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暗生喜欢高的地方,高的地方清静。摘星楼是暗阁最高的地方,暗生喜欢摘星楼,尤其是夜晚的摘星楼。

    琉璃瓦是一种很滑的瓦片,一般人都不敢站在琉璃瓦上瞭望风景,摘星楼的琉璃瓦更是让人胆寒,从摘星楼滑下去,哪怕是江湖说得出名号的高手也会当场死亡。暗生喜欢琉璃瓦,因为他可以在琉璃瓦上站得很稳。

    暗生躺在摘星楼的楼顶上,在他最喜欢的楼上躺在他最喜欢的瓦片上想着他有点喜欢的人。无筝,哦,不,是洛痕,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女人,才情才智美貌无一不缺,喜欢上她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这只是对一般的男人来说。

    暗生自认为自己不是一般的男人,但是洛痕让他喜欢上她也非常容易,洛痕把他当人看。这样想好像有点骂自己的味道,但这世上有谁把他当人看了?世人都把他看做是地狱的恶鬼,魔皇只是世人畏于他的实力给他的一个好听的名号。他的属下也不把他当人看,他们把他看做是无所不能的神灵。北王也不把他当人看,北王把他视为一把可以和龙吟齐名的匕首。如果恶魔的定义就是人们说的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人,那么暗生自己也认为自己不是人。

    既然不是人,就不配拥有人类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所以暗生很早就将人类一切的情感都摒弃了,他冷冰冰的,不生动,像个木偶,江湖的人甚至觉得他不会老,这滋长了人们对他的恐惧。

    暗生对别人惧怕的习以为常,让人在面对他的时候越发的恐惧,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但暗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暗生的记性很差,他从来记不清人的相貌。暗阁的前任阁主对他说,记性差的人适合做杀手,记性不好可以很快的忘记自己杀过的人。前任阁主是一个记性特别好的人,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杀过的每一个人,所以他每晚都会做噩梦,他经常对暗生说他晚上总会看到死在他手里的人来找他索命。暗生问他怕吗?他说不怕,应该是回答的不怕吧,暗生自己也记不清了。在暗生十六岁的时候,前任阁主疯了,整天恐惧的嚷嚷着不同的名字,他抓着暗生的手让暗生救他,暗生就杀了他。

    暗生已经记不起前任阁主死的时候的场景了,他只是模糊得记得前任阁主就对他还不错。可是他却清楚的记得洛痕的脸,记得她每一个生动的表情。

    他第一次见到洛痕的时候,洛痕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裙子怀中抱着一只粉白色的肉兔子,她笑容清浅的问他:“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暗生说:“杀人算吗?”

    洛痕点头:“算。”

    暗生问:“你不怕吗?”

    洛痕反问:“我为什么要怕?”

    暗生说:“我想杀人的时候就会杀人。”

    洛痕点点头,她说:“我想吃兔子的时候也会吃兔子。”

    暗生:“什么?”

    洛痕抓住兔子耳朵,将肥肥的兔子在暗生的面前晃了晃,她笑着问:“我打算烤兔子吃,你要一起来吗?”

    暗生看到洛痕的笑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没有人在他面前会露出真心的笑容。

    洛痕说:“那你借我个地呗。”

    暗生就把她带进了摘星楼。

    暗生看着洛痕动作麻利的杀兔子,剥兔子皮,他问:“看到你抱着兔子来闯阵,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兔子,喜欢到要抱着兔子一起来死。”

    洛痕用自己随身的佩剑将兔子串好放在火上烤着,她一边烤一边说:“我是很喜欢兔子,只不过是喜欢吃兔子肉。”

    暗生盯着兔子肉,问:“你闯暗阁杀阵,为什么要带一只兔子来?”

    洛痕说:“君临风告诉我这个暗阁杀阵很难闯,连他都要花费一天的时间才能完全破阵。我自备食物以防我饿。”

    暗生问:“怎么不带做好了的食物?”

    洛痕笑了笑:“兔子携带方便,而且我喜欢吃热的。”

    洛痕问:“有盐吗,给我点盐。”

    暗生说:“吾去拿。”

    洛痕说:“那顺便再给我点油吧。”

    那一天,暗阁里的杀手们惊恐的看着他们伟大的暗阁之主向暗阁的仆人们询问厨房在哪儿。

    当半只娇嫩可口的兔子进了肚子以后,暗生说:“吾觉得你来管理暗阁行政事务挺好的。”

    洛痕眼睛滴溜溜的转,她说:“我不用闯暗阁杀阵啦?”

