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粮草(一)

    伊城风将军府,书房内,风越看着突然前来拜访的人,“咚”的一声跪在地上,“臣拜见皇上。”

    君临风摆了摆手:“无需多礼。”

    风越起身:“谢主隆恩。”

    君临风解下自己黑色的披风递给伺候在身边的青木,他坐在主位上,声音低沉严肃:“南国和夏国有什么动静?”

    风越低着头禀报:“南国和夏国两路兵马已经在泗水五城会兵好几日,但一直按兵不动,属下愚昧,不知南国这是何意,只能调兵严守伊城,皇上放心,哪怕只有风军一支军队驻守,凭借周遭的天险,整个伊城固若金汤。”

    君临风沉思片刻,问:“可知,南国主将是谁?”

    “南国陆丞相之子陆谨。”

    君临风眼神冷酷:“不是夏邑啊,呵,可有南国淮太子任何消息?”

    风越面有愧色:“属下惭愧。”

    君临风眉头皱起:“你的确该惭愧,暗流不是号称天下无所不知?”

    “暗流只查到十二年前南国端明皇后秘密将淮太子送往日月谷学师。”

    君临风眸光冷冽:“日月谷?你可知本王的老师是日月谷谷主千机道人?千机除了本王,就只有夏邑和无筝两个弟子,暗流的消息确定无误?”

    风越抱拳:“属下以性命担保。”

    君临风冷笑:“这样说来,夏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南国淮太子,无筝早就知道他真实身份,呵,无筝是南国人,朕居然引狼入室。”

    深知这是君临风发怒前兆的风越心惊的喊道:“皇上。”

    果不其然,君临风一掌拍在书桌上,木桌裂成两半,“哼,既然算计到本皇头上,不让南国付出代价,朕枉做北皇!”

    风越单膝跪地:“皇上有何吩咐,臣万死不辞。”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风将军你派遣风军的先遣部队伪装成商队秘密运输粮草到泗水五城郊外的民区,待雨将和雷将的兵马到了伊城,朕要御驾亲征!”

    风越大骇:“皇上这不妥,区区一个南国何须皇上您亲自动手。再则,皇上你离开都城,难免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臣听闻,前不久敬王叛乱。”

    “呵。”君临风狂傲的一笑,“这天下乱了才好,彻底乱了,朕才能将它重新打造。”

    风越跪在地上心情澎湃:“皇上英明!”

    他崇拜的看着君临风,这就是他侍奉的君主。

    君临风眼中满是自傲,无筝,你给朕等着,等着朕亲自踏灭南国来把你抓回来,朕要让你知道,背叛朕是多么错误的选择!

    十日之后,在北国与南国接壤地区的一山崖峭壁的一古松上,在凌奈精心的照顾下,洛痕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洛痕活动下身体:“我觉得我们真的真的可以离开这里了。”这句话,洛痕四天前就不厌其烦的对凌奈说,凌奈每天一句“你是医生还是我是?”把她给打发了。

    凌奈看着面前的女子墨发不束,清冽的眉眼尽是着急,想着十日来,两人朝夕相处,心中的不平和怨岔早已消失,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知道,今日离开了这株古松,她又是那个奸诈虚假的淮太子了。

    洛痕见凌奈不说话,心下一急:“你别跟我说你是医生这句话啊!。”她一跺脚,借住仙绳飞身而下。

    凌奈见洛痕就像春日里的飞燕,一跃而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罢了,这一切都是命。”

    洛痕一落地,就雀跃的对跟着她下来的凌奈说:“还是脚踏实地的好啊。”

    凌奈嗤道:“像神仙一样居住在空中也是不错。”

    “你说得也不错。”洛痕回头望了眼古松上凌奈临时搭建居住的小屋,眼中流露出不舍,“若是以后有机会,我能远离庙堂,退隐江湖,我一定要修一座空中阁楼来居住。”

    凌奈闻言,眼中流转着喜悦:“此话当真?”

    “当真。”

    凌奈:“千山也有断崖。”

    “那就在那里建,千山的风景不错。”

    凌奈露出一个耀眼的笑容:“你不是骗我吧?”

    洛痕狡黠的一笑:“你母亲不是告诉你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么?”

    凌奈顿时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他看了眼洛痕得意的脸,终是没有忍住,他伸出自己魔爪狠狠的一掐,洛痕疼得直吸凉气:“你干嘛,快放手。”

    捏着洛痕脸上软肉,凌奈满足的喟叹:“手感不错!”

    见凌奈死不放手,洛痕冲他挥出龙吟,凌奈赶忙避开洛痕致命的一刺,看着自己被划伤的手,他抽了抽嘴角:“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以后谁敢娶你?”

    洛痕收回龙吟,神色淡淡的道:“不劳神医费心。”

    凌奈:“变脸真快啊。”

    “哼。”洛痕颇为傲娇的扭过头,不再理凌奈。

    两人并肩行走了一会,突然见一大队商人打扮的人马从另一条道路走来。

    凌奈:“这个时候都还有商人来往南北两国做生意么,还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洛痕扬眉,拉着凌奈的手重新躲回林间。

    凌奈不解:“我们干嘛要躲起来?”

    洛痕神情严肃:“这些可不是商人。”

    “何以见得?”

    “这些人,坐在马背上的,身姿挺拔,神情严肃,没有一点商侩气息,运输物品的马也不是市场上买的那些老马,走在路上的人行列排布整齐,行动如风。若是商人这些人的素质也太高了些,况且,你刚才也说了,这个时候哪种商人敢出现在南北两国边境?”

    凌奈恍然:“你是说这些人是北**队的人。”

    洛痕点头。

    凌奈疑惑:“这样一小队人马为何单独出现在这里,还是商人打扮?”

    洛痕:“恐怕是为了运输粮草,北国要向南国宣战了。”

    凌奈:“不是南国向北国宣战么?再说了,北国一个国家主动出兵对抗两个国家,这可能么?”

    洛痕眸光微凝:“因为是君临风,所以可能。北**事力量远超南国和夏国,最主要是夏国根本不是诚心与南国合作,临时倒戈的可能性很大,更糟糕的是,南国出现了内乱。”

    凌奈:“你怎么知道?”

    “若夏国诚心与凌国合作,就不会一直按兵不动,两军合作攻打北国绝对是幌子,只是为了让夏**队驻扎南国。而且南国和夏国合作,我根本没有接到任何消息,加上地藏的暗杀。”洛痕眉头深皱,“南国怕是变天了。”

    “那你还拼死要回南国?”凌奈也严肃了脸,“照你这样说,身为淮太子的你,一回去不是必死无疑么?”

    洛痕神色坚定:“我必须回去,母后和父皇还在等我呢。父皇的伤也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就算有圣物乌龙筋,也回天乏术了。”

    凌奈轻轻一叹:“你这样回去,不是自投虎口?”

    洛痕:“他们也太小看我了,虽然我常年不在南国,并不代表我没有自己的势力,他们连我手上有几张牌都不知道。敌在明,我在暗,怕什么?”

    凌奈沉默良久,才说到:“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洛痕恶狠狠的瞪了凌奈一眼:“痕首先是南国的太子,其次才是女人。”

    凌奈:“好吧,那现在我们要加快脚步回南国都城么?”

    “不。”洛痕轻轻摇头:“跟着他们。”

    凌奈心惊:“你要做什么?”

    洛痕清澈的眼闪着光芒,她嘿嘿的一笑:“我们去火烧粮草。”

    凌奈低吼:“你疯啦,那可是军队!我们只有两个人。”

    洛痕拍拍凌奈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我们两个可是武林一等一的高手。”

    凌奈:“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