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相(-)

    凌奈周围弥漫着白茫茫的雾气,强烈的失重使得他无法使上任何力气。凌奈入鬓的剑眉皱起,真是失策,这断崖竟然这么高。

    一条白绫至上而下的缠住凌奈的腰间,凌奈眼中异光闪烁,他立马抓住腰间的白绫,沉重的坠力拉得洛痕五脏具颤,她“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暗红色的鲜血,她自嘲的说道:“我还以为身体里的血早已流尽了。”

    凌奈在白绫的帮助下,身形一缓,他将腰间的月光抽出,运力将其刺入崖壁之间,一阵火光迸出,剑入石三寸。

    凌奈脚踏在剑柄之上,抬头往上望,只见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任何人影,他大声问:“痕公子,你还好么?”

    “我想我并不是很好。”

    从上面传来的声音沙哑虚弱,凌奈觉得有雨滴滴落在自己脸上,伸手一摸,入目却是血红色。凌奈心中一紧,他抬头说到:“你别动,我来找你。”

    凌奈看着光滑的崖壁,足尖在月光剑柄上一点,就顺着手中白绫方向飞身而上。

    不一会,凌奈就在崖壁细缝突出来的松树上找到了半死不活的洛痕,洛痕纤细的手腕之上绕着那条救他的白绫,洛痕合着眼,长而密的睫毛在风中微微颤抖,唇间全是鲜红色的血迹。

    凌奈落在松树上,他伸出去探洛痕鼻间气息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感受到洛痕微弱鼻息的凌奈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只要还是活人,这世间就没有我凌奈治不好的人。”

    凌奈从怀中掏出一羊脂玉瓶,倒出两粒碧绿色的丹药往洛痕唇间送去。却见洛痕牙关紧闭,丹药送不进分毫,凌奈道:“痕公子放心,这药奈没做手脚。”

    此话一出,凌奈发现昏迷的洛痕奇异的将药吞了下去。

    凌奈黑着一张俊脸:“痕公子还真是连晕倒都防着奈啊,既然如此,痕公子何必拼死救奈?”

    凌奈见洛痕没有任何声响,心知他是真的支持不住,早已昏过去了,这般不爱惜自己的人,是凌奈生平仅见。

    凌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将洛痕抱入怀中,温软的身体入怀,凌奈皱眉:“好轻,好小,为什么平日里觉得这个人那么高大呢?果然性格变态的人总是让人忽视外在。”

    发表了一番感慨的凌奈开始配合自己独门手法运内力在洛痕体内游走,催动极品回魂丹药效的发挥。

    凌奈的内在洛痕体内转过两个小周天后,洛痕睁开了双眼。

    此时已经是未时三刻,太阳偏西,崖间的雾气尽散,坐在松树上的两人可以看见崖下的溪水,林间的红叶,远处的良田和连绵不断的山峰。

    洛痕开口,眼中有着喜悦和赞赏:“南国真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国家吧。”

    凌奈收回运功的手,他站立在树干之上,看着坐在树上在夕阳的映衬下,越发眉眼如画,不似凡尘中人的洛痕,问:“你是谁?”

    洛痕痴迷的望着远处的景色,听到凌奈这话,她笑:“神医不是早有猜测?”

    凌奈迎风而立:“痕公子那把墨黑色的匕首,凌奈若是没有认错,那应该是魔皇的成名武器,传说用乌龙神骨淬炼而成,当今兵器谱上排名第一的龙吟。”

    洛痕点头:“神医果然见多识广。”

    凌奈从上而下的看着淡淡笑着的洛痕:“传言中,魔皇暗生邪魅天成,杀人如麻,犹如三途河中走出来的妖魅魍魉,人见之胆寒,鬼见之退怯。痕公子这副模样可不像魔皇的长相,你不是魔皇。”

    洛痕淡淡的笑:“痕并没有说自己是魔皇。”

    “奈只是好奇痕公子的龙吟从何而来罢了。”

    “只是友人相送。”

    凌奈语气刻薄:“南国淮太子真是与众不同,竟然与魔皇是朋友。”

    洛痕并不在意凌奈的嘲讽,清澈的眼中尽是趣味:“神医是怎么猜出痕的身份的?”

