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和解

    洛痕站在松树上,原先束得规整的墨发再经历了逃亡和追杀后,早已松松垮垮的落在双肩上,衬得她本来纤细的眉,明媚的眼,越发柔和。

    凌奈看着面前的人,纤细的身材,细腻柔和的肌肤,如画的眉眼,他郁闷,这处处都是女性特征的人,他怎么会把她当作一个男人?凌奈再一细想一路上洛痕的所作所为,又有些释怀,这样的一个变态谁会把她当女人?

    洛痕从容迎上的凌奈打量质疑的目光,她问:“凌奈,你看够了么?”

    “咳咳。”凌奈尴尬的转移目光,负手眺远,“奈只是没想到南国淮太子竟然是个女人。”

    洛痕问:“这个事实很难以接受?”

    凌奈直言:“奈认为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难以接受。”

    洛痕弯了眼:“我可不认为凌奈你是一个正常人。”

    凌奈脸色略黑:“你这是在夸奖我么?”

    洛痕:“在这峭崖之上,神医还有心情和痕谈天说地,痕着实佩服。天色已晚,神医还是想办法带痕离开这里吧。”

    凌奈不悦的问:“你觉得你的伤势好了几成?”

    “两层。”

    “呵。”凌奈意味明明的笑了声,“两层?公主在奈这个医生面前说谎真的好么?公主最近几日失血过多,带病与奈拼内力,身体隐患还未解决,又遭遇激烈的搏杀,身体早就破损,奈坠崖时,还压榨丹田最后的力量,用仙绳缓阻了奈下坠的冲力,即使奈喂公主的是极品回魂丹,也只是吊着公主的命而已,现在在你身边的若不是我,公主,此刻你已经是经脉尽断的死人了。”

    洛痕目光幽怨:“所以,我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谁害的?”

    凌奈心虚的转移话题:“我观这断崖崖壁光滑,奈只能保证自己到崖底,这还要借用公主你的仙绳一用。所以奈不是不想带公主到崖底去,是不能。”

    洛痕有些失落的叹气,凌奈说的她也知道,但是一想到此时南国的政治情况,她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其实内心急如焚。

    凌奈见洛痕沮丧,继续说到:“如果公主的伤势好转,以公主的武学修为,不说好转到十层,好转到六层,安全下这个悬崖,也是没多大问题的。”

    洛痕急切的问:“好到六层要多久?”

    凌奈思考一阵:“如果我在崖下的山林能够采到我要用的药的话,大概要十天左右。”其实凌奈说谎了,以凌奈的医术,用药理调用洛痕身体,在辅以内力修复温润她的经脉,好转到六层只需要六天的时间。

    凌奈会说十天左右,只是想完全治好洛痕的身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呢?凌奈问自己,大概是因为愧疚吧,洛痕这么严重的伤,九层得归功于他,真的只是因为这个么,凌奈却不想深究。

    洛痕颦眉:“十天?不能快点么。”

    凌奈加重了语气:“不能,你是医生还是我是?”

    洛痕揉了揉太阳穴:“你是。”

    “那就听我的。”凌奈表情有些得意。

    “我有些饿了。”洛痕突然说到。

    凌奈点头:“我也有些饿了,你将仙绳借我,我下崖给你弄点吃的,顺便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草药。”

    洛痕有些诧异的看着凌奈,这人对她态度转变也太大了吧。

    凌奈发现洛痕惊奇的目光,疑惑的问:“怎么了?”

    “痕只是在想劳烦神医大驾,不太好吧。”

    凌奈嘴角邪气的上扬:“小事,男人照顾女人天经地义。”

    洛痕黑线:“你不怪我失约的事了?”

    凌奈:“小时候,我母亲跟我说,女人惯会骗人,不能相信女人说的话,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

    洛痕凝眉:“所以?”

    凌奈的笑容竟然有些宠溺:“因为你是女人,所以我不怪你说谎。”

    “这话真是让我高兴不起来。”

    “你不高兴没关系,爷高兴。”凌奈冲洛痕伸出了双手,“仙绳给我。”

    洛痕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将两条白绫递给了凌奈。

    凌奈无语的扯了下嘴角:“别跟防贼似的防着我,不会昧下你的仙绳的。”

    凌奈装作没有看见洛痕怀疑的神情,将仙绳一端捆在古松上:“这下公主你放心了吧。”

    说完,凌奈拽着仙绳另一顿飞下悬崖,途经自己插月光宝剑的崖壁,一手拔出月光,然后想起什么,他又一蹬崖壁,借力回到古松上,脱下自己的外套扔给洛痕:“崖上风大,公主如今又不能用内力御寒,这衣服算奈借你的。”

    洛痕抱着凌奈还带着体温的外套,觉得全身都暖和了,她往崖下张望,并没有看见凌奈的身影,她低声说到:“南国没有公主,只有淮太子。”

    这句话很快被风吹散在山谷间。

    凌奈带着药和食物再次攀上悬崖的时候,繁星已经布满了苍穹。

    凌奈攀着仙绳落定在古松上,在微弱的星光映衬下,他看见洛痕披着他的外套,安静的倚着古松睡着了。

    凌奈担忧的摇醒洛痕:“怎么这样就睡着了,容易着凉的!”

    洛痕睁开迷蒙的双眼,然后鼻子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她的神色变得有些委屈:“我好饿。”

    见多了洛痕处事不惊,手段残忍的一面,突然见到洛痕小女儿娇态,凌奈有些适应不能。

    洛痕见凌奈木在那里,出手如电的抢过凌奈带回来的食物,她剥开包裹着食物的芭蕉叶,看着卖相不错的烤兔,大呼:“好香啊!”

    洛痕咬了一口烤兔,满足的说道:“好吃。”

    凌奈挑眉:“能吃到我做到我没下毒的菜,算公主你的福气。”

    正在大快朵颐的洛痕,神色一僵:“那痕还真是荣幸。”

    吃完兔肉,洛痕满足的倚着松枝,痴迷的看着天空的星星:“今夜的星光,真是绚烂啊。”

    凌奈赞同的说到:“我也好久没有这样安静的看过星空了。”

    两人安静的看了一会儿星空,凌奈突然说到:“公主,你能靠我近点么?”

    洛痕防备的看着凌奈:“你想干什么?”

    凌奈黑线:“用内力为你疗伤。”

    洛痕眸光一亮:“好的!”

    凌奈忍不住吐槽:“公主还真是非利不往啊。”

    洛痕:“我是那样的人么?”

    “你就是。”

    以内力温养经脉真是太舒适了,这样的舒适让洛痕很快就睡着了。

    凌奈运功结束后,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女子,神色挣扎,推开吧,她着凉了,他所做的一切治疗就白费了;不推开吧,男女授受不亲,最主要的是,温香软玉在怀,他没反应真是对不起他的性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