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洛痕睁开迷糊的双眼,看见黄袍加身的君临风,玉冠束发,眉眼深刻,身体笔直,他看向洛痕的目光藏匿着温柔。

    “你怎么来了?”

    君临风看着软榻上睡眼惺忪的人,说:“我不来,你是不是就不去参加宫宴了?”

    洛痕站起身,看着承恩宫跪着的一片人,松琴跪在琴旁,她问君临风:“你又发脾气了?”

    君临风皱眉,什么叫又发脾气,他在她心中就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么?不得不说,君临风在奇怪的方面真相了。

    “只是忘了叫他们起身。”

    君临风看了眼放在一旁的宫衣,他说:“怎么不把衣服换上,不喜欢吗?”

    洛痕摇头:“衣服很好看。本想听个曲子就换上的,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君临风心里紧张,他问:“身体不舒服吗?”

    洛痕笑了:“身体一直不舒服。”

    君临风说:“那不要去了。”

    洛痕说:“作为安乐公主,我可以不去吗?”

    君临风沉默。

    洛痕说:“叫她们起来吧,我还需要松琴替我换衣服。”

    君临风对跪着的宫女太监们说:“平身。”

    “谢皇上。”

    松琴帮洛痕换好衣服后,君临风看得眼前一亮,他说:“很好看。”

    洛痕淡淡的笑了,她说:“这料子穿着也舒服。”

    君临风说:“你喜欢的话,我库房里还有几匹天蚕的料子,你拿去做几套夏天的衣服。”

    洛痕低下头,夏天吗?活不到那么久了吧。

    君临风问:“干嘛把头低下去?”

    洛痕说:“皇上看得臣妾不好意思了呢。”

    君临风轻嗤一声:“又说谎。”

    洛痕也没有被戳穿的尴尬,她说:“年宴快要开始了,皇上作为北国之主,现在还不到场,不太好吧。”

    君临风说:“没关系,我等你,你梳妆吧。”

    洛痕面色复杂的看了君临风一眼,她说:“那好吧。”

    松琴用盒子里华贵的九尾凤钗帮洛痕挽发,君临风说:“用其它轻巧的钗子吧,这金凤钗太重了,痕儿带着累。”

    松琴向君临风福了福身:“是。”

    洛痕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镜中的人脸色苍白,她心里对自己说,她什么都被君临风夺走了,她的心不可以再失去了。

    一直看着洛痕的君临风心里很失落,她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真是冷得跟冰人一样。

    洛痕对松琴说:“妆化浓些吧,气色看起来好些。”

    君临风脑中突然想起暗生说的,变成活死人的时间要趁早,要是等洛痕彻底失去生机,她连活死人也做不成。

    洛痕画好妆,眉眼看起来越发精致,她对君临风浅浅一笑:“我好了。”

    君临风手抚摸着洛痕的脸庞,他说:“痕儿,我会救你的。”

    洛痕笑面如花,她说:“生死由命。”能救她的只有凌奈一人,她如今这个模样,她是再也不想见到凌奈的。

    君临风牵着洛痕的手,他说:“我们走吧。”

    洛痕抽回了自己的手:“皇上,这样于礼不合。”

    君临风重新握住洛痕冰凉的手,他面色严肃的说:“不要再跟我闹了。”

    洛痕模样乖巧的低下头,随着君临风去了。

    君临风心中苦涩,到如今他对洛痕是在清楚不过了,所有的乖巧只是为了麻痹他的伪装。

    缙云宫用来待客的朝华殿已经宾客云集,洛谨坐在贵宾席上,一个人安静的喝着酒,菊书恭敬的站在他身后,兰棋为他挡去了想要上前来攀谈的北国官员。

    与洛谨情况截然相反的是代表夏国来参加北国年宴的凌墨,凌墨周边满是北国的文武官员,凌墨眉眼温润,客气有礼,在官员之间游走游刃有余。

    凌墨摆脱了官员的纠缠,一个人端着酒杯往洛谨走来,兰棋拦住凌墨,凌墨笑着说:“美人是应该常笑的,像姑娘这么美的人更是应该多笑笑的。”

    兰棋对凌墨露出动人的笑容。

    凌墨眼中闪过光芒,他说:“果然好看。”

    兰棋拦着凌墨的手并未放下来,她说:“即使太子你这样夸我,我也是不会让你过去的。”

    洛谨将目光转移过来,他说:“兰棋,不得无礼。”

    兰棋放下了手,对凌奈态度大转弯,笑容真切动人:“太子莫见怪。”

    说完兰棋就退到洛谨身后,和菊书并排站着。

    凌墨扫了眼兰棋和菊书,他笑着对洛谨说:“四绝果然名不虚传啊。”

    兰棋和菊书的脸色瞬间一变,凌墨这是在挑拨离间吗?江湖谁不知道四绝是前南王的部下,凌墨为何故意提起。

    洛谨淡淡的看了凌墨一眼,他说:“本王妹妹训练出来的人自然不会差的。”

    凌墨淡淡地笑着:“安乐公主的确令人钦佩,墨为自己一直不能一睹公主真容感到遗憾呢。”

    洛谨说:“今日,太子会如愿一睹本王妹妹的风姿。”

    凌墨说:“那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洛谨说:“太子不回自己的位置吗,貌似有人找呢?”

