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暗生说:“吾知道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前神医百老,他死了。一个是继承百老医术的现任神医凌奈,他走了。还有一个在北王的宫中,贤妃滄烟,她救不活洛痕。”

    君临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说:“滄烟不行。”

    暗生说:“北王应该知道贤妃很擅于把人变成活死人。”

    君临风说:“本皇很怀疑你跟洛痕到底是不是好朋友。”

    暗生说:“洛痕现在的情况,最多只撑得到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不管北王和吾多么努力,都是无法从极北之地找到凌奈并把他带回北国给洛痕治病。把洛痕变成活死人是延长她救治时间的最好办法。”

    君临风对暗生说:“你真不愧是魔皇。”

    暗生听出君临风暗讽他心肠冷硬狠毒,他眼中暗红色的光芒流转,暗生说:“洛痕如今的样子与吾并没关联。”

    君临风站起身,他背对这暗生说:“你不用责怪本皇,她今天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暗生心里十分不高兴,他说:“北王为什么不给筝妃一个痛快?”

    君临风飞身下摘星楼,暗生听到他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本皇还未报复够,她不准死。”

    暗生神情不快的躺在摘星楼上,魔皇的名号他也许该让给君临风。

    洛痕趴在床沿边,雪白的长发铺满了龙床,她急促的咳嗽着,鲜血顺着她苍白的嘴角滑落进痰盂。

    未央宫内殿伺候的丫头几乎没有,屋内的伺候着的太监侍卫又不敢上前扶起洛痕,太监虽然算不上男人,但也不敢上前扶洛痕,怕触动君临风的怒火。

    “贤妃娘娘到!”

    滄烟带着丫头兰儿进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洛痕咳血的这一幕,说实话,看到洛痕如此狼狈的模样,滄烟心里很快慰。

    滄烟忙上前询问着:“无筝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她身体却一动不动,没有去扶洛痕的动作,语气也没有关怀之意。

    滄烟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洛痕,眼前流转着胜利者的光芒。洛痕抬起头就捉到滄烟眼中的光,毕竟,滄烟没有打算掩藏自己心中的恨意。洛痕有些搞不懂滄烟眼中胜利的喜悦从何而来,她也没兴趣搞懂。

    滄烟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只有洛痕一个人听见了,她说:“呐,洛痕你能不能现在就死了?”

    洛痕淡定的吐完口腔中的血,她抓起被子的一角,淡定的擦着嘴,谁叫她现在手中没有手帕呢。洛痕用尽全身的力气起身下床,她拼尽全力让自己的每一步不那么颤巍巍,洛痕端起案几上的茶水,倒进口中,漱口。

    滄烟莲步微移,风情万种的走到洛痕身边,她神情高傲怜悯,往日常带着的娇憨面具卸下,露出她本来的傲慢与不屑来,她声音轻且媚:“无筝,哦,洛痕姐姐,你想想你昔日的荣光,你在看看你如今颓败的面貌,你难道就不恨吗?”

    “咳咳咳!”洛痕喉咙的痒意又起,不顾自己嘴里还有茶水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嘴中的茶水铺天盖地的喷到滄烟那张娇媚的容颜上。

    以滄烟的武功要避开这些茶水本来是很容易的,只是她失策了,她太失策了,她认为洛痕那般清冷的人是不会做出朝人喷水的不雅举动来,结果她中招了。

    洛痕见滄烟水淋淋的样子,淡定的将茶杯放下,面容无辜:“妹妹,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滄烟闻着茶水中淡淡的血腥味,心头火气:“你以为我会信吗!”

    洛痕淡淡地说:“信不信由你。”

    兰儿赶忙拿出手帕帮自己家的主子擦脸,她声音带着哭腔和委屈,她控诉洛痕道:“筝妃娘娘,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家娘娘呢!我家娘娘特意为你送宫宴的衣物来,您不想感激我家娘娘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吐我家娘娘一脸的水呢。”

    兰儿从小在宫中长大,能混到贤妃娘娘手下一把手的位置,宫斗道行自然不浅,她心中略有些失望的感叹道,这时候自家主子再掉几滴泪就更好了。娘娘这般美貌若是带点泪珠,一定能让皇上心肠都软了,加上周围这些侍卫护卫都可以替娘娘作证,筝妃娘娘这次肯定会失宠的。

    洛痕表情仍然淡淡的,她说:“本宫说了本宫不是故意吐你家娘娘一脸茶水的,你一个小小的丫头为何要陷害本宫呢?”

    兰儿心惊,她说:“奴婢……奴婢没有那个意思,筝妃娘娘不要误解奴婢。”

    洛痕点头,她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兰儿傻眼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这样做错事不思悔改还咄咄逼人的娘娘啊,这样的娘娘为什么会得宠!

