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君临风下朝回未央殿的时候,洛痕正在用早膳。

    君临风将外面穿的袍子解下递给婢女,他问:“今儿怎么起这么早?”

    洛痕说:“睡不着就起了。”

    君临风坐在桌上,一旁的宫女为他布好饭菜,他也不指望洛痕主动帮他布菜。

    “正好,朕也饿了。”

    洛痕给君临风夹了一个水晶包子,她说:“这水晶包子做的不错,皇上你尝尝。”

    君临风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洛痕,他说:“你今天心情不错。”

    洛痕点头,她清澈的眼睛看着君临风,她问:“今天天气不错,我可以到御花园里去逛逛吗?”

    君临风吃着水晶包子,他说:“御花园的花都还没开,你去那里做什么?”

    洛痕说:“那我去西宫的梅园看看梅花,行么?”

    君临风说:“上次你不是才去过梅园吗?”

    洛痕有些失望的垂下眼睑,她说:“那好吧,我就在未央宫里呆着。”

    君临风说:“乖。”

    洛痕的嘴角无声的挂起嘲讽的笑容。

    君临风说:“你一个人在后宫里闲逛,我不放心。”

    洛痕说:“哦。”

    君临风说:“今天的水晶包子做得的确很好吃,喜书,你去御膳房问问是哪位大厨做的这道早点,赐赏。”

    喜书领了旨意下去了。

    洛痕发现才一会功夫,那一碟水晶包子全空了,她心里疑惑,有那么好吃么?

    早膳用过后,君临风换了身便服,看起来玉树临风得紧。

    洛痕在小桌子上拿着笔写写画画,白发几缕垂下胸前,眉眼清冽。

    君临风驻足看了她好一会儿,洛痕抬起头,眼睛对上那如黑夜一样的眼睛,她笑了笑,问:“看什么呢?”

    君临风说:“看风景。”

    洛痕说:“这未央殿里有什么风景可看的。”

    君临风说:“谁说未央殿没有风景可看,你不就是这未央殿中最美的风景吗?”

    洛痕神色古怪的看着君临风。

    君临风皱着眉头,他问:“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洛痕语气不太确定,她问:“你刚才是在对我说情话吗?”

    君临风心中暗叹一声,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不过他板着一张脸说:“我刚才说什么了吗?”

    洛痕扑哧就笑了。

    君临风冷着声音说:“不许笑!”

    “好。”

    君临风问洛痕:“你知道凌奈去哪里了么?”

    洛痕不笑了,她斜着眼睛看君临风,她说:“皇上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臣妾怎么会知道。”

    君临风说:“你的语气越阴阳怪调就说明你心里有鬼。”

    洛痕秀眉向上挑起,她不冷不淡的说:“臣妾能有什么鬼?”

    君临风脸色也沉了下去,他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洛痕不想跟君临风纠缠这个问题,她直言问道:“皇上到底想从臣妾这里知道些什么?”

    君临风冷冷看着洛痕,他要怎么跟她说,他会问到凌奈是因为他想救她?

    洛痕语气软了,她不想自己余下的生命全是和君临风无休止无营养的赌气和吵闹,她妥协的说:“臣妾和凌奈真的没有什么,他如今在哪里,臣妾的确不知道。”

    君临风说:“我想知道他能医好你吗?”

    洛痕苦笑,她说:“他就算能治好臣妾,也是不愿意医臣妾的。”

    君临风负在背后的手握成拳头,他说:“由不得他不愿意。”

    洛痕低下头继续画着画,她声音轻得几乎听不到。

    “他不会救我的。”她也不会让他救的,这一世,她自问无愧天地,只是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她自己,一个是凌奈。

    君临风听到洛痕的话,心里莫名的开心,头一次,他心里那么庆幸洛痕的情商比他还要低。

    “你在画什么?”

    君临风走到洛痕身边,洛痕赶忙将另一张白纸覆在自己的画纸上。

    “没画什么。”

    君临风剑眉邪气的上扬,他洛痕正在画的那副画正在他手中,君临风神情得意,他说:“真的吗?”

    洛痕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吐槽道:“皇上你绝世武功,用来偷小女子的画,你不会不好意思吗?”

    君临风一脸认真的说:“不会啊。”

    洛痕心里的小人跪了。

    君临风仔细端详着从洛痕手里抢来的画,越看,眉眼越舒展,他眼中的喜悦都快溢出来了:“你这画的是我?”

    洛痕说:“我画得不像吗?你竟然看那么久才看出是你。”

    君临风突然对洛痕一直霸占的小桌子好奇起来,他趁洛痕不注意,抽出了她压在书下的画稿。

    洛痕头上三根黑线,这般让人出其不意的速度拿来抢画稿真的好吗!

