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自由

    洛痕他们等了近两个时辰才等到北军完全通过小道。洛痕见北军走在最后面的士兵离她大约九十步距离后,手抬起来示意:“射箭!”

    走在最后面的风军再次引来铺天盖地的箭雨。

    “啊!”凄厉的惨叫声渐起,不需片刻,风军已经折损百人。

    走在前面的风越听到异动,策马上前,见自己军队伤亡惨重,大骂道:“***,劳资带队走前面,你们就射前面,劳资带队走后面,你们就在后面袭击劳资,丫丫个呸,跟劳资杠上了是吧!”

    回答风越的只是越发凌厉的箭势。

    风越红了眼睛,大声吼道:“风军听令,给劳资往前面冲!劳资不信逮不到那群龟缩在树林里的孙子!”

    风越带头往前面冲去,助长了低迷的士气,风军重整旗鼓,就如其名,似一阵狂风,冒着箭雨,向洛痕他们的所在冲来。

    洛痕观其地势,山路窄小,风军堵住了路口,其他两军想要撤回来帮忙,也是有心无力,她沉声下命令:“杀过去!”

    隐垂首:“是!”

    隐持弯刀从树上飞身而下,八十一道黑影随之从隐藏的地点冒了出来。

    风越气得大笑:“这么几个人就敢来挑劳资十万军队,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风军听令,给受伤的兄弟们报仇!”

    “是!”风军士气高涨。

    风越心底松了一口气,敌人出来就好,比刚刚那两场莫名其妙的箭雨让人心里踏实。

    隐冷声:“杀!”

    他率先冲进风军之中,犹如一道只能看到却碰不到的魅影,路过之处,皆是尸体。

    风越挑眉,这人是个高手!

    风越挥着手中的将旗:“给我把他围起来,叠人墙!”

    风军看旗摆阵,隐的弯刀在夺了数不清的性命后,最终被风军团团围住。风越见此,镇定的挥旗:“出枪!”

    隐四周的兵士动作一致的出枪,那锋利的枪头,闪着寒光,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朝隐刺去!

    风越眼中有着寒意,杀了我那么多士兵,还不给劳资偿命!

    隐心知不好,足尖点地,腾空而起。

    风越不慌不忙:“上!”

    士兵们将枪头上指,面无表情的等待着在空中无法借力的隐,等他落下来,被扎成筛子。

    洛痕袖中的玉女仙绳飞出,缠在下落的隐的腰上,她用力一扯,将隐带出险境。隐的眼中闪过高兴,踏着众士兵的头颅,回到洛痕身后。

    风越见到白绫那一刹那,心中了然,这一次带着区区数十人来埋伏北军六十万大军的人,就是北国前国师,无筝。

    风越冲着洛痕大喝道:“无筝,你竟然叛北投南!枉费王上对你的一番苦心。”

    洛痕黑巾蒙面,隐手持滴血的弯刀在她身边护卫。

    洛痕:“风将军说笑了。”

    风越:“我是不是说笑,你自己心里清楚!今天你既然来这了,就别怪我不顾昔日情面,留下命来!”

    洛痕耳朵微动,她听到后方传来隐隐的马蹄声,神色微变,下令道:“撤。”

    隐从怀中掏出两颗黑色的弹丸,往风军投去,一阵红色的烟雾漫开,风军中响起了一片呛声。

    风越暗叫不好,他捂着嘴,眯着眼睛大声吼道:“别让他们给跑了!”

    红色的烟雾散去后,窄长的山路上,哪里还有洛痕和那些黑衣人的影子?风越气得大叫:“无筝,你个混蛋!别让劳资再见到你!”

    “哒哒哒”的马蹄声传来,风越立刻警觉起来,经历了刚才那场厮杀的风军也是倍加警戒。

    风越看见驾马走在前面的人,豹目圆瞪,翻身下马,跪倒在地:“王,属下无能!”

    君临风看清风军的惨状,面色微寒,他对满脸愧疚的风越说道:“起来,先过了牛山再说。”

    风越:“属下遵命!”

    带着隐部在林间奔驰的洛痕突然停住了脚步,她身后的隐警觉的问道:“怎么了,王?”

    洛痕转过身看着隐说道:“你们先撤回禹城!”

    隐皱着眉头反对到:“不行!我们怎么能留王一人在此险地?”

    洛痕面有薄怒:“快,这是命令!”

    隐面色犹疑,他也隐隐感觉身后有一股强大的气息。

    洛痕怒道:“你想抗旨不遵?”

    隐垂首:“属下不敢。”

    洛痕:“那还不滚!”

    隐红着眼睛看着洛痕,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是!”

    洛痕站在原地,手握着龙吟,她全身神经紧绷。

    不一会,身后的人追了上来,他站在高树上,俯视着洛痕,冷冷的问:“就你一个人?”

    洛痕取下面巾,露出清绝的容颜,她笑道:“老朋友叙旧,哪能外人打扰?”

    暗生暗红色的眼眸微动:“是你?”

    洛痕淡淡的一笑:“很意外?”

    暗生:“虽然吾知道以你的本事是不可能死在区区毒酒之下,但是吾没想到再次见面是这般光景。”

    洛痕:“世事难料。”

    暗生点头:“好一个世事难料,你现在是在为南国卖命么?”

    洛痕捏紧手中的龙吟,她唇角微勾:“我想应该是的。”

    暗生垂眸:“那你现在自由了么?”

    洛痕微微诧异的看着暗生。

    暗生:“你说你在北国不自由,吾以为你身为女子,自然是厌倦杀戮和黑暗的,所以掌管暗阁的你不自由。那么,此刻,在南国的你,自由了么?”

    洛痕苦笑:“世人难得自由。连你,不是又重新归顺北王了么?”

    暗生摇头:“吾只知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吾只是为自己的自由付出一点代价罢了,这很合理。”

    洛痕:“我现在也算为自己的自由付出代价吧。”

    暗生暗红色的眼眸看着洛痕,他淡淡的说道:“吾付得起,你呢?”

    洛痕沉默。

    暗生:“北王说,要拿偷袭者的项上人头回去。”

    洛痕:“你要杀我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