    凌墨朝洛谨的目光看去,看到到处张望的莫泽,对洛谨笑道:“那墨先告辞了。”

    洛谨点头。

    菊书见凌墨走远了,轻声对身边的兰棋说:“这夏国的太子真让人不舒服。”

    兰棋还没回话,洛谨就问菊书:“他哪里让你不舒服?”

    菊书说:“笑容让我不舒服,假兮兮的。”

    洛谨嘴角愉悦的翘了起来,他说:“我们家小书儿观察力不错。”

    菊书本来高涨的情绪又低落了下去,我们家小书儿是主子经常叫她的,不知道今日能不能见到主子还有松琴。

    洛谨一见菊书这样,心中清楚,他问:“想洛痕了?”

    菊书赶忙摇头:“奴婢不敢。”

    洛谨说:“没什么不敢的,朕也想她了。”

    兰棋眼睛微微眯起,洛谨这话是什么意思?

    滄烟一身华服站在朝华殿的帘幕后面,她看着朝华殿内热烈的场景,嘴角勾起冷淡的笑容,洛痕,今日我定要你颜面扫地。

    喜书上前对滄烟说道:“娘娘,皇上还没来,您要不您先在内殿坐一会儿,用点点心?”

    滄烟说:“不用了。”

    君临风牵着洛痕的手到达朝华殿内殿,看到滄烟,君临风说:“贤妃来得真早。”

    滄烟笑容妩媚:“臣妾怕皇上等。”

    君临风说:“有心了。”

    滄烟娇嗔道:“皇上可真慢啊,不仅叫臣妾好等,也让外面的贵客等了好久呢。”

    洛痕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丝毫不为滄烟指桑骂槐的话所动。

    滄烟见此,无趣的住了口。也对,这样的小伎俩对洛痕没什么用,可是她热衷于给洛痕添堵。

    君临风对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也很无奈,他只得板着脸说:“走吧。”

    “北王到!”

    “筝妃娘娘到!”

    “贤妃娘娘到!”

    君临风,洛痕和滄烟依次落座。

    北国的文武百官齐齐跪下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洛谨、凌墨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使者也都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以表对北王的敬意。

    君临风手抬起:“都起来吧,今天是年宴,众卿不必拘于礼节。”

    “谢主隆恩。”

    “各国的使者也都坐下吧,今天是普天同庆的日子,感谢各位的来访。”

    每个参加年宴的人找到自己的座位落座后,美丽动人的宫女就开始端着佳肴鱼贯而进,奏乐声响起,身子妙曼的舞女们滑进内殿开始跳舞。

    一片歌舞升平的气派景象,洛痕神情恹恹的坐在位置上,来看这个还不如躺在贵妃榻上听松琴弹琴。

    滄烟倒是兴致勃勃的观赏着舞蹈。君临风冷凌的目光在凌墨和洛谨之间游走,只是两人装作浑然不觉。

    突然,凌墨站起身来,他站在下方对坐在高台上的君临风举杯,他说:“墨久闻北王气宇轩昂,霸气凌然,是天生的王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凌墨声音温润,话语听起来着实舒服。

    君临风举起自己案前的酒杯,说:“本皇也久闻夏太子的美名,今日一见,也是名副其实。”

    凌墨笑着看了看坐在君临风身侧的两位美人,他笑着说:“北王的艳福真让人羡慕啊。”

    君临风神色突然冷了下来,他说:“夏太子若是耐不住寂寞也可以充实东宫。”

    底下的官员发出了吃吃的笑声,站在凌墨身后的莫泽脸色难看,这北王是什么意思,指责他们家太子贪图美色吗?他们太子什么时候惹到北王了。

    凌墨对底下的笑声并不在意,面色不改的继续说道:“贤妃娘娘的艳名天下人皆知,安乐公主也是有倾城之貌,墨这乍见两位娘娘,皆明艳动人,都乃世间少有的美人,却不知谁是谁?北王可愿意为墨解惑?”

    君临风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这凌墨是要作死?

    滄烟笑容中带着冷意:“夏太子若是真好奇本宫是哪位,不妨自个儿猜一猜。皇上可没心思管你想知道本宫是谁。”

    凌墨的笑容僵了一秒,这贤妃说话带刺,真是不给自己面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