    洛痕说:“我又不是不让你看,你需要急切到这个地步吗?”

    君临风一边看一边说:“既然你会拿给我看,那我自己拿来看也是一样的。”

    洛痕:“……”作为一方霸主,不讲道理真的好吗!

    洛痕的画工不错,不管是花还是亭台都画得惟妙惟肖,尤其是其中几张画君临风的画,或坐或躺,或笑或怒都自有一股难言的风流情韵在里面。

    君临风将画他的画都挑出来,星辰一样的眼别有深意的看着洛痕。啧啧,暗恋我被我逮到了吧。

    洛痕苍白的脸浮起两顿红晕,她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说:“我整日待在未央殿里无事可做,所以才画了这些画。”

    君临风:“爱妃,朕可什么都还没问呢。”你就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洛痕耳根都红了,她怎么就觉得君临风的语调那么下流呢!

    君临风将洛痕的收好,他说:“我很高兴,给你一个奖励。”

    洛痕问:“什么奖励?”

    君临风若有所思的说:“亲一下怎么样?”

    洛痕:“……”她可不可以对他说滚。

    君临风低下头一个轻柔的吻就印在洛痕的唇上,一触就离开,他并没有深入。

    洛痕也可以理解,君临风一旦深入了,难受的还是他自己。想到这,洛痕双眼放光,要不她主动一点,挑起他的**再甩手走人!不过以君临风的性格不折腾她折腾到吐血,他是不会停止折腾的,洛痕的斗志瞬间就萎靡了。

    君临风说:“表情这么难过,是因为不够吗?”

    洛痕努力捏紧手中的笔,避免它飞到君临风的脸上去。

    冬日的暖阳挂在天空上,雪地反射出刺眼的白光。

    凌奈眯着眼睛,他全身肌肉紧绷。

    妮娜躲在他身后,她声音微微颤抖:“你不是说白天点火不会招来狼群吗?”

    凌奈声音冷静:“我只是说白天招来狼群的可能性比较小。”

    妮娜扫了一眼包围着他们的狼群,怕到一定程度,她反而淡定了:“你说这么冷的地方,这狼是怎么活下来的?”

    凌奈说:“神宿大陆通史传记中,记载了能在极冷的地方生存的动物。其中就有雪狼。”

    妮娜问:“你说他们都吃着什么啊?吃雪吗?”

    凌奈嘴角微抽:“你觉得他们吃雪的话还会来包围我们吗?”

    妮娜说:“我刚才的话你就当笑话听吧。”

    凌奈问:“你怕吗?”

    妮娜:“怕!”

    凌奈思考了一会儿,他说:“你保护好自己就行,别被狼拖走了,我不指望你能杀了他们。”

    妮娜犹豫一会,她说:“可是狼是不死不休又团结的动物,你杀了他们一只,他们又会死抓着你不放。这么大的雪山,天知道有多少雪狼啊!”

    凌奈说:“不能杀了它们,你说怎么办?”

    妮娜说:“你不是行者吗,你一定有药可以药倒它们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凌奈手一拍,他说:“貌似还真的有。”

    妮娜:“……”我只是说说而已。

    凌奈从包裹里拿出瓶子,他说:“这里面装的是可以迷倒一头犀牛的**。”

    妮娜高兴的拍手:“太好了!”

    凌奈问:“可你怎么让它们吃下去呢?”

    妮娜理所当然的道:“我怎么知道,这些事情不是该交给你办吗?”

    凌奈将瓶子放回自己的衣襟内,他说:“那算了,还是让你被狼叼走吧。”

    妮娜哭丧着一张脸,她说:“你不要那么绝情!”

    包围着他们的狼群全身雪白,为首的那只,极其巨大,那是正常狼的体型的五倍,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凌奈,让凌奈都倍感压力。很明显,这只大狼是雪狼群的头狼。

    狼群围而不攻,极其通人性。

    所有狼群的目光都选择性的忽略了妮娜,它们很自然的感受到,凌奈比较危险。

    凌奈感受到来自头狼的戒备,但却搞不懂为什么狼群会按兵不动。

    妮娜拉了拉凌奈的衣袖,她悄声的说:“这些狼围了我们好久了,为什么还不扑过来?”

    凌奈问:“你想它们扑过来?”

    妮娜连忙摇头:“才不是,你看那只最大的狼,好吓人呢!我觉得就算是迦南国最强的勇士都不能制服它。”

    妮娜继续碎碎念:“我逃离圣宫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的结局不会太好,只不过真没想到我的一生竟然是作为狼饲料给结束的。”

    凌奈说:“你话好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