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女王

    洛痕走到南王身边,伸出手扶住南王另一边,与陆左儿一块扶着南王走向高台。

    洛痕柔声问道:“父皇,身体可还好?”

    洛奕慈爱的看着洛痕:“我很好,只是辛苦你了,痕儿。”

    洛痕慢慢摇了头:“不辛苦。”

    陆左儿忍不住用帕子抹去眼角的泪水,这般温馨的场景,从四年前南王中毒之后,就只是她梦中的奢望,今日竟然梦想成真,试问,她的内心怎么能不激动?

    高台之上,洛奕高举牵着洛痕的手,陆左儿退到一边,她看着她一生中最爱的两个人,这一天,她终究盼来了,痕儿从奕手中接过南王的权位,然后她和奕退隐庙堂,去看山看水看云卷云舒。

    洛奕神采奕奕的宣布:“今日,朕宣布退位给淮太子,今而后,淮太子洛痕就是南国第一位女王。”

    洛痕诧异的扬眉,陆左儿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皇上!”

    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宣布痕儿的女儿身份呢?百官会反对痕儿继位的!

    凌奈凤眼满是笑意,昨夜,南王醒来,问他想要什么报酬,他对南王要的报酬就是向世人公布洛痕的女儿身份,南王迟疑良久都没有说话,凌奈以为他不同意,他嘲讽南王是个不敢打破世俗的庸人,不能给予女儿幸福的混账父亲。

    南王没有生气,没想到今日他竟然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没想到南王外表温吞,却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男人!

    南国的百官接二连三的被震撼,他们揉了揉耳朵,问道:“尊贵的陛下,您说什么?”

    南王温和的回答:“朕说药禅位给太子,何大人有何高见?”

    “不敢不敢,只是老臣老糊涂了,听到陛下说什么女王什么的。”

    南王温和的一笑:“何大人并没有老糊涂,痕儿就是南国第一任女王。”

    “什么?淮太子是女儿身?”

    南王腹黑的一笑:“朕从未说过痕儿不是女儿身啊。”

    何大人惊讶的倒退:“陛下,这于礼不合啊!陛下三思。”

    三朝元老何大人跪倒在地,百官一同跪倒:“陛下三思。”

    南王看着跪倒一片的百官,缓慢而又坚定的问道:“一个好皇帝的标准是什么?是既要有文治,又要有武功。痕儿身居太子之位二十年,她的文治武功各位都看在眼里,痕儿有逊色有男子么?”

    南王注视着沉默的百官,沉声道:“回答我。不说话者,杀无赦。”

    “不逊色。”

    “逊色。”

    下面响起了两种声音,大臣们面面相觑。

    洛痕轻轻一笑,她开口道:“周大人是你说痕逊色男子,对吧。”

    周恒出列:“怎么,淮太子不如男子不准人说么?”

    洛痕点头,她继续到:“吴大人,李大人,怀大人,和大人出列。”

    站在百官中的几位大人岿然不动,洛痕笑了:“我是南国的女王,几位大人是公然的抗旨不尊么?”

    “很好。”洛痕笑了,“把他们给我押出来。”

    夏邑一挥手,士兵把点到的几位大人拉出百官队列。

    周恒毫不畏惧的看向高台:“敢问太子我们犯了什么错。”

    洛痕站在洛奕前面,霸气散开:“第一错,朕是南国的女王。”

    周恒:“臣不服。”

    洛痕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恒:“你没资格不服,北国的周大人。”

    周恒面色微变:“臣听不懂太子在说什么。”

    洛痕负手而立:“刚才百官回答父皇问题时,以朕的耳力,听出答逊色的人是谁并不困难。周大人可知为何别的人朕不单独提出来,只除了你们几个?”

    周恒:“太子这是为了杀鸡儆猴。”

    “呵呵”洛痕冷笑,“周大人可真会往朕身上泼脏水。朕为什么单独提出你们几个,你们几个应该心知肚明。”

    那几人除了周恒全身都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周恒屹立在几人当中分外显眼:“臣不知。”

    “周大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洛痕拍手,“夏邑,呈上来。”

    夏邑弯身上高台,呈递给洛痕一个蓝色的小册子,洛痕接过册子,冷冷的看着周恒:“这个册子是朕从北国暗阁处得到的,北国安插在南国官员中的眼线名单,几位大人的名字可是位于里面呢。试问,不是南国的臣民,你们怎么有资格说朕逊色于男子呢?”

    周恒背心沁出冷汗,但他咬紧牙关不松口:“太子,你诬蔑臣。”

    “呵”洛痕冷冰冰的看着他,“朕早上的时候已经派人去搜查周大人家了呢,朕的手下一向粗鲁,更何况,朕一不小心说了句生死不论,不知道周大人的妻儿此刻情况如何呢。”

    周恒再也装不下去了:“禽兽,你这个禽兽!”

    洛痕:“将他们拖下去。”

    周恒绝望的看着天空,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前不久他还接到北王即将攻克南国的消息,明明就差那么几天,他们就赢了!

    洛奕淡淡的笑道:“如今,你们还有人质疑朕的决定么?”

    百官垂首:“陛下英明。”

    洛奕摆手,他从祭祀官员呈上的托盘中,拿起玉玺放在洛痕手中:“从此刻起,朕就不在是南国的陛下了,痕儿,朕将南国转交给你,愿你不负父皇所托,不负南国人民所托!”

    洛痕握紧玉玺:“女儿晓得了。”

    洛痕对着百官高举南王玉玺,百官俯首:“南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洛痕:“众卿平身。”

    南王皇宫御书房内,洛痕正在批阅奏折。突然,她放下笔,抬头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凌奈从窗口跃进,一双凤眼上挑,笑道:“当王的感觉,如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