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三年

    黄昏后,君临风慢慢的走在凡城某处的林间小道上,走了一会,他平视前方,看到了如信上所说的小凉亭。

    君临风走进凉亭,环顾四周,树木高大,环境清幽。风吹过树林,树叶沙沙作响,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见该来的人还未到,他转身准备离去。

    一身穿紫袍的男子突然从高大的树木上跳下,落在凉亭的顶点上:“北王留步。”

    君临风转过头看到站立在凉亭顶点上的男子,眉毛斜长入鬓,一双暗红色的眸子透着一股子魔性,此人正是约他前来的魔皇暗生。

    君临风沉声:“你约我来,竟然还迟到。”

    暗生轻笑:“吾怎敢放北王的鸽子?吾早就来了,见北王如约而至,吾很高兴。只不过,暗生知道自己得罪北王之处颇多,不得不防。”

    君临风:“堂堂魔皇暗生也会怕本皇?”

    暗生丝毫不介意君临风话里的奚落:“吾惜命,这天下多的是我不敢只身一人去的局。”

    君临风:“你还真是喜欢站在高的地方。”

    暗生点头:“吾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

    君临风:“你不甘居于人下,所以背叛了本皇?”

    暗生摇头:“吾若说我厌倦了杀戮,渴望一个人说的自由,所以背叛了你,王上会信么?”

    君临风轻哂。

    暗生:“看来王上是不相信了。”

    君临风:“暗生,你若真厌倦了杀戮,为何带走本皇的暗阁?”

    暗生:“王上,我们虽然见过的次数不多,但王上的禁忌我还是很清楚的,皇上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背叛,吾若一个人走了,皇上必定会派暗阁的人追杀吾,然后吾再将那个人击杀。王上即使知道他们不能捉住吾,也仍旧会向暗阁颁布追杀吾的命令,如果暗阁最终将毁在吾手上,吾还不如将其带走,它不仅不会成为吾的麻烦,它的力量也将为吾所用。”

    最重要的是,他不用亲手毁掉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即使那个地方充满了黑暗与血腥。他若亲手抹掉了暗阁,就等于他亲手抹掉了他曾经存在的意义。

    君临风:“暗生,作为暗阁阁主的你,得到了所谓的自由了么?”

    暗生摇头:“即使没有暗阁,王上也不会放过吾。”

    君临风:“所以,你约本皇来,是为了让本皇放过你?”

    暗生:“不,吾只是来向王上正式要求暗阁独立,若王上有要杀的人,给暗阁一定酬金,我们依然会为你执行任务。”

    君临风:“暗生,你想自由,却不想我迁怒暗阁,鱼和熊掌,你都要,你胃口未免太大了。”

    暗生:“有实力的人,桌上放的不只鱼和熊掌。”

    君临风笑了:“有意思。你打算用什么来换本皇手中的熊掌?”

    暗生:“吾与手下的十二天罡再为王上无条件工作三年如何?”

    君临风冷嗤一声:“你们本来该无条件为本皇工作一生。你居然拿走本皇的肉,还跟本皇说,把这点肉给我,不然我将你的肉全部拿走。暗生,你太放肆了。”

    暗生:“本该无条件为北王您工作一生?这世上真的有本该无条件么?如果真的有,那么北王您本该无条件要做的事是什么呢?”

    君临风沉默。

    暗生:“北王,不是吾太放肆,是你太自傲了。”

    君临风:“想我放过暗阁和你,简直痴人说梦!”

    暗生见君临风转身离去,道:“北王不是想一统天下么?以北国的军事实力,一统天下不在话下,若得暗阁相助,北国一统天下的时间更会大大缩短。暗阁的实力,有多强,北王,吾昔日的君主,你再清楚不过。若王上你坚决要绞杀暗阁,吾就只有带着暗阁投靠他国,比如,此刻你正在攻打的南国,又比如,军事实力还不错的夏国。”

    君临风气息阴寒:“你威胁本皇?”

    暗生:“不敢。吾只是单纯的叙说利弊。”

    君临风:“本皇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背叛者的话,若你只是假意投诚,本皇岂不是很亏。”

    暗生魔魅的眼睛看着君临风:“帝王多疑,果真不假。”

    君临风:“不多疑的帝王,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暗生:“吾愿发血誓。”

    暗生咬破自己的手指,滴血的手指指天,立誓道:“吾,会在接下来的三年内对北王忠心耿耿,不离不弃,若违此誓言,性命立断,魂入阿鼻。”

    君临风被暗生不离不弃四个字弄得寒毛直立,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

    暗生:“这下北王信我了么?”血誓是星宿大陆最毒的誓言,行走江湖之人,最重血誓。

    君临风:“站在高处是对主子说话的态度么?”

    暗生飞身而下:“吾只是说了为北王忠心耿耿的办事,可不是说北王是吾的主子。”

    君临风:“随你。”

    暗生:“北王倒是意外的好说话。”

    君临风:“我们各取所需罢了。”

    暗生:“也是。”

    君临风:“为何选本皇合作?”

    暗生:“因为我是北国人。”

    君临风嘴角有了真实的笑意:“背叛本皇的原因真的是厌恶杀戮了么?”

    暗生:“恩。不过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一个女子。”

    君临风诧异:“你想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暗生:“退隐江湖谈何容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君临风:“皇宫不是江湖。”

    暗生:“深陷皇宫比深陷江湖更惨。”

    君临风:“你这是在怜悯本皇?”

    暗生:“北王不需要怜悯,你是皇宫的决裁者,胜利者,你是皇宫里唯一幸运的人。”

    君临风仰头大笑,须臾过后,他负手往来时的路走去,他看着还立在原地的暗生:“还不跟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