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慕容松笑嘻嘻的看着洛痕和凌奈,一副求褒奖的模样。谁知洛痕得知她来到清泉山庄的前因后果后,就不再搭理他。洛痕不理他,凌奈就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了。

    洛痕松开握住凌奈的双手,她面色平静:“你知道他的计划?”

    凌奈并不想对洛痕有任何隐瞒:“昨日收到慕容松的信,我才知道。”

    洛痕:“对慕容松的做法你有什么看法?”

    这是要试探他吗?凌奈坦然:“我觉得很好。”

    洛痕面色犹豫:“我放不下南国。”

    慕容松不甘心被忽视,插嘴道:“只要不是放不下北王就好。”

    凌奈心情不好了,洛痕心情也不好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对慕容松吼道:“你闭嘴!”

    慕容松不乐意了:“本公子一心一意的对你们,你们不领情也就算了,但对本公子的态度能不能好点?”

    凌奈看出慕容松是真有点生气了,他微不可闻的一叹:“慕容,我想和痕儿单独谈谈。”

    慕容松袖子一甩:“清泉山庄大着呢,你们随意。”这是我的地盘,凭什么你们要单独谈谈,我就要走啊,脾气那么大,爷不伺候了。

    凌奈对慕容松的性格很了解,自己今天的确有不对的地方,他也就不介意慕容松突然发脾气了。

    凌奈对清泉山庄还算熟悉,他牵着洛痕的手来到花园的凉亭。

    临近中秋,苍穹之下的月亮越发趋近圆满。两人一路无话,凌奈其实挺享受牵着洛痕的手在月夜下漫步的,不过洛痕的沉默让他很不安。

    “留下来和我成亲好吗?”凌奈的语气恳求。

    洛痕沉寂的眼珠动了动,和凌奈成亲吗?这多荒谬啊,她已经答应君临风了的联姻要求了,她是即将成为北国皇妃的人,怎么可能和他成亲呢。她摸了摸自己胸口,为什么拒绝说不出口呢?

    凌奈坐在凉亭的石椅子上,他牵着洛痕的手一拉,洛痕就坐在了他的腿上,他将洛痕圈入怀中,洛痕乖巧的没有挣扎。

    洛痕的顺从,给了凌奈信心:“痕儿,你与我成亲,我发誓今生今世只疼你一个。”

    洛痕心微动,嘴却调皮:“你只疼我一个,我可不可以多疼几个?”

    凌奈恼她淘气,轻轻掐了下她腰间的软肉:“我是不会给你机会的。”

    “你不给我机会我不会自己找吗?”

    凌奈霸道:“我把你关在屋子里看你怎么找别人疼。”

    洛痕无赖:“才说只疼我一个,转瞬就说要关着我,男人的话,真不可信。”

    凌奈笑了:“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个这么调皮的?”

    洛痕脸微红:“以前我不是男人嘛,你见过两个男人打情骂俏的?”

    凌奈吃吃的笑着:“你也知道我们这叫打情骂俏?看来你在感情方面也不笨啊。”

    洛痕闭嘴不愿意说话了,她自己的心变得很奇怪。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了。

    “怎的赌气不说话了?”凌奈抱紧洛痕,“痕儿,放下南国的一切,跟我走吧。你往前走一步,将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洛痕摇了摇头。

    凌奈嘲讽的笑道:“你是舍不得你在南国那尊贵的地位?”

    洛痕清澈的眼暗了暗,她摇了摇头。

    凌奈压抑心中的愤怒:“那你是舍不得君临风?”

    洛痕摇头。

    “哈哈。”凌奈嘲讽的大笑,“洛痕,你只是一个女人,南国没有你一样可以运转很好。别摆出一副南国没有你就会垮掉的神气来,你以为你是谁?”

    洛痕愤怒的挣来凌奈的拥抱,她冷声道:“我是前任南王,如今的南国公主,我有我的责任。”

    凌奈凤目微红:“放屁!你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在这里,你只是洛痕!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命不久矣的女人!”

    洛痕大惊:“你想圈禁我?”

    凌奈也站起身,高洛痕半个头的他第一次给了洛痕难言的压迫感:“如果这样可以留下你的话,我不介意这样做。”

    洛痕:“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现在是夏国的九皇子,你圈禁我如果被发现的话,就相当于夏国向南国和北国宣战!”

    “不要给我讲这些大道理!”凌奈红了眼睛,“我不是弱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洛痕手微微颤抖:“你疯了。”

    凌奈低头温柔的温柔的吻了下额头:“你把我逼疯了。”

    洛痕颤抖的闭上眼睛:“你不该对我这么执着,我是一个快要死了的人。”

    凌奈:“这世上没有该不该只有愿不愿意。有我在,你怎么会死?”

