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毁灭

    南国官道上一辆豪奢的马车不紧不慢的走着,云间驾着马车,他对马车里面的人说道:“主子,已经是晌午时分了,要停下来用餐么?”

    马车里的闭目养神的君临风睁开眼睛,他撩开帘子:“路边停下休息一会。”

    “好的,主子。”

    君临风看着窝在锦被里脸色难看的洛痕,皱了皱眉:“你要下车么?”

    洛痕虚弱的笑了笑:“不用。”

    君临风:“你确定你这般孱弱的身体能救得了人?”

    洛痕垂眸掩去眼中的幽光,此刻示弱,逃走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啧啧,我可爱的小师弟,被我骗了那么多次,你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呢。

    洛痕看了看君临风,见他还倚在坐垫上,问:“北王你也不下车休息么?”

    君临风淡淡的回到:“我并不认为外面风景会比马车内的风景好,外面也不比在马车里舒适。”

    今日洛痕穿了一件天蓝色广袖流仙裙,墨发清挽,本来清秀绝伦的脸因为受伤添了几分病态的美感。看起来,的确是赏心悦目。

    洛痕勾唇:“感谢北王盛赞。”

    君临风平淡的回到:“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厚脸皮。”

    洛痕头靠着车窗,柔柔的一笑:“承赞。”

    君临风被气笑了,他讽刺道:“在讨人喜欢上面,你总是不如滄烟。”

    洛痕脸色骤然变得难看:“我自己喜欢自己就好,我不需要讨别人欢心。”

    君临风挑眉:“哦,是么?即使那个人能够主宰你的生死,你也不讨他欢心?”

    洛痕轻咬下唇,倔强的看着君临风。

    君临风冷眸幽深,他一把抓住洛痕,将她带入怀中,冷冷的道:“这四年来,本皇真是太宠你了,你才会不把我放在眼里,你才会那么自信得觉得本皇不会对你怎么样,是不是?本皇承认你有治世之才,所以本皇让你当北国的国师,让你接手暗阁,你要平等,本皇给你那个狗屁平等。你不愿意的事,本皇从来不强迫你,可是你呢,无筝你说,你是怎么对待本皇的!你的心肺是豺狼的心肺?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心!”

    洛痕被君临风钳制在怀中,她清澈的眼对上君临风冷怒的眸,神色复杂的说道:“我说了,我不愿意蜗居在后宫当一个小小的妃子。我是日月谷的大弟子,我自认才学不输给天下任何男子,为何我要选择一条终其一生只能在男人身下承欢的路?”

    君临风冷笑:“果然女人无才便是德。”

    洛痕也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是怕了么?”

    “怕?”君临风像是听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的笑了,“这世上就没有本皇怕的事!”

    君临风冷冷的看着洛痕:“做本皇的女人,本皇给你朝政大权,本皇倒要看看你能翻出什么样的浪。”

    洛痕轻笑:“北王,你这是在玩火。”

    君临风狂傲:“你能让我**么?”

    洛痕闭上眼睛,从要我掌握北国朝政大权那一刻,你已经是在**了。爱情真的是让人失去理智!

    “你疯了。”

    君临风吻住洛痕,他啃咬着洛痕的脖子:“那你应该感到荣幸,你让北国最高统治者为你发了疯。”

    君临风掠夺者洛痕的吻,洛痕却如木偶一般一动不动,君临风直起身子,他不悦的命令到:“回应我。”

    洛痕冷冰冰的拒绝:“你在奢望。”

    君临风压住洛痕,开始撕解洛痕的衣物。

    洛痕心下惊恐:“你说了你对我没有兴趣的!”

    君临风:“本王改变主意了。”

    洛痕又急有惊,她挣扎无果后,头绝望的扭向一边,不就是失个身,有什么好在意的!洛痕这样对自己说,可是眼中的泪水却顺着眼角浸湿发鬓,可是强迫她的人为什么是君临风?谁都可以强迫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唯独君临风不可以!

    君临风粗暴的动作在看到洛痕身体上交错的鞭痕后,停了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体内的冲动。

    君临风动作温柔的将洛痕的衣服重新系好后,就阴沉着一张脸下了马车。

    洛痕躺在马车,左手抬起遮住自己的眼睛,不要对我那么温柔,让我恨你好不好,别让我真的爱上你。我们是世上最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所以我怎么能爱上你呢?怎么能让自己的心不可自拔?

    放下手,洛痕的眼睛又恢复到平常不悲不喜的样子,怎么能让情字绊住自己前进的步伐?

    君临风拿着云间考好的野兔上来,他对着泪痕未干的洛痕问道:“饿了么,要吃一点么?”

    洛痕扬起笑容:“很饿,我觉得我现在饿得能干下一头牛。”

    君临风将烤兔递给洛痕,他倚着车厢,看着吃得很欢快的洛痕,他心里莫名其妙的堵得慌。

    又是这样,无论他对她做了怎样过分的事情,她总能像他什么也没做过一样,一如往常的对他笑和他打闹。同样无论她对他做了怎样过分的事,她也总是跟什么也没对他做过一样,认为他一如往常的对她好。哪怕她把他害死了,君临风想,她也只会在他陵墓前轻轻说一句:“呀,你死了啊。”

    君临风看着专心致志干掉野兔的洛痕,他终于忍不住问道:“是不是这世间所有的事你都不在乎?”

    洛痕看着君临风,感觉他又要抽风了。她心中叹道,这世上怎么可能没有我在乎的事呢,你不了解我,无筝只是假象,你爱上的想要报复的都是假象,所以你怎么能看见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

    等我以真实的面貌站在你面前的那一刻,你还会爱我么?

    然而纵是有千言万语,洛痕却没有张嘴说一个字,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君临风,不躲避一君临风的目光,也不回应他的话语。

    君临风收拾好心中那一点点脆弱,他冷冷道:“本皇是北国的王,本皇决不允许自己爱得如此卑微,本皇得不到的东西,本皇宁愿亲手毁掉。”

    洛痕察觉到君临风身上溢出来的杀意,瞪大眼睛,不是吧,玩真的,被凌坤那般虐待都不死的小强,要是因为几句话就丧命了也太对不起她的身份了!

    君临风袖中滑出一柄墨黑匕首,赫然就是洛痕的龙吟。

    在君临风即将出手的一瞬间,洛痕赶忙开口:“慢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