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洛痕醒过来的时候,她全身上下无一不痛。

    洛痕手抚着自己的额头,声音沙哑:“琴儿,水。”

    君临风一只大手托着洛痕的脖颈,用力一带将她带起,另一只手端着青花瓷茶杯给洛痕喂水。

    干燥的口腔得到满足,洛痕这才将目光移到床上另一边的君临风身上。

    君临风穿着一身黄色的蚕丝织成的内衣,衣襟略开,露出古铜色的胸膛,他乌黑顺直的头发并没有用玉冠束好,散在身侧,白日里的冷峻的面容变得柔和。

    君临风慵懒的模样,洛痕并不少见,不过无论见到这样的他多少次,洛痕都忍不住红了耳根。

    “这样看着我,是因为昨晚要得不够吗?”

    君临风的声音很有男性魅力,尤其是当他低着声音语带诱惑的说着情话时候,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都会面红心跳的。

    洛痕低头看看自己胸脯上明显的青紫色,还有下半身的异样感,她黑着脸问君临风:“你昨晚对我做什么了?”

    君临风嘴角嗜着笑容,他懒洋洋的说:“晚上还能做什么?”

    洛痕牙痒痒的道:“禽兽!”

    君临风说:“你是我的妃子,疼爱你是朕分内的事。”

    洛痕脸红成番茄,她恶狠狠的道:“不要脸!”

    君临风说:“昨晚可是你主动勾引朕的。”

    洛痕摇头:“不可能!”

    君临风说:“你好好想想昨晚的事。”

    洛痕皱着眉头使劲回想,一些不纯洁的画面瞬间涌入脑海,洛痕傻了。

    君临风笑容魅惑,他道:“昨晚,某人貌似很满足的样子呢。”

    洛痕浑身血液开始倒流,她直直的倒在床上,手拉起被子盖过自己的脑袋。

    君临风见洛痕鸵鸟的样子,心情颇好的挂着笑容,他语气戏谑的说:“都说酒后露真情,我从来都不知道痕儿原来那么喜欢朕的。”

    洛痕闷闷的声音穿过被子落在君临风的耳朵里:“酒后乱性,我再也不喝酒了!”

    君临风说:“酒还是可以喝的。”

    被子下的洛痕无语的想,先前是谁打死不准我沾酒的?

    君临风想要将盖住洛痕脑袋的被子掀开,洛痕死死的抓住被子,不让君临风得逞。

    君临风无奈的说道:“这样盖着对身体不好。”

    洛痕说:“没关系。”

    君临风说:“你再不松手,我就强行掀开了。”

    洛痕的松了手,君临风掀开被子,露出洛痕的脑袋,洛痕面色通红的看着君临风。

    君临风骨节修长的手放在洛痕的头上,他说:“怎么脸色那么红啊,是着凉了吗?”

    洛痕瞪着君临风,君临风黑亮的眼眸映着洛痕的面容,他假装自言自语的说:“难道是因为害羞造成的?痕儿莫不是不好意思了,不可能吧,这样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洛痕羞恼的说:“谁跟你一样不要脸啊。”

    君临风看着洛痕,他说:“看来是真害羞了。”

    洛痕:“……”

    君临风点了点洛痕的额头,他说:“痕儿不是南国唯一的子嗣么,从小就有嬷嬷教导才是,怎么对男女之事那么害羞?”

    洛痕说:“宫里的嬷嬷都给我说的是男子该怎么怎么做才会舒爽,可没跟我说作为女子面对这些事该如何如何。皇上要试一试嬷嬷交给痕的技巧么?”

    君临风:“……”

    洛痕见天还未大亮,好奇的问君临风:“现在是几时了?”

    君临风说:“已经是五更天了。”

    洛痕问:“都五更了,你怎么还不去上朝啊?”

    君临风抚摸着洛痕的头说:“年关休沐。”

    洛痕觉得身体粘粘的不舒服,她说:“我有点想念未央宫的温泉了。”

    君临风说:“想就搬去朕的未央宫吧。”

    洛痕好奇的问:“你不生我的气啦?”

    君临风笑着说:“原来你还知道你惹我生气了。”

    洛痕头放在君临风的胸膛上,君临风手拦住洛痕的腰身。

    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相拥,在洛痕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君临风说:“很早以前我就这样想静静的抱着你了。”

    洛痕迷迷糊糊的问:“很早是多早?”

    君临风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了。”

    洛痕笑着说:“原来你一见我就不安好心。”

    君临风抚摸着洛痕纤瘦的后背,他说:“你还好意思说我。”

    洛痕转移话题:“原来你对我是一见钟情。”

    君临风语气慵懒的说:“毕竟你是当世少见的美人,美人配英雄岂不是佳话?”

