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救

    带头的黑衣人并不理会凌奈,剑直指洛痕的藏身之处,剑法凌厉,洛痕挥着墨黑匕首就跟那人杠上。

    凌奈打架一向图轻便,所以,一边与黑衣人交手,一边放暗药,却见他好看的眉头皱得死紧,那些自己一手调配的独门毒药竟然不能动摇那些黑衣人分毫,这些人难道个个百毒不侵?

    以洛痕的武学修为,就算内伤外伤未愈,对付一个带头黑衣人还算得心应手,他与那黑衣人近身搏斗,墨黑的匕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手中,贴上那黑衣人的脖子,正欲一刀取了那人性命。

    一瞬间泄露的杀气被黑衣人察觉,那人本能的往后一退,躲过洛痕致命的一刀,眼中尽是难以置信,这个人竟然比他们这些真正的暗杀者还要懂的暗杀。

    洛痕见那人躲过,修长的眉一挑,这次真是棘手啊,她分开心神向凌奈瞧去。凌奈周围的黑衣人越围越多,即使是大象也耐不住蚂蚁多,何况咬他的还不是蚂蚁,是蚂蝗。

    面对黑衣人的围攻,凌奈渐渐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呵,这次他还真是给自己招揽了好大一个麻烦!

    洛痕见凌奈困境,右手袖中飞出一道白绫缠在凌奈腰间,将凌奈从包围圈里拉了出来,那带头的黑衣人见有机可趁,腾空而起,利剑极速刺向洛痕的心脏。

    杀气凌然,洛痕神情一禀,左手反握墨黑匕首用十层内力对上黑衣人那一剑。“哐当”那黑衣人的剑被洛痕的小匕首生生折断,人也被洛痕内力所震飞,后背撞在大树上,“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而被洛痕白凌带出黑衣人包围圈的凌奈,不死心的向那些人洒出一包至毒的化魂散,中了化魂散的黑衣人却一点事都没有的,继续朝凌奈追来。凌奈整个人都震惊了,化魂散都没有用?这不科学啊!要知道这药对百毒不侵的百媚都有作用的啊!

    洛痕用白绫将凌奈拉到身边,道:“快跑。”

    洛痕和凌奈两人武功在江湖上算是顶尖的,若两人铁了心要跑,那些黑衣人要追,只怕是望尘莫及。

    逃跑中的洛痕见凌奈黑着一张脸不说话,也不想说些什么。

    两人一出密林,没等到接应的人却等来一群杀手,便重返回密林,不过是想借密林的地势隐去身形,引那群杀手追来,凌奈再用药将那些人药倒。

    洛痕是想药倒那群人审问出谁派他们来的,而凌奈却是想杀了那群人,永绝后患。哪料那群黑衣人竟然如此难以对付,两人自持武学修为高深,也只能落荒而逃。

    见把黑衣人已经甩远,凌奈和洛痕落定在一颗参天大树上。凌奈愤慨的将手中的月光收回腰间:“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百毒不侵的人!”

    洛痕倚着粗大的树干,神色怠倦,他有些虚弱的说:“痕想,他们不是百毒不侵,而是在闻到药香那一刻倒地用银针快速封住自己的阳白、印堂、后顶、天柱、听宫、天突,巨阙、膻中、日月这九个穴道进入无敌的假死状态,神医的药只对活人有用,对那些已经算是死人的人来说,是没有用的。”

    凌奈嗤之以鼻:“怎么可能,那些穴道只要被刺中,就已经是死人了,怎么可能还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动。”

    洛痕头靠着大树,虚弱的回到:“南国皇室有种秘药,将其涂在银针上,刺入这九个穴位中,可以保证人在这样的无敌状态活动两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后,必死无疑。”

    凌奈目光幽深:“这些是皇家的死士?”

    洛痕闭目养神:“我想是的。”

    凌奈凤眼直视洛痕:“虽然奈很不想好奇,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奈也不得不问,公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仅不能在北国抛头露面,在南国还被皇室追杀。”

    洛痕唇色苍白,他笑:“听神医这样一说,痕只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倒霉的人。”

    凌奈大笑:“公子真是让奈好生佩服,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说笑。”

    “这大概是由于痕此刻身边站着的是神医的缘故吧。”洛痕直起身子,“我们还是快离开吧,那些黑衣人差不多该追来了,现在还不过一个时辰,他们怕是要和我们不死不休了。”

    “奈正有此意。”

    “咳咳咳。”洛痕吐出几口鲜血,走在前面的凌奈回头,看着面色惨白的洛痕,冷淡的说到:“看来公子受伤不轻啊。”

    刚才硬接那黑衣人一剑,触动了还未痊愈的内伤,加上不久前中了凌奈的化血散,洛痕此刻的身体状态只能说,真是糟糕透了。洛痕内心小人有些不高兴的想,怎么离开了君临风以后,她就那么倒霉呢?

    洛痕用黑色的袖口抹去唇间的血迹,淡淡的笑了笑:“痕不碍事。”

    凌奈眸色幽深:“公子这个样子,似乎并没有服用奈给你的回转丹啊。”

    “神医的药,一枚千金,痕自然要好好珍惜。”

    凌奈看着洛痕的笑容皱眉:“不想笑就不要笑,虚伪的笑容真是让人不舒服。公子防着奈直说,说那些虚伪的话不伤心肝么?”

    洛痕敛了笑容,眉眼间仍旧是温和,她道:“痕自知多有得罪神医之处,神医一向爱恨分明,所以神医给的药,痕抱着感激的心万分小心。”

    “呵。”凌奈轻笑,“你这人说话可真有意思,抱着感激的心万分小心。你说得没错,奈给公子的药的确有回血的奇效,但是奈做了小小的手脚。公子服药,身体的确会立即好转,但每月十五,月圆之时,全身都会奇痒无比,并且无药可治。”

    “神医真是坦率。”

    “呵,你这人说话可真比唱的好听。”凌奈面带讥讽,“我问你,公子这般虚虚假假的活着,不累么?也不知道师妹看上你哪点,竟然跟我说你很好。”

    洛痕点头:“像神医和媚儿这样随心所欲的活着,痕很羡慕。”

    凌奈转过头来,看着洛痕,问:“不是我凌奈夸口,这世上,医术我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公子你此刻身受重伤,你为何不开口让我救你?”

    洛痕回到:“痕可没能力再答应神医三个条件。”

    凌奈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公子若肯求奈医治,奈可以考虑为公子疗伤。”

    洛痕从善如流的开口:“痕求神医医治。”

    凌奈邪气的笑容挂不住了:“公子你作为好男儿也太没骨气了!”

    凌奈和洛痕两人顿了身形,凌奈面色难看:“怎么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快走!”

    洛痕用袖子按住嘴唇,提步追上凌奈,运步如风的凌奈偏过头看着身旁面色苍白的洛痕:“公子千万别指望奈会救你。”

    洛痕苦笑:“神医顾好自己就好,痕不会轻易死去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