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冷香行宫。

    君临风透过冷香殿的纱窗望着天边那圆了大半的月亮,十五快到了,你在哪里?

    电闪无声的出现在君临风的身后。

    “有消息了吗?”

    电闪难得迟疑。

    君临风回头:“怎么了?”

    电闪:“云间说在皇都郊外找到一具符合公主身份的女尸。”

    君临风不屑的道:“又是女尸?诈死玩一次就够了,玩两次她也太看不起本皇了。”

    电闪注意到自家主子的手微微颤抖。

    “给本皇备马。”

    君临风快马加鞭的赶到皇都城门处。电闪看着守卫森严的高城:“王,此时已是深夜,早到了宵禁的时间了。”

    君临风面色不改:“闯。”

    电闪吃惊:“王!硬闯不太好吧,我们毕竟在南国的地盘。”

    君临风冷如寒潭的眼闪过鄙视,他的薄唇微动:“轻功。”

    电闪低头,跟随主子这么多年,第一次搞错主子的意思真特么不好意思啊。

    君临风和电闪出城后,云间安排接应的人就将他们带到发现尸首的地方。

    云间今日发现这具疑似南国公主的尸体,他本来打算给君临风传了消息就回去休息,哪料到君临风一听到消息就要赶过来,他只好在原地恭候君临风的大驾了。

    君临风一到目的地,就直奔停放尸首的地方,连一见他就跪着请安的云间也顾不上了。

    君临风蹲下身端详着那具白发女尸,看第一眼的时候,他瞬间窒息了。君临风稳住心神再细看时,他发现了疑点。这具尸体无论从身高体重白发都跟洛痕一模一样,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她的脸不知什么原因的烧伤了一半,面目全非。出卖这具尸体的是尸体的那双手,洛痕自幼习武,手并不像普通贵族小姐那样纤长光滑。她的手有一层薄薄的老茧,这具尸体没有,所以躺在这里的不是洛痕。

    君临风放下心的同时,又出奇的愤怒,洛痕,你到底想干什么!

    君临风站起身,对还跪着的云间说到:“给本皇查这具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查不出来你就给本皇滚回北国去!”

    云间神色一禀:“是!”

    电闪跟在君临风身后,明显的感受到主子压抑的怒气,他想起他从北国出发的时候,赤木对他说的话,主子越来越不像主子了。他最初听到这话的时候,只当赤木说话没分寸,现在看来,赤木看着傻,其实心里门清儿。

    洛痕睁开眼就对上凌奈那双炯炯有神的凤眼,她反应过激的掐向凌奈的大动脉。

    凌奈抓住洛痕纤细的手腕,轻轻的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住她,温柔的说:“痕儿,是我。”

    洛痕的意识回笼,她想起昨晚凌奈是睡在她身边的。

    “对不起,起床的坏习惯。”

    凌奈轻轻笑了。

    洛痕声音闷闷的:“你笑什么?”

    “我想起上次你也是这样,醒来就拿匕首架在我脖子上。做你枕边人可真刺激,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洛痕知道他说得是她将他拐来南国的那次。洛痕刚睡醒时,意识懵懂,所作所为全是本能反应。

    凌奈心底叹息,语气疼惜:“你怎么那么没有安全感?”

    洛痕没有说话,朝堂上的阴谋阳谋并不会因为她是皇家唯一的子嗣就不会波及到她。相反,南国并不缺乏野心勃勃的政治家,她这唯一的皇室血脉自然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凌奈小时候生活在皇宫中,自然也明白皇宫是多么险恶的地方。他见洛痕不欲多说,心中越发怜惜:“睡了那么久,饿了吗?”

    洛痕挣开凌奈的怀抱,坐起身,白发倾斜而下,因为才睡醒,她苍白的脸染着粉红色,看起来妩媚动人。她声音不复清冷,带着才睡醒的慵懒:“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凌奈慵懒的伸伸懒腰:“快到吃中饭的时辰了吧。”

    洛痕吃惊:“我睡了那么久!”

    凌奈压下心中的担忧:“放心,你会睡那么久是因为身体再尝试自动修补。等我们成了亲,我就带你去寻药。”

    洛痕苦笑:“真的还有救吗?”

    “有我在呢。我会医好你的,然后牵着你的手把星宿大陆的山山水水走遍。”

    “你养我吗?”

    凌奈温情:“你愿意吗?”

    洛痕拢了拢头发:“有人白给我钱用,我为什么不愿意?”

    凌奈:“你还缺钱用?”

    洛痕下床:“我从未觉得钱多。”

    凌奈:“你要多少,我给你赚。”

    洛痕浅笑:“这话听着舒服。”

    凌奈也下床,他走近洛痕,从背后抱着她,将自己半身的力量压在她身上,洛痕无奈了:“你怎么那么腻啊!”