    滄烟站在兰儿面前,兰儿护她,她看得出来,兰儿的招数对付宫中其他的妃嫔那是绰绰有余,对付洛痕却是不行。

    滄烟说:“洛痕姐姐你是不是故意吐妹妹我茶水,您自己心里清楚。”

    洛痕吐了滄烟一脸水,心中微微解气,她说:“妹妹既然是送衣服来的,衣服到了就离开吧。”

    兰儿眼睛瞪圆,这是逐客令啊!这里可不是承恩宫啊,这是皇上的未央殿啊,就是皇后都没权利主管未央殿,她一个筝妃怎么可以。

    滄烟语气慵懒的说:“姐姐你也未免太有架子了吧,这未央殿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啦。”

    洛痕点头,她说:“这未央殿我的确没权利做主,我也没权利待客,妹妹若是想见到未央殿能做主的人,你自可在外殿去等那个可以做主的人回来。姐姐我身体不好,妹妹是看见的,妹妹在皇上心里向来是个善解人意的,姐姐我无法与妹妹叙旧,妹妹还请别见怪。”

    兰儿心中气愤,筝妃这话说得,‘你自可在外殿去等那个可以做主的人回来’,这不是讽刺我家娘娘迫不及待的想见到皇上一面吗!这筝妃说话可真恶毒。

    洛痕转身想要回床上去,兰儿出脚绊了她一下,洛痕踉跄的摔倒在地上。

    洛痕趴在地上,很久都没有动静。兰儿装作惊慌道:“筝妃娘娘,筝妃娘娘,你这是怎么啦!”

    滄烟冷冷的看着地上的洛痕,她并没有假装关心的去扶洛痕起来,对这个女人,她现在连假装都无法做到了。

    摔在地上的洛痕只是没有力气爬起来,曾经遨游九天的凤凰,如今被一个小小的侍女就可以绊倒在地上,若不是心中仅存的那么一点骄傲,洛痕真想痛哭出声。

    在暗中保护的洛痕的青木见洛痕这么久都没有起来,心中担忧,现身在滄烟和洛痕之间,手中的佩剑往前,神态防备。

    滄烟美眸微眯,她说:“青护卫,你应该看看姐姐有没有事才对吧。”

    青木蹲下身,他语气焦急的唤道:“筝妃娘娘,你还好吧。”

    洛痕拒绝了青木想要扶她起来的手,她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的,青木看得一阵心酸,他心中也清楚,筝妃以前做过的事情真的算不上什么背叛,只是立场不同。如今,看着那么风华绝代的人如凋零的花朵一样飘零,慢慢**,他心里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洛痕好看的眼睛全是冰封的冷漠,她看着兰儿,声音冰冷的质问:“你为什么要故意绊倒本宫?”

    滄烟看着洛痕,她说:“洛痕姐姐,你莫不是摔糊涂了吧,明明是你自己站不稳摔倒的,你怎么能怪在我家兰儿身上呢?”

    兰儿哭得梨花带雨:“筝妃娘娘,你为何要冤枉奴婢,奴婢不曾得罪过你啊。求娘娘放过奴婢!”

    洛痕冷笑,真是高招,想让她吃下这个闷亏吗?洛痕问青木:“你看见那丫头绊本宫了吗?”

    青木沉默,虽然他不相信洛痕会无缘无故去冤枉一个小丫头,但是他真的没看到兰儿绊倒洛痕的那一幕。

    洛痕垂下眼睑,她声音冰冷的道:“青木,本宫命令你拦住贤妃。”

    青木一头雾水,筝妃这话是什么意思。滄烟皱着眉头,洛痕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时迟那时快,洛痕抽出青木的佩剑,干脆利落的将锋利的剑刃刺进了兰儿的胸膛。洛痕武功虽然废了,招式还是有的,杀一个普通人还是毫不费力的。

    兰儿只感觉心中一阵剧痛,就对上筝妃冰冷的双眸,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贯穿自己胸膛的利剑。筝妃娘娘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她不怕失宠吗?她不怕被打入冷宫吗?她不怕死吗?

    兰儿对自家主子伸出手,她喉咙艰涩的说道:“娘……娘,救我。”

    滄烟瞪着一双美瞳,看着自己的婢女直直的倒了下去。

    兰儿到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筝妃在宫中这么肆无忌惮,她更想不明白的是,她怎么就这样死了。

    滄烟也不顾及什么宫廷礼仪了,她一拳朝洛痕打去,但她的拳头被青木拦了下来。

    滄烟怒道:“青木,你给我滚开!”

    青木说:“贤妃娘娘,恕难从命!我只听令于王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