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追杀

    白日里的春香楼没有晚上喧闹,洛痕坐在春香楼附带的小别院里喝着茶。凌奈慢步走来,闻着茶香,他一挑凤眼,笑道:“香山的云雾茶,公子倒是好雅兴。”

    洛痕翻起倒盖的茶杯,手提着茶壶为凌奈斟好茶:“神医不如陪痕一道来品茶。”

    凌奈在洛痕身边坐下,拿起洛痕为他倒好的茶,轻抿一口,叹道:“果然好茶。”

    凌奈从袖中拿出一个白玉瓶子,说:“公子面色雪白,明显的气血不足之相,这瓶回转丹有补血益气之效,算奈为公子赔罪。”

    洛痕将玉瓶收好,她清浅的一笑:“神医好意,痕心领了。”

    凌奈端起茶杯,神情肆意的品着茶:“公子,令尊此刻在何处?奈完成了公子的托付,好带着师妹回迎风谷。”

    “神医不必心急,家尊此刻在南国,离此地千里之遥,痕要劳烦神医和痕一起奔波了。”

    凌奈吃惊的挑眉:“南国?公子不会不知道此刻南国和北国关系紧张吧。”

    洛痕轻轻一叹:“所以神医和痕只能不惊动北国战士,连夜出城了啊。”

    凌奈吹开飘在琥珀色茶水上的茶叶,饮一口茶水,便把茶盏放在石桌上:“看来公子是个不能光明正大出现在北国的人。”

    洛痕轻轻一笑:“神医真是敏锐啊。”

    “奈是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洛痕看着手中的茶水,微笑:“我想是的。”

    “我反悔还来的及么?”

    洛痕放下茶盏,若有所思的答:“应该来不及了。”

    “哈哈哈。”凌奈大笑。“这么好玩刺激得事,奈已经许久没遇到了。”

    