    “痕儿,你穿上嫁衣的样子一定很美。”

    “君临风不是省油的灯,他不会放过我的,我不想连累你。”

    凌奈怒:“我不想从你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

    洛痕闭上嘴。

    凌奈修长的手指拂过洛痕的白发:“痕儿,你不用担心,一切问题我会处理好的。”

    “我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很累的。”凌奈语气突然变得可怜兮兮,“我们去休息吧。”

    洛痕紧张:“你要做什么?”

    凌奈笑:“你想我做什么?”

    洛痕表情严肃:“我什么都不想你做。”凌奈凤目深情:“痕儿,你别担心,没有成亲前我是不会碰你的。”

    洛痕一口气没有松完就听到凌奈隐忍的声音传来:“还有两天,痕儿你忍忍,两天后,咱们就成亲。”

    洛痕清冷的脸庞黑了:“不用着急。”

    凌奈轻笑:“我怕夜长梦多。”

    凌奈一把将洛痕抱起:“咱去休息吧。”

    “你不是不会对我做什么吗?”

    “我只想抱着你睡觉。”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走路你经脉不疼得慌吗?”

    洛痕噤声。如果和她先遇到的那个人不是君临风,她真的很想跟凌奈走。

    夜色已深,凌奈睁开凤目,他温柔的看着蜷缩在他怀里熟睡的洛痕。受伤后的她很畏寒,会本能的靠近温暖的地方。凌奈想起刚抱着洛痕睡觉时,洛痕的挣扎和别扭,轻轻的笑了:“口是心非的女人。”

    幸好洛痕已经睡着了,不然她听到凌奈的话肯定又会争辩一番。

    凌奈起身,慕容松此刻肯定在书房候着他。

    凌奈走到慕容松的书房外,慕容松的书房如他意料中的亮着灯。

    凌奈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入,正在书案上奋笔疾书的慕容松头也不抬:“舍得抛弃美人来找兄弟了?”

    凌奈找了张桌子,随意的坐下:“听你这口气,你是在吃醋?”

    慕容松看了凌奈一眼,又继续看自己正在写的东西:“呸呸呸!本公子只对美女感兴趣,你脱光了躺在我床上我也不会要的。”

    凌奈心情好不跟慕容松计较,他话题一转:“痕儿的事,你打算怎么善了?”

    慕容松:“这还不简单,你只管娶得美娇娘,管南国北国做甚?北王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会查到是我带走了公主,我亲自出马,日夜兼程的把她带到这儿,根本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凌奈皱着眉笑了笑:“你一个大男人都不管天下苍生,你说,她一个女子往自己身上揽那么重的担子干什么?”

    慕容松:“不想笑就别笑,难看死了。还有啊,你说这话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凌奈神色寡淡:“我在夸你。”

    “呵。”慕容松放下手中的笔,“兄弟给你说几句交心的话,你听了可别生气。”

    凌奈惊奇的道:“你还担心我生不生气?”

    慕容松忧愁的道:“本来不担心的,不过今天看你对南国公主那在乎样,我就怕摸到你的逆鳞你不顾兄弟情义。”

    凌奈挑眉:“我是那样的人吗?”

    慕容松坚定的点了点头。

    凌奈气笑了:“得了,你说吧,我不生气。”

    慕容松也眯着桃花眼笑了,他直言道:“你那个公主的确是世间难得的美人,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你会沉沦在她的温柔乡里也不奇怪。”

    凌奈忍不住说明:“她可一点也不温柔。”

    慕容松脸色变得奇怪:“兄弟,那个公主连哄你都不愿意,你就对她那么上心了?男人啊,你的名字叫犯贱!”

    凌奈黑着脸,手中的冷月梭唰唰的飞向慕容松的致各个致命处。慕容松身姿飞腾,落地时,他手指逢里夹着六把冷月梭,口中还含着一枚。

    慕容松吐掉口中的冷月梭,气急败坏的道:“要命啊!我跟你直说,你那位公主根本不在乎你,陷入爱情的人都是疯狂的,执着的,生机勃勃的,就像你一样!女人深陷爱河比男人更加执着疯狂。你看看你心尖上的公主,她为你疯狂吗?她为你执着吗?到现在她担心的不是你叛离夏国会怎样,想的是你口中的天下苍生!你深夜出现在我书房,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替她摆平南国和北国的纠纷!凌奈,高傲如你,为什么要爱得如此卑微!”

    凌奈神情阴沉的站起身,慕容松有些后怕的往后缩了缩身子。凌奈并没有如慕容松想的那样拔剑和他打起来也没有冲他撒致命的毒药,他只是沉着脸说了两个字:“谢谢。”慕容松心里闷得慌,他是真为他感到不值!

    凌奈轻手轻脚的回到洛痕的房间,他借助着月光看清洛痕秀美冷清的脸庞。床上的洛痕因为冷缩成一团,看起来分外可怜。

    凌奈褪去外衫,他侧卧在床上,将洛痕捞进自己怀里,他的下巴蹭了蹭洛痕的脑袋,熟睡的洛痕发出不舒服的咕哝声。

    凌奈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愿意等你爱上我。我那么好,你一定会爱上我的,对不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