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坠崖

    凌奈和洛痕换了方向在林间急奔,须臾,两人冲出密林。凌奈看着前面的断崖,调侃到:“痕公子果然是一个极其倒霉的人,连逃跑老天都要断了你的后路。”

    洛痕被断崖阻了退路,他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这一停下来,又吐了一口鲜血。

    凌奈见此,心下讶异此人心性坚强,内伤严重到这个地步竟然一声也不吭。

    听到林间传来簌簌的声音,洛痕知道身后的黑衣人已经追来,他苦笑一声,对凌奈说:“痕气运不佳拖累神医真是过意不去,若神医等会能够脱身离去,神医请自行离去,不用管痕的死活。”

    凌奈挑眉:“痕公子不这样说,奈也会这样做的。”

    洛痕:“如此甚好。”

    追杀而至的黑衣人一见断崖前的两人,纷纷将刀剑竖起,将两人半包围。

    洛痕抹去唇间的血迹,他迎风而立的说到:“神医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凌奈凤眼满是趣味:“赌什么?”

    “从最开始到现在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了,就赌痕能否在剩下的半个时辰里活命,如何?”

    “有意思,赌注是什么?”

    洛痕微笑:“痕觉得自己的命一向很硬,我若活下来,神医无条件为痕医治这一身伤,怎么样?”

    凌奈气笑:“你个狐狸,你能否活下来与奈何干?奈为何要无条件帮你医治?不过,奈赌痕公子闯不过这次杀劫。”

    洛痕双袖中抖落出两条白绫:“神医也太小看痕了。”

    “哦,是么?”凌奈抽出腰间的月光剑,“奈是医生,痕公子那身体残破到怎样的地步,奈可比公子你自己还要清楚。”

    带头黑衣人见那两个神仙一样的公子在这样的追杀下还如自在的聊天,只觉自己被羞辱了,他手一挥,一个杀气禀然的“杀”字出口,身后的黑衣死士蜂拥而上。

    洛痕眼中弥漫着杀意,白绫缠住一个黑衣人,手中那把神出鬼没的墨黑匕首出现在掌中,“刷”的一声,鲜血飞溅,那被白绫缠住的黑衣人,在落痕身形划过的瞬间,人头落地。

    这般果决的杀伐,让在场的人神色禀然,凌奈嘴角微抽,这个人该不会也用金针封穴了吧。

    洛痕在他们呆愣的一瞬间,抓住时间,如死神收割生命一般,挥手间,又取三人的项上人头。

    先前被洛痕重伤的带头黑衣人,在银针刺穴的作用下,不仅行动自如连功力都也是大增,他挡在洛痕面前,声音沙哑:“我自认天下暗杀者,除了魔皇外,没有人能与我比肩,今日没想到竟然被太子你逼得不得不采用银针刺穴这一招,太子果然深藏不露。”

    洛痕用小匕首挡开那黑衣人一剑,眉眼尽退平日的温和,冷厉的道:“既然知道我真实身份还向我出手,看来地藏已经背叛了皇室了。”

    “背叛皇室?”那黑衣人嘶哑的声音透过蒙面的面巾传出来,“地藏不是背叛了皇室,只是背叛了太子而已。”

    剩余的暗杀者见自己的老大已经对上洛痕,便放弃围攻洛痕,转向凌奈,不再轻敌的凌奈全然不惧,如皎洁的明月光拂过大地,在一群黑影中来回穿梭,身过处,皆倒下一片黑影。

    凌奈还未喘口气,那些本应该死了的的黑衣人又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就像从地狱爬出来的尸体,脚步蹒跚的像凌奈袭来。

    凌奈头皮有些发麻,手中的月光却是舞个不停,如风扫落叶,血肉横飞,自感受到脸上飞溅的血珠,凌奈的眉头就未舒展开来,真是令人恶心的打斗方式。

    洛痕这边与地藏的带头人剑与匕首再次拼撞,只不过这次黑衣人的剑没有断,人没有飞,反倒是洛痕后退三步吐出一口鲜血。

    那人深知趁人病要人命的道理,剑直指洛痕印堂穴,洛痕快速侧身避过那一剑,剑芒划过她白皙的脸颊,留下一条深深的血痕。

    与此同时,洛痕那把悄无声息的匕首在白绫的掩护下刺入黑衣人的肚腹,那人急忙往后退去,避免洛痕的匕首往上拉进他的心脏。

    那人握住剑,一双眼睛盯着洛痕:“我真难以相信,阁下是南国养尊处优的太子殿下。”

    洛痕双手握住白绫,她手上的肌肉已经不自觉的在颤抖了,听到那人的话,洛痕一哂:“地藏的训练看来出问题了,杀人还那么多废话。”

    那黑衣人冷笑一声,剑招狠厉,招招刺向洛痕的要害之处,洛痕双手舞着白绫与剑纠缠,但由于内力不继,出招后劲不足,再加上那人时时刻刻防着他的小匕首,洛痕深知自己几乎毫无胜算,只有拖时间。

    黑衣人的剑再次划破自己的血肉时,踉跄着步伐躲开的洛痕竟然还有心情想,这人若有凌奈往剑上抹药的习惯,自己怕是不知死了几百回了。

    另一边凌奈正与血肉模糊的黑衣人纠缠,只见凌奈凤眼中满是戾气,好烦真的是好烦,这哪是杀几十个人,这简直是再杀几百个人!

    一剑削落一个黑衣人的人头,见那具尸体不再爬起来,凌奈灵光一闪,难不成解决这些人的方法是砍头?

    凌奈想起刚才洛痕一匕首扫落的人头,脸色黑得难看,那狐狸肯定知道怎样解决这群杀不死的人却不告诉他,果然是报复他的毒舌么。师妹说得果然不错,那个看起来温和有礼,什么事都不在意的人其实是个超级小心眼的人!

    天色已经大白,巳时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凌奈看着上一刻还勇猛无敌的死尸大军立马倒在地上再无动静,他悄悄的舒了一口气。

    凌奈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看着满地的尸首,闻着空气的血腥味,有些轻微作呕。

    浑身是伤的洛痕单膝跪倒在地上,用墨黑的小匕首支撑着身体。

    凌奈问:“你还活着么?”

    洛痕的声音虚弱且喑哑:“家父未得救,痕怎敢丧命。”

    凌奈唏嘘:“是条汉子!”

    “呵。”洛痕勉强的站起身来,“神医这样的夸奖可真让痕高兴不起来。”

    “小心!”凌奈惊呼,洛痕直觉一股巨力向自己撞来,整个人像被箭射中的大雁一般往断崖坠落。

    凌奈见先前与洛痕缠斗的黑衣人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爬起来将洛痕撞入断崖,月光出鞘,欲削下那人项上人头,哪料那人不仅不躲凌奈的剑,反而鼓足了劲朝凌奈冲射而来。

    凌奈大叫一声:“不好!”可惜为时已晚,那人视死如归的劲头与濒死爆发的力量将凌奈生生撞下断崖。

    在空中不断下坠的凌奈无语的想:“这样的死法可真冤啦,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呢还是在玩我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