    凌奈嬉皮笑脸,无赖模样却不减风华:“这就腻了吗?我怎么觉得还不够?”

    洛痕张了张嘴,伤人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人长得好,真的是个优势啊。

    凌奈心情很好:“等会用过饭,我带你去山谷里去瞧瞧。”

    “那有什么好瞧的?”

    “慕容松前几年在山谷里遍植月季,是个很美的地方,我想带你去看看。”

    洛痕感慨:“慕容松活得比你这个逍遥王还逍遥啊。”

    凌奈凤目眯起:“你怎么知道我在夏国的封号?”

    洛痕心虚的道:“关心你。”

    凌奈不介意洛痕以前的千般算计,现在这样很好,将来会更好,想到这,凌奈愉悦的道:“你这话听着也舒服。”

    两人纠纠缠缠的终于梳洗完毕了,好吧,其实只是凌奈单方面的热情的缠着洛痕,不管怎么样,他们总算出门了!

    两人相携往客厅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洛痕观清泉山庄的布置,假山流水,亭台楼榭,无一不精致。再观往来走动的小厮婢女,无一不身材匀称,面容秀丽。她赞叹道:“慕容松是个会享受的。”

    凌奈偏着头宠溺的看着洛痕:“你要是喜欢清泉山庄,我叫慕容松让给你。”

    洛痕笑着回望凌奈:“慕容松怕是不会愿意的。”

    慕容松被一群美婢簇拥而来,他听到自己的名字,笑嘻嘻的道:“我什么不愿意啊?只要嫂子你开口,力所能及的事,我慕容松都愿意。”

    洛痕看着左拥右抱的慕容松,问:“真的什么都愿意?”

    慕容松豪气云干的拍拍胸口:“当然!”

    洛痕干脆:“那你把清泉山庄送给我吧。”

    “呃?”慕容松的笑脸僵硬了一秒。

    洛痕故作难过:“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不是!”慕容松看到凌奈的脸色也变了赶紧摇头,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洛痕,“公主,清泉山庄我可以送给你,可是清泉山庄的婢女我可不可以带走啊?”

    洛痕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慕容松一看有门,语气越发可怜:“为了这些美丽的少女我可是花了不少心血啊!”

    洛痕点头,慕容松心下一喜。

    “这样啊,那你要是不把婢女送给我岂不是很没诚意?”

    慕容松放声哀嚎:“你这个恶魔!你都有凌奈了,干嘛还抢我的美人!”

    凌奈看着自己的兄弟被自己的心上人折腾,他难得良心发现的对洛痕说:“你这样会把慕容松玩坏的。”他绝对不是因为慕容松说的话深得他心才帮他的哟!

    慕容松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凌奈,小眼神分外委屈:“我已经被她玩坏了!”

    洛痕异样的眼光在他两人身上打转,凌奈重重的捏了下洛痕的手:“不许乱想。”

    洛痕笑了:“那你说我在想些什么?”

    凌奈别扭的别过头:“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洛痕狡辩道:“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怎么知道我在乱想?”

    凌奈恼了:“我就是知道!”

    慕容松看不下去了:“别秀了,再秀饭菜就凉透了!”

    洛痕斜睨慕容松:“清泉山庄还想不想要了?”

    “要!”慕容松气势瞬间丢掉,“可是你们再不去吃饭,饭菜就真凉了!本公子亲自来请你们吃饭还不够吗?”

    凌奈牵着洛痕的手:“走,咱们吃饭去。”

    饭桌上,慕容松看着凌奈和洛痕兴致勃勃的说道:“你们结婚要用的东西,我都叫管家给你们置办好了。”

    洛痕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她很快的收敛心情,慢慢的用餐,什么也没说。凌奈装作没发现洛痕的异常,他对慕容松说道:“虽然我说过一切从简,可是我并不想我和痕儿的婚礼马虎了事。”

    慕容松桃花眼转了转:“你还信不过我吗?自从你上次喝了个烂醉如泥后,我就命管家在着手准备这些东西了。”

    凌奈笑了,邪魅倾城。

    “也就是说你早就准备着把我从公主府里带出来,对么?”

    尽管洛痕眸光清澈,慕容松还是感觉到了压力:“我说是你会不高兴吗?”

    洛痕没有答话。

    慕容松委屈的看向凌奈:“你知道我为了从公主府把她带出来有多不容易吗?当日,有三拨人马潜入公主府,前两拨人马都死光光了,要不是我沉得住气,趁她昏迷了把她带出来。你不仅没有美娇娘,还要赔上一个好兄弟!”

    凌奈心中感动,慕容松这个人平日里虽然没个正经,但对朋友确实是掏心掏肺的好,嘛,要是他不经常好心办坏事就更好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