    洛痕手支撑起自己,她鄙视的看着君临风,她说:“男人啊,你的名字叫好色!”

    她想了想又说:“你不仅好色,你还自大!”

    君临风低下头在洛痕脸上轻轻一啄,他说:“我只好你的色,可惜你总是不满足我。还有,纠正你一下,我不是自大,而是有实力。”

    洛痕说:“放屁!你只好我的色,你还后宫佳丽三千?你还有天下美女之首的滄烟?”

    君临风笑着说:“痕儿,你好不讲道理,她们都比你先到我身边,你却要我为了你舍去她们。”

    洛痕摇头,她说:“不,我只是想说,你既然有了她们又何苦招惹我?”

    君临风的脸色就沉了下去,他寒着声音说:“你就不能安分点?”

    洛痕呆呆的看了君临风几秒,她说突然笑靥如花的说:“我错了。”她的确错了,她怎么可以因为君临风的一时温柔就以为他是属于她的呢。

    君临风虽然板着脸,语气却软了下来,他说:“你总是认错得快。”

    洛痕敷衍的勾起唇角。

    君临风问:“在皇宫里待着是不是很无聊?”

    洛痕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君临风,这是几个意思啊?

    君临风说:“不要戒备的看着朕,朕只是随便问问。”

    洛痕老实的回答到:“很无趣!”

    君临风说:“会无趣吗?不是有暗生经常找你叙旧吗?”

    洛痕:“……”说好的随便问问呢!

    君临风说:“痕儿,你是我的妃子,懂我的意思吗?”

    洛痕点头,她解释道:“我就昨天见了暗生那一面。”

    君临风皱眉:“说谎!前不久的晚上你们也见了一面。”

    洛痕面色无辜的说:“有吗?我怎么不知道?”君临风也太过分了吧,全方位的监视她无死角啊。

    那晚上痕儿应该睡着了吧,君临风一想到有一只狼盯上了他的痕儿,他的心里就极其不舒服,他问:“昨天,你和暗生都聊了些什么?”

    洛痕说:“没什么啊,就喝了酒,我喝醉了,然后便宜了某人。”

    君临风嘴角翘起:“看来你对昨晚的事耿耿于怀啊。”

    洛痕垂下脑袋,她说:“不敢。”毕竟昨晚是她主动扑倒他的。

    君临风严肃的问:“你看清昨晚谋害你的人了吗?”

    洛痕摇头,她说:“御书房那里光线很暗,他还蒙着面。”

    君临风说:“如果不是昨晚宫里的暗卫都被调配到朝华殿与各个宫门,也不会让那个害你的人偷走。”

    洛痕吃惊,她说:“青木没有追到那人吗?”

    君临风说:“青木追那人的时候遇到了亦笙,那人挟持了亦笙,趁乱逃走了。”

    洛痕说:“平王?平王没事吧。”

    君临风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他。”

    洛痕无语半响。

    “我只是问问。”

    君临风说:“他没事,不过他回去就有事了。”

    洛痕笑了,她说:“他惹着碧瑶了?”

    君临风也笑了:“聪明!”

    洛痕说:“要是你跟平王一样就好了。”

    君临风板着脸说:“那北国就要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了。”

    洛痕问君临风:“你说谁想要我的命?”

    君临风想了想,他说:“不会是滄烟。”

    洛痕面色怪异的看着君临风,她捶了君临风一下,翻过身不去理他。

    君临风也侧过身抱住洛痕的腰身,他无奈的问:“你又怎么了?”

    洛痕说:“你找你的滄烟去吧。”

    君临风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他叹了一口气,解释道:“自从上次在未央殿,你与滄烟闹翻后,我就派着人整天跟着滄烟,她如果有动作,我不会不知道的。”

    洛痕转过头对君临风说:“她也和我一样待遇了?”

    君临风说:“什么意思?”

    洛痕说:“无时无刻不被你监视着。”

    君临风刮了下洛痕的鼻子:“你别不识好。”

    洛痕理直气壮的说:“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哈哈哈。”君临风大笑,他说,“也就你说着这些不要脸的话也不脸红。”

    洛痕说:“非也,非也,你也是一样的。”

    君临风说:“那我们岂不是天生一对?”

    洛痕说:“我不喜欢被监视。”

    君临风说:“我如果不看着你,你会跑得无影无踪的。”

    洛痕不乐意的说:“我都这个样子了还怎么跑?”

    君临风说:“我也不知道,不过防着你总是没错的。”

    洛痕:“……”

    君临风:“不高兴了?”

    洛痕反问:“我能高兴吗?”

    君临风说:“你应该高兴的,你有个故友快要到叶城了。”

    洛痕问:“谁?”

    君临风说:“秘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