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战(二)

    两军交战,北军势如破竹,不可抵挡。南国的军队已经隐隐有败军迹象,隐手中的弯刀挡开暗生的匕首,高声喝到:“将士们,为了我们的家,为了我们的国,冲啊!”

    “噗!”隐吐出一口鲜血,他低头看了下那把穿心而过的匕首,耳边是暗生带幽冷的话语:“跟吾交手,还分心做其他的事,会很快就没命的。”

    隐的视线模糊了,他觉得天空突然下起了雪,就像他遇到王上的那一天,好大的雪啊。他蜷缩在街上的角落里,感受着生命慢慢的流逝,在他快要闭上眼睛的时候,一件带着体温的狐裘落在了他身上。

    他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了王。那年他十岁,他还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一个人的美好。他只觉得这个人真好看啊,就像娘种在院子里的那株梅花,冷冷的美,淡淡的香。

    十岁的隐抓紧了身上的狐裘:“你不冷吗?”

    洛痕错愕的看着这个浑身肮脏的少年:“不冷。”

    “为什么不冷?”

    “因为我会武功啊。”

    被冻得哆嗦的隐问:“有了武功会不饿吗?”

    洛痕摇头。

    隐显得很失望。

    “你不走吗?”

    洛痕笑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隐摇头:“我走不动了,我想我快要死了。”

    洛痕:“你不难过吗?”

    隐:“为什么要难过?”

    洛痕:“你快要死了。”

    隐突然掉下眼泪。

    洛痕:“你为什么哭了?”

    隐:“我看到你突然觉得活着真好啊,我不想死。”

    洛痕:“你不会死的,我可以抱着你离开这里。你要跟我走吗?”

    隐点头。

    洛痕目光清澈的看着隐:“也许以后你会为我而死,你还会跟我走吗?”

    隐:“带我走吧。”

    洛痕上前抱起隐:“你好轻啊,今年你多少岁啦?”

    隐:“十岁。”

    洛痕:“你竟然跟我一样大,我还以为你只有六岁。”

    隐窝在洛痕的怀里:“你不嫌我脏吗?”

    洛痕:“以后你就会很干净了。”

    隐眼角挂着泪珠:“如果可以为了你死,那一定很好。”

    一阵悠扬的古筝乐曲突然回荡在山谷之间。

    清泠泠的声音,真好听。隐摔下马,好温暖啊,就像当初王的怀抱一样。

    隐的死亡,给南**队带来巨大的恐慌,群龙无首,败局已定。然而此刻,洛痕抱琴出现在山谷的崖上,拨动琴弦,铿锵之音溢出。

    伴随着琴音的,还有洛痕铿锵有力的一个字“战!”

    “冲啊!”

    南国的士兵看到自己的王突然出现,一时士气高涨,杀敌勇猛。

    君临风冷眼看着南国士兵的反扑,冷声道:“败兵之象已现,不足畏惧!给朕杀!”

    风雨雷三军闻令高呼“杀啊!”

    洛痕的手不停的拨动琴弦,铿锵杀伐之音,听得人胆颤心惊,浑身无力。北国士兵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南国士兵趁机反扑。

    暗生捂住自己的胸腔,只觉得自己周身气血翻涌,真气不稳。

    君临风摸着自己跳动过快的心脏,高呼道:“捂住耳朵!不要听琴音!”

    北军士兵中也有人意识到琴音有问题,早捂住耳朵,可是当他们双手捂住耳朵,南国将士就一道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君临风看到丝毫不受琴音影响的南国士兵,在看看四周环山的环境,知道自己又一次中了洛痕的诡计:“好,好你个洛痕!”

    “暗生,给我杀了南王!”

    暗生听到那杀伐之音,暗红色的眼眸更是红得要滴出血一般。暗生调动真气想要压制住自己滔天的杀意,然而他内劲一动,真气四溢,吐出一口黑色的鲜血来。

    君临风见状,这首曲子莫不是专门针对暗生的吧。他目光冰冷的望向崖上的洛痕,他就不信,如此逆天而为的琴声不会有什么限制!若是没限制,如此大规模的杀伤,她早就一统天下了!

    君临风在等,等琴音限制出现的那刻,就是他报仇雪恨之时。然而他等得起,他的士兵等不起!

    君临风看到自己的士兵接二连三的倒下,深吸一口气,大声命令道:“撤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