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绿芜吃惊,这筝妃不是叫她来教刺绣的吗?怎么这还什么都没开始呢,就让她走了?她还暗自高兴,只要她今后留在了承恩宫,以后就不愁见不到皇上了。绿芜心里虽然懊恼烦闷,面上却是一片祥和恭敬:“那奴婢告退了。”

    松琴见绿芜已经退下了,她好奇的问洛痕:“娘娘早先不是还想学刺绣吗?”

    洛痕懒洋洋的说道:“不想学了,谁爱学谁学去。”哼,她才不要帮君临风绣帕子呢,反正龙吟再回到她手上,她连它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松琴想,主子的情绪起起落落的,一定跟北王和贤妃娘娘有关,莫非主子吃醋了?松琴摇摇头,一定是自己多想了,主子怎么可能会吃醋?

    洛痕将头放在贵妃榻上,榻上放置的软绵暖和的狐皮,她舒服的喟叹一声,眼睛微微眯起:“琴儿,我眯会儿,等用午膳的时候,你再叫我。”

    洛痕入睡了好一会儿,张御医才脚步匆匆的赶到了承恩宫。守在承恩宫外的护卫核实了张言的身份,才放他进入承恩宫。

    张言匆忙的脚步造成的巨大声响,让守在洛痕身边的松琴皱起了眉,她心情不好的走到外殿,一见这毛毛躁躁的人是张御医,口气谈不上好也谈不上恭敬:“张御医,你小心点,娘娘已经睡着了。”

    张言年纪有些大了,留着的胡子隐约见着花白色,他知道松琴是筝妃娘娘身边最得宠的丫头,所以他和颜悦色的问道:“琴姑娘,筝妃娘娘可有好些了?”

    松琴摇头:“老样子,只是近日里越发的贪眠了。”

    张言说:“让老臣给娘娘把把脉吧。”

    松琴说:“都跟你说了,娘娘已经睡着了。”

    张言从随身的医药箱里拿出一撮红线递给松琴:“请琴姑娘把红线的一头系在娘娘手腕上,不用打扰娘娘休息,老臣就可以为娘娘把脉了。”

    松琴拿着那撮红线,眼神狐疑的看着张言,她问:“张御医可习过武功。”

    张言摇头:“那是江湖莽汉才学的东西,老臣虽然从医,但是一个知书达礼的文人,不曾学过那些东西。”

    松琴听到这话,眼中的蔑视是掩都掩不住,她说:“张御医既然没有学过武功,就没有内力,没有内力,张御医又如何能只用一根红线替娘娘诊脉?”松琴心里的小人双手抱胸,我读得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张言明确的感受到了松琴的轻蔑,他气急败坏的说道:“无知妇儿!这红线把脉古来就有,你一个小小的婢女凭什么质疑本官!快将红线替娘娘绑在手上,耽误了老夫给娘娘的诊治,你就算有十条命也是不够赔的。”娘娘身边的红人又怎么样,以北王对筝妃的宠爱来看,只要他给她强安一个此女对娘娘不安好心的罪名,这丫头就死定了。

    松琴见张言一个小小的御医也敢在她面前虚张声势,心里一阵恶心,这个御医也为主子看过两三次脉了,怎的她就没有看出这个人是一个狂妄自大,毫无学识的庸医呢?主子用了这庸医开的药,还能活泼乱跳的跟北王闹脾气,真乃神人也。

    张言见松琴不说话,以为这个小丫头知道怕了,他趾高气昂的吩咐松琴:“还不快把红线给娘娘绑上。”

    松琴出手点了张言的哑穴,这个人实在是太聒噪了,然后她快速的抓住张言的后衣领,往他后背上重重一踹,张言就飞出了承恩宫。

    张言摔着地上哎哟哎哟的叫着,松琴走到承恩殿的大门外对守在门外的护卫说道:“别让这个庸医再踏入承恩宫一步!”

    护卫虽然没有应声,但松琴知道他们是把她的话听在心里的,她也就不管那个庸医,走进内殿照看洛痕去了。

    倒在地上的张言见承恩宫伺候的人,每一个来扶他,心里更是暗恨。张言一手按住受伤了的腰,一手在地上借力,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本来按照以往的惯例,他给筝妃娘娘诊治后,都要去御书房向北王禀告筝妃的病情,可是这次他没有,而是直接打道回府。那个松琴,他一定要给她好看!

    洛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申时了,早就错过了用午膳的时间了。

    洛痕嗔怪的看了松琴一眼:“怎么不叫醒我呢?”

    松琴说:“见娘娘难得休息得这么好,奴婢不忍心打扰。娘娘,现在饿了吗?奴婢让小厨房一直给你备着饭菜的。”

    洛痕说:“真有点饿了,早膳只用了半碗粥。”用了半碗粥吐了半碗血,怎么算都是她亏了,她一定要狠狠吃一顿好的补回来!