    暗生说:“你要闯也可以。”

    洛痕摇头:“那算了。”

    暗生说:“但你在暗阁要待一天的时间才能回去。”

    洛痕点头:“好啊。”

    暗生说:“你今天一天都必须在我身边。”

    洛痕干脆的说:“好啊。”

    暗生疑惑了,他问:“你知不知道吾是谁啊?”

    洛痕说:“你以为我眼瞎啊,世人都说暗阁之主有一双血瞳,我一看你的眼睛就认出来了。本来还以为暗阁之主亲自主的杀阵,一定死定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我过关了。”

    暗生说:“你既然知道吾的身份,你不怕吗?”

    洛痕笑着问:“为什么要怕,我虽然打不过你,但绝对跑得过你。”

    暗生和洛痕认识的第一天,他们一起做了很多事情,喝酒杀人逛妓院,嘛,妓院是洛痕强拉他去的,因为洛痕怀疑他是处男,暗生打心眼里觉得洛痕这个女人很放肆。

    洛痕离开的时候,暗生心里涌动着一股奇怪的失落感。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洛痕就从他手中骗走了他最顺手的武器,龙吟。

    暗生望着巨大的黑幕,几颗星星挂在上面,组成了洛痕古灵精怪的笑容,暗生心情很好的笑了。

    空气诡异的流动,暗生转过头,看到站在摘星楼屋檐一角的君临风,他坐起身,懒散的说道:“真是稀客啊。”

    君临风开门见山的问:“本皇叫你找的人呢?”

    暗生说:“神医凌奈?”

    君临风语气低沉:“看样子,你并没有把本皇的话放在心上。”

    暗生说:“北王多心了,我手下的人查到凌奈往极北的方向去了。”

    君临风问:“他往那个地方去做什么?”

    暗生说:“吾不知。”

    君临风眸光暗下来,他说:“你应该知道本皇的意思是让你亲自出马捉凌奈。”

    暗生说:“吾现在不能离开叶城。”

    君临风问:“为何?”

    暗生说:“吾在南国受的伤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好到。”

    君临风皱眉:“你怎么会伤得如此严重?”

    暗生说:“那琴声可能是吾的克星吧。”

    君临风面无表情的说:“你若带不回凌奈,洛痕会死。”

    暗生眉头也皱紧了,他问:“关吾什么事?”他向来看淡生死。

    君临风被暗生的话噎到了,他说:“本皇记得你和洛痕的关系一向不错。”不错得他都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当了。

    暗生坦然点头:“是很好的朋友。”

    君临风说:“那你还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暗生说:“吾并没有看着。”

    君临风气息冰寒,他说:“这是命令。”

    暗生魔性的气场张开,与君临风不相上下,他说:“吾是自由的。”

    君临风眼中闪过杀意:“三年还未到。”

    暗生收回气场,他不紧不慢的说:“凌奈去了沙漠。”

    君临风说:“本皇知道。”暗流这个强大的情报可不是吃素的。

    暗生说:“吾方向感不好,闯进去,会死。”

    君临风说:“本皇已经派人去了。”

    暗生不高兴了,他问:“那北王这次来到底是干什么的?”找他聊天?

    君临风说:“前不久你去了承恩宫,晚上。”

    暗生惊讶,他说:“吾还以为没有人知道。”

    君临风说:“你错在进承恩宫不该点青木的睡穴。”

    暗生问:“那北王怎么知道是我?”

    君临风说:“本来不太确定的,刚才确定了。”

    暗生:“……”

    君临风说:“洛痕是本皇的妃子。”

    暗生说:“吾知道,那晚上吾只是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了,毕竟北王囚禁了她。”

    君临风语气激烈:“本皇囚禁她?本皇那是在保护她!”

    暗生点头:“北王若是觉得将她禁锢在承恩宫算是保护的话,吾也无话可说。”

    君临风星眸蓄着风暴:“你在替她委屈。”

    暗生摇了摇头,他说:“吾只是在陈述事实,她是遨游九天的凤凰,北王的保护在吾看来只不过是在折断她的翅膀。”

    君临风冷冷的说:“她的翅膀在她决定和本皇对抗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会被折断。”

    暗生点头:“北王说得没错。”

    君临风嘴角勾起难看的笑容:“暗生,你是本皇见过的最喜怒无常的人。”

    暗生说:“北王您也是暗生见过的最喜怒无常的人。”

    君临风说:“你去见过她你就该知道,她快死了。”

    暗生点头。

    君临风问:“你不难过吗?”

    暗生说:“不会。”

    君临风也坐在了摘星楼楼顶上,他同暗生一块看着苍穹,他问:“江湖之上还有谁能保得住痕儿的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