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眼泪明明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然而洛痕的眼泪就像无数根尖锐的银针扎进君临风的神经,让君临风动弹不得。

    洛痕哭得忘记都周遭了一切,哭完后,她的心里奇迹般的痛快,哭累了,她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君临风见洛痕一头倒在床上吓了一跳,他颤巍巍伸出两指去探洛痕鼻尖的气息,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手指上,君临风才放下心来。

    “只是睡着了。”

    君临风将帮洛痕盖好被子,大掌摸到洛痕的小手,冰凉的触感告诉君临风,洛痕身体很虚很不好。

    君临风叹了一口气,向洛痕的身体传送了一点内力,真气游走,洛痕整个身体变得温暖起来。睡梦中的洛痕舒服的哼了声。

    君临风另一只手试着去抚平洛痕眉宇间皱起的眉头,他声音沙哑低沉:“痕儿,我们好好的成不成?”

    君临风自己也上了床,他抱着洛痕,头在洛痕的颈项中,闷闷的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说完,他闭上眼睛,抱着洛痕进入梦乡。

    极雪山上的风像刀子一样,凌奈靠着狼王的大腿休息,手中捧着一个杯子,喝着妮娜煮化了的积雪。

    妮娜抱着小白狼取暖,在极雪山上的这几天,妮娜和这只傲娇的小白狼相处得很不错。妮娜抚摸着小白狼的皮毛,小白狼舒服的打着瞌睡。

    妮娜看着洞外飘飞的鹅毛大雪,她说:“这雪下了好些天都不见停,这还得下多久啊?”

    凌奈抬起眼皮望了望洞外的大雪,狼群和蛇群一战后,第二天,这极雪山就下起了这样的大雪。

    凌奈着急寻药,就带着妮娜跟狼王告别,结果狼王死活不让他们继续上极雪山。凌奈拧着脾气要走,狼王冲着极雪山山顶的方向“嗷嗷”叫了两声,然后从山上就滚下又多又厚的雪。

    凌奈满脸黑线,就这样毫无威力的两声吼,竟然就雪崩了!

    凌奈拍了拍狼王的大腿,他说:“我懂了。”狼王不要他走,不是舍不得他,而是因为下雪天的极雪山很危险!“

    因为这一场大雪,凌奈和妮娜又和狼群一起生活了几天。妮娜本来还担心狼群在下雪天找不到吃的会拿她和凌奈当饭菜。

    凌奈和妮娜饿了的时候,狼王带他们去储存食物的地方逛了逛,妮娜才彻底放下心来。极雪山是一个天然的冷藏室,狼群储存的食物都可以吃,这让凌奈和妮娜在极雪山的生活过得极其舒适潇洒。

    妮娜都快喜欢上这种和狼群一起生活的日子了。

    凌奈问狼王:“你知道这雪什么时候停吗?”

    狼王的眼皮耷拉了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凌奈本来也不指望狼王有什么给力的反应,这些雪狼虽然灵智极高,但是都不会说话啊,狼王就算知道这雪什么时候会停,也不能告诉他啊。凌奈笑自己傻了。

    妮娜问凌奈:“你很着急找到那个什么雪蝉蛹吗?”

    凌奈说:“很着急。”

    妮娜提议道:“要不你问问狼王吧,说不定它知道哟。”

    凌奈看白痴一样看着妮娜,他说:“就算它知道它也不会说话啊。”

    妮娜回瞪凌奈一眼:“狼王如果知道的话,它会带你去找啊,总比你和我在这么大的极雪山里瞎找来得快吧。”

    凌奈点头:“有道理。”

    妮娜小骄傲的说:“我可是迦南十二国的第一美女,说话能没有道理吗。”

    凌奈忍不住戳破妮娜:“你这话毫无逻辑可言。你美不美和你说话有没有道理完全没有关系。”

    妮娜高深的摇头,她说:“不,我只是想说明我是一个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女子。”

    凌奈:“呵呵。”

    妮娜看到凌奈敷衍的笑容,她皱着眉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奈凤目眨了眨,他说:“我不太习惯一个没有我好看的女子在我面前说自己美貌。”

    妮娜:“……”真特么狠!

    凌奈挠了挠狼王的皮毛,狼王转过头看着凌奈,意思明确,有屁放!

    凌奈心中默默的想,是不是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王者都有一种不怒自威的王八之气啊?

    凌奈问:“这极雪山有没有一种动物,小小的,有翅膀,飞的时候会发出‘嗤嗤嗤’的声音?”凌奈边问边向狼王比划了下雪蝉的体型,手还学着鸟翅膀晃了晃。

    妮娜一头黑线的看着凌奈:“你说的东西我都猜不出来是什么,你确定狼王它能明白你的意思?”

