袭。”

    洛痕理直气壮的说:“我又没说我是君子。”

    君临风也捧起一大捧水花,朝洛痕掀起,早有防备的洛痕躲开了。

    君临风说:“别怪我不客气了。”

    君临风和洛痕两人就在这温泉池互相折腾了好久,弄得池边铺的白玉砖全是水。

    君临风掀起水花要朝洛痕头上浇去,洛痕伸出一只手阻止他:“等等!等等!”

    君临风毫不客气的松开了手,那一捧温泉水就从洛痕头顶上浇了下去,君临风对上洛痕瞪圆了的眼睛,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跟你学的。”

    洛痕气愤的道:“你会不会太没风度了啊!”

    君临风说:“不会啊。凡事要因人而已不是吗?”

    洛痕喘着气说:“不玩了,好累。”

    君临风慢慢靠近洛痕,洛痕反射性的后退一步,她说:“我都说不玩了。”

    君临风见洛痕小心谨慎的模样,就笑了,这一笑就如早晨的太阳破云而出,如绿芽轻轻从大地探出脑袋,像花蕾舒展花瓣,像海豚从蔚蓝色的大海中跃起。洛痕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她看着君临风的笑容挪不开眼睛。

    君临风目光促狭,他说:“痕儿,你的心跳声好大。”

    洛痕回过神,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自己摇清醒一般,她说:“我是刚刚玩累了。”

    君临风看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洛痕,点头说:“我并没有说什么,痕儿为什么要解释?”

    洛痕说:“我不是怕你误会?”

    君临风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他问:“误会你什么?”

    洛痕心里的小人心口中箭倒地,笨死我得了!

    君临风见洛痕不肯再上当,他说:“痕儿不是累了吗,我只是想过来抱抱你。”

    洛痕耳根发烫,君临风在洛痕愣神间,将洛痕拥入怀中。

    君临风发出满足的喟叹声,他说:“看来百媚还是很厉害的,你很久没这么精神过了。”

    洛痕心里有些暖。

    君临风贴在洛痕耳根问:“痕儿怎么不说话?”

    洛痕紧贴君临风的身体感受到君临风身体的变化,一腔柔情瞬间荡走,她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道:“你的精神怎么那么好!”

    君临风蹭了蹭洛痕的身体,他声音低沉的道:“想要。”

    洛痕听到君临风委屈又带着撒娇的声音,感受道背后抱着她的温热身体,血液在血管里沸腾着,仅有的理智让她说道:“找别人去。”

    君临风不高兴的道:“痕儿,你好狠心,我不想要别人,就想要你。”

    洛痕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很严肃,她说:“我身体受不起。”

    君临风环住洛痕的腰身,头埋在洛痕的脖间上,气息吐在洛痕的脖子上,洛痕浑身一个激灵。君临风很满意洛痕的反应,他说:“痕儿的身体比起以往好很多了。”

    洛痕咬着牙齿坚持道:“好一点也会被你折腾坏的。”

    君临风咬着洛痕的耳垂,手不安分的往洛痕身下探去,他说:“我就不信痕儿不想。”

    洛痕捏住鼻子王水下一蹲,再起来时已经离君临风八尺远,君临风黑着脸说:“痕儿!”

    洛痕垂着眼说道:“皇上,后宫应该雨露均分。”

    君临风声音沉沉的说道:“你非得把我推向其他女人吗?”

    洛痕说:“百媚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能同房。”

    君临风黑着脸问:“她的话可信吗?”君临风总觉得百媚那个丫头是整他的。

    洛痕心里不安,毕竟这是她自己胡诌的啊。她说:“你觉得呢。”

    君临风努力平复心中的邪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他说:“你过来。”

    洛痕迟疑。

    君临风说:“我就抱抱,不做什么。”

    洛痕心中的小人挣扎,要信吗?能相信吗?

    君临风脸色彻底沉了下去,洛痕慢慢的移动,君临风不耐烦的将她一拉,拉入自己的怀中,他的声音闷闷的:“痕儿,你总是不相信我。”

    洛痕反问:“那你相信我吗?”

    诡异的沉默蔓延开来。

    君临风说:“你前科太多太多了。”

    洛痕低下头,声音低低的:“说得也是,骗你都成了我的习惯了。”

    君临风满头黑线,他说:“不许骗我!”

    洛痕点头:“嗯,我不骗你。”

    君临风:“我不信。”

    洛痕耸了耸肩,无奈的道:“你看。”

    君临风说:“我会练就一双火眼,专门看穿你的谎言,这样我就知道你是在骗我还是在说真话。”

    洛痕笑道:“那皇上努力吧。”

    君临风捏了一把洛痕腰间的软肉:“我会做到的。”

    洛痕说:“洗好了,我们可以走了,洛谨还在我宫里等着我呢。”

    君临风任性的道:“让他等去。”

    洛痕拍了拍君临风宽厚的肩膀,她无奈的说:“别闹了,你总不能让洛谨在我宫里一直等吧。”

    君临风松开洛痕,他说:“那好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