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擒(二)

    “啊!”

    泗水城主府的刑房中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洛痕被铁链绑在木桩之上,两个粗壮的大汉用弯针用力的刺穿她的琵琶骨,那弯针事先浸泡在辣椒水中,即使坚韧如洛痕者,也忍不住发出这般凄厉的叫声。

    凌坤惬意的坐在躺椅上,他看着脸色苍白如纸,汗如雨下的洛痕,得意的笑道:“哟,这样就受不了啊,你不是很厉害么?不是想要我命么?”

    洛痕咬着唇不说话。

    凌坤:“淮太子很有骨气嘛,你打算用哪只手杀我来着?哦,我想起来了,右手,来人啊!”

    “是。”

    凌坤“把他右手给我打断!”

    两个士兵手拿起粗圆的杖棍狠狠的打在洛痕的左手上,“咚咚咚”连绵不断的敲肉声响起,洛痕齿咬下唇,下唇沁出血丝,脸色越发惨白,却一声不吭。

    只听“咔嚓”一声,洛痕右臂大骨被打断,凌坤笑得越发开心:“继续,我看你还能忍到几时!”

    洛痕眼皮下的眼珠一动,开始发出惨叫声:“啊啊啊!”

    凌坤:“很好,你们住手!”

    “是。”两个士兵停手。

    凌坤:“拿我的倒刺银鞭来。”

    一旁伺候的人递给凌坤一条布满倒刺的银鞭。

    凌坤接过鞭子,吩咐道:“给我准备一大盆辣椒水。”

    不一会士兵将辣椒水拿来,凌坤动作优雅的将银鞭浸入辣椒水中,洛痕见此,清澈的眼眸全部暗了下去。

    凌坤抽出鞭子:“丧命在我银鞭之下的人命已经不计其数,他们中最能忍者,可以受我九鞭,坤真好奇身娇肉贵的淮太子你能受我几鞭呢?”

    “啪!”凌坤一鞭挥下,那鞭子就钉在了洛痕的身上,洛痕疼得表情都扭曲了。

    凌坤勾起一抹笑容:“这样就受不了了么?”

    凌坤慢慢的抽回银鞭,刺进洛痕肉里的倒刺随着他的动作破坏者洛痕的躯体,刺上的辣椒水刺激着伤口。

    “啊!”这次洛痕是真真正正的惨叫出声。

    凌坤被洛痕的惨叫声刺激得越发兴奋,他用力快速的又甩了洛痕两鞭子。

    “啊!”洛痕握紧左手,疼,要命的。

    “啪啪啪啪”凌坤再次用力甩了六鞭,他有些累了,将鞭子浸入辣椒水中,他坐回躺椅上,看着已经变成血人的洛痕赞叹道:“淮太子不错嘛,受了我九鞭还活着。”

    洛痕睁开双眼,凌坤对上洛痕暗黑的眼眸,眼中闪着兴奋的光:“真是美丽的场景,绝美无损的脸庞,残破带血的身躯,阴暗昏黄的背景。太子这个样子真的是让坤血液都沸腾了,让我想要更多更多的凌虐你!”

    凌坤走到洛痕面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直视她的双眼:“不够,你的眼神还不够绝望。”

    凌坤再次抽出辣椒水的鞭子,“啪!”

    一鞭落下,洛痕吐出一口鲜血。

    第二鞭刚要挥下,就听到一声老气横秋的“住手!”

    凌坤不耐烦的望向来人,不爽道:“杨成,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

    杨成看着伤痕累累,几近死去的洛痕大怒:“三殿下,淮太子好歹是我们南国的太子,死也要有个体面的死法,决不能如此屈辱的受如此折磨而死!”

    凌坤嗤笑:“怎么杨老城主这是当了**还要立牌坊么?要是没有你的协助,你所谓的淮太子能在这里?”

    杨成气得满脸通红:“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不许你在动手!”

    “哼。”凌坤冷哼,“杨城主老糊涂了吧,你所谓的淮太子此刻正在回皇都的路上,这里可没有你说的淮太子。”

    杨成吹胡子瞪眼:“这里是老夫的地盘,老夫不准你如此凌虐此人。”

    凌坤眼神危险:“杨城主你这是要背叛我们的联盟么?”

    杨成:“你休得胡言!这跟我们联盟是两码事!”

    凌坤抽出侍从的佩剑刺进杨成的身体了,他不屑道:“碍手碍脚。”

    “你!”杨成捂住伤口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你竟敢杀我。”

    凌坤:“有何不敢?蠢蛋,你麾下的军队早就被陆谨控制了,我是跟陆谨结盟,可不是你。”

    凌坤握住剑柄在杨成的体内转动了两圈,“噗!”杨成吐出一口鲜血,倒地而亡。

    “杨城主!”

    至受刑来,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的洛痕声音喑哑的叫道。

    凌坤兴奋:“哟,太子你终于舍得说话啦。”

    洛痕恨恨的看着凌坤,问:“你和陆谨有什么约定?”

    凌坤挑眉:“淮太子真不愧是太子呢,都这个时候关心的竟然不是自己的生死。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我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我出兵助他登上南王之位,他成功后帮我获取夏国太子之位。”

    洛痕冲凌坤吐出一口血沫:“狡兔死,走狗烹。”

    “啪!”凌坤甩了洛痕一巴掌,“太子,你此刻挑拨离间是没有用的。”

    “陆谨有没有告诉你,北国大军已经秘密来到泗水城外,陆谨此刻回皇都继位,而把你留在泗水城,你被他当做弃子了。”

    凌坤神色阴冷。

    洛痕继续说道:“痕素闻夏国太子凌墨神机妙算,与痕比之,有过而无不及,三殿下远奔南国,若是痕一定会趁此机会剪除三殿下党羽,三殿下觉得凌墨太子会不会跟痕做一样的事情,彻底解决你这个心腹大患呢?”

    凌坤黑了脸色:“你住嘴。”

    洛痕艰难的说道:“三殿下也觉得痕说得很有道理吧。”

    凌坤冷笑:“呵呵呵,淮太子接下来是不是要和坤合作?太子你是不是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聪明人啊,陆谨若是背叛我,我只要把泗水五城拱手相认给北王就好,丢失的是南国的国土,死的是南国的兵士,我何必在意。我此刻手握夏国一支重兵,凌墨可不会傻到现在就跟我对上。”

    洛痕:“呵。”

    凌坤抬起洛痕的下巴:“淮太子想要活命,何必使挑拨离间这招?只要太子你愿意做我的禁脔,好好伺候我,我立马放了你,好吃好喝的养着你,只是你这身武功,废了也没关系吧,反正你有我好好的疼爱。”

    洛痕吐出四个字:“痴心妄想。”

    凌坤眸光暗沉,放开掐洛痕下巴的手,举起杀杨成的剑:“那真是可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