    凌奈囧了,画画无能又不是他的错,谁没有个不擅长的不是。

    出人意料的是,本来趴着的狼王看完凌奈的比划竟然站起来身,它叼起凌奈往背上一甩,凌奈抓住狼王的皮毛,他问:“你是不是知道我说的那东西在哪啊!”

    凌奈心情激动,问完狼王后又觉得自己傻,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比划什么。

    妮娜见狼王带着凌奈走了,她焦急的放下怀中的小白狼,小白狼惊醒,一双绿眼睛不解的看着妮娜,这个人类到底要干嘛啊,人家睡得好好的!

    妮娜跟小白狼说:“你的老爸带走了我的男人,你带我去找你老爸好吗?”

    小白狼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女人是想骑我啊!我才不干,人家小小的才驼不起这个女人咧!

    妮娜讨好的对小白狼说:“帮帮忙啦,找到他们我给你做好吃的行不行?”

    小白狼一听到有吃的,节操瞬间就掉了。虽然它驼不起妮娜,它可以号召它的小弟嘛,小白狼“嗷嗷”叫了两声,一条体型肥大的雪狼从另外一个洞走了进来。

    小白狼又“嗷嗷”两声,那条雪狼就趴下了身,妮娜意会的坐了上去,小白狼也唰的坐了上去。在小白狼的“嗷嗷”声下,雪狼朝狼王它们刚才离开的地方追去。

    狼王并没有将凌奈带得很远,它要去的那个地方只是狼群居住地里的一个小小的洞穴。狼王将凌奈放了下来,步伐优雅的进了洞穴,凌奈跟着狼王走在后面。

    凌奈觉得这个洞穴很奇怪,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小白狼带着妮娜追上了凌奈他们,妮娜一进洞就看到凌奈,她从雪狼身上下来,跑向凌奈:“等等我。”

    凌奈转过头看到妮娜,他问:“你怎么来了。”

    妮娜说:“我一个人在狼窝里怕。”

    凌奈:“……”这几天在狼窝里和狼群玩疯了的人是谁啊?

    妮娜自己说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自己也不好意思,她转移话题的说道:“哇,这里好暖和啊!”

    凌奈瞬间反应过来,这个洞哪里奇怪了,在极雪山这样极寒的地方,这里的确太暖和了。因为凌奈一直用内力维持着自身的温度,他反而没有像妮娜一样第一察觉异样。

    凌奈嘴角愉悦的翘了起来。

    妮娜说:“你笑什么?”

    凌奈说:“异处必有异宝!”

    妮娜双眼放光,她激动的道:“你是说这里有宝贝?”

    凌奈:“大概吧。”

    凌奈和妮娜两人跟着狼王走进洞穴,这个洞穴的确别有洞天,外面看起来狭小,越往里面走越宽敞明亮,洞壁泛着微微的红光。

    小白狼好像是第一次来这个洞,整只狼溢出兴奋的气息。狼王淡淡的看了眼兴奋过头的小白狼,小白狼就跟被冻住了一样。狼王转过头继续走着,小白狼神情奄奄的跟在妮娜身后。

    妮娜见状,捂着嘴偷笑,她对凌奈说:“狼王真是一个严肃的父亲。”

    凌奈突然想起远在天边的夏王,心里涌上失落,不知道是夏王不算是一个好父亲,还是他不算是一个好儿子。

    在凌奈沉思时,狼王就已经把他们带到了目的地。

    凌奈回过神,“嗤嗤嗤”入耳,凌奈凤目绽放出光彩:“找到了!”

    凌奈从怀中掏出钻有小孔的玉瓶子,飞身补捉住两只在空中飞着的雪蝉,两只雪蝉在瓶中撞过来撞过去,把瓶子撞得当当响。

    凌奈塞住瓶塞,这才有心思打量洞里周围的环境,这洞里到不只他刚才捉到的两只雪蝉,墙壁上停着许多不动的雪蝉,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这么多的雪蝉看得凌奈头皮一阵发麻,江湖传闻,雪蝉是一种有攻击性的动物。凌奈仔细着洞壁上的白点,才发现那些都是蝉退的茧子,这种茧子药用性极高,是护筋养脉的至宝!

    百媚从他那里偷去的,其实并不是雪蝉蛹,而是雪蝉褪下的茧子,江湖上说的雪蝉蛹其实也是雪蝉茧子,真正的雪蝉蛹是堪比千年何首乌的至宝,那是雪蝉产下的蛹,古时候称之蝤蛴。

    医书上说,蝤蛴可解百毒,只要人有一口气,蝤蛴就可以修复人的五脏使之痊愈,他此次闯极雪山就是为了蝤蛴而来,没想到让他抓到两只雪蝉,真是赚到了。

    “那是什么!”

    妮娜拉着凌奈的衣袖惊讶的问道。

    凌奈顺着妮娜的手指,看到了在洞的一角,有一个红色的小水滩,滩中一朵类似莲花的红色花朵羸弱的开着,花中心放着一块很大的红色石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