    “痕公子使得那白绫应该就是南国陆家的至宝玉女仙绳,据说是由金蚕丝织成,刀剑绞不断,水火不相侵,刚劲时如利箭夺人命,软柔时似仙绳捆群仙。而南国当今的端明皇后就是陆家的嫡女,玉女仙绳在淮太子手中合乎情理。”

    洛痕点头:“神医说得不错,可是陆家的继承人并不是我,而是我表兄陆谨,这玉女仙绳在他手上似乎更合乎情理,神医为何不猜我是陆谨?”

    凌奈轻笑:“淮太子行踪隐晦,世人少有知道太子名讳的人,而公子你虽狡诈如狐,但奈自信公子不会连自己的名字也欺骗奈的。公子是南国皇室,那么公子全名应该是洛痕,奈说得对么?”

    洛痕低垂下眼睑:“凌奈,我并不是故意瞒你。我只是听媚儿说你对我积怨很深。”

    凌奈讽刺的笑:“怎么不继续叫我神医了?奈以为,君心淡漠,太子身份尊贵,早已忘记当初救过的人,也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

    洛痕垂眸,十年前的那个雨夜雷电交加,荒郊野外,她忽见一破庙,就急忙赶过去避雨。

    洛痕刚到庙门,就听寺庙里凄厉的惨叫,她眼神冰冷的看着一群大汉正在凌虐一俊美的少年。

    当时的洛痕只有十岁,纵然天资卓越,也不是那七八个武林高手的对手,本着独善其身的念头,洛痕是不想干预此事的。

    千机道人教诲,凡事量力而行,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幸,贸然出手只会把一个人的不幸变成两个人的不幸。

    少年凄绝的诅咒声在大汉们的淫笑中格外清晰:“欺我辱我者,我定要变成厉鬼像你们复仇,哪怕把我的灵魂卖给恶鬼,哪怕我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洛痕止住离开的脚步,她轻轻对自己说:“千机说得没错,善良会要了我的命。”

    洛痕冲进破庙:“你们住手!”

    凌奈至今还记得那洛痕冲进破庙那一刻,昏暗的灯光下,小小的少年仿佛发着光,那仿佛是他人生中唯一美好的东西,所以当时的凌奈几近疯狂的吼道:“走开!”

    走开,他不想自己狼狈的模样被那样的美好目光所注视,最重要的是,他不想那样的美好同他一起覆灭。

    凌奈看着面前眉眼如画的人心想,果然变态从小就是变态么?十年前的晚上,面前这个人还是十岁的小孩,一把刀要了八个高手的命。

    那时候小小的人浑身是血,晕倒前笑着对他说:“现在他们都死了,你不用把自己的灵魂卖给恶鬼了。”

    本来对世间一切都绝望了一切都厌恶的凌奈再那一刻,抱着晕倒的小洛痕哭得像个真正的十一岁的孩子。

    从回忆中回过神的凌奈愤恨道:“我应该是恨你的,恨你言而无信,你离开千山的时候说过你会很快回来找我的,你这所谓的很快就是十年!我在千山守着你的诺言,我这一守,就是十年!多么可笑啊,我等的人竟然是南国的太子,尊贵的太子殿下,你早已忘记以前随手救的狗了吧。”

    洛痕面色愧疚:“对不起,早知道会让你的执念那么深,我就不该轻易的承诺。痕自己这边,也不像你想得那么轻松简单,痕只是以为将你接到我身边还不如将你托付给神医百老。”

    凌奈眼神冰冷:“往事如烟,多说无益。如今你又救凌奈一命,奈自然会还你一命,你身上的伤,奈会给你医治妥当的。”

    凌奈说完,伸手替洛痕把脉。洛痕不料凌奈话题转移得那么快,待反应过来时,凌奈的指尖已经探到她的脉相,她失措的瞪大眼睛。

    凌奈号完洛痕脉相,反应比洛痕还大,他睁大凤眼,后退一步,差点坠下断崖,凌奈稳住身形后,才吃惊的道:“你竟然是女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