    松琴说:“皇上知道娘娘没有用午膳还专门派人问了呢。”

    洛痕神色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松琴。她的行动都在他眼皮底下呢,他不问才奇怪呢。

    松琴见洛痕兴致不高,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她吩咐其它婢女去小厨房传膳食。

    洛痕来到外殿,坐在专门用膳的檀木八仙桌上。檀木的香气有凝心安神的作用,所以君临风特意找人用生长了百年的檀木造了这张八仙桌。侍女们端着美食鱼贯而进,洛痕闻着饭菜诱人的香气,食指大动。

    洛痕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美味佳肴,感叹了一句:“看来我的血可以补回来了。”

    站在洛痕背后的松琴微微一笑。

    洛痕看到桌上的几道菜,微微有些吃惊:“这蟹肉豆腐,芙蓉水晶虾,稻草鸭是南国有名的风味小吃。”

    松琴笑着说:“皇上知道娘娘你没用膳,特意派了一个南国的名厨到咱们的小厨房。以后,娘娘你想吃家乡的小吃了,只管吩咐就是了。”

    洛痕夹起一只水晶虾,熟悉的味道在口腔散开,洛痕心里暖暖的,她说:“他有心了。”不过她语气一转:“以为送个厨师来就能让我原谅他,不可能。”

    松琴无语,主子,你这傲娇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老天,快把我以前那个高冷的主子还回来吧!不过,松琴真是越来越好奇,北王到底做了什么,让凡事淡然处之的主子记恨到这个地步。

    红日西斜,玫红色的余晖落在缙云城内的琉璃绿瓦上,展现出恢弘的美丽来。

    君临风处理完日常事务,就往承恩宫走去。君临风一边走着一边想,她今日吐了那么多血,身体肯定越发的虚弱了,以她那畏寒的性子,到了晚上,怕是辗转反侧的睡不着。今晚他就陪着她睡吧,就当她终于肯向他卖乖示好的奖励!

    君临风路走到一半,被滄烟拦住了。

    滄烟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华丽宫裙,容颜精致,整个人就像一朵沾着晨露的玫瑰花一样,娇媚,诱惑。

    她娇俏的笑着说:“皇上,臣妾已经命人把酒菜备好了,正准备亲自来请皇上呢,皇上自个儿就来了,臣妾真是好生高兴!”

    君临风幽深的黑眸看着滄烟。滄烟今日特意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宫装,她要告诉君临风她滄烟比洛痕更适合红色!洛痕那病怏怏的模样,哪里能衬出红色的美?红色的艳?同样,她也比洛痕更适合他!

    可惜,滄烟因为心里的嫉妒并没有出席君临风和洛痕婚礼,她若去了,今日就不会穿这一身红色了。

    洛痕的嫁衣是君临风召集了天下最好的绣娘,用了最珍贵的丝绸和珍宝,耗时三年才缝制完成的。从君临风萌生了想要纳洛痕为妃的那一刻,他就开始为她准备全天下最美的嫁衣。哪怕后来洛痕背叛了他,哪怕洛痕的身份那么出乎他的预料,她还是他的,她也为他穿上了那件他精心准备的嫁衣。

    一个月前,洛痕的身体还没有恶化到这种地步,她没有这么瘦,气色还和普通人并无差别,穿上嫁衣的她,与他并列站在南国的祭台之上,她宛如一只浴火的凤凰,尊贵美丽,浑身散发出夺目的光彩,那身耀眼的红吸住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让君临风觉得再也没有人能把红色穿得那么好看,穿得那么美丽傲然。

    君临风看了滄烟许久,滄烟坦然的迎上他的目光,长长的眼睫毛还俏皮的眨了眨。

    “你怎知朕要去芷阳殿?”

    滄烟面色无辜的道:“难道这条路不是?”

    君临风看了看自己走的这条长廊,无论去承恩宫还是芷阳殿都可以。

    滄烟恍然大悟的道:“难道皇上不是要来芷阳殿?可是今早皇上答应了臣妾要和臣妾一起饮忘忧酒的,难道是臣妾自作多情了?”

    滄烟这话看似为自己妄自揣摩圣意感到不安,实则是在提醒君临风君无戏言。

    君临风板着一个脸说道:“贤妃很聪明,朕的确是要去芷阳殿。”

    滄烟喜不自禁的道:“皇上请!”她心里的小人摇着一把小扇子,哎呀哎呀,皇上那句“贤妃很聪明“真是让人毛滚悚然啊。

    因着换了一个做菜合她口味的厨师,洛痕心情很好的吃了两碗饭。饭后,她默默的站在宫殿外,看天边的红霞。

    松琴面色犹豫的说:“今晚,皇上……”

    洛痕没等松琴说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打着哈欠说:“我困了。”一个转身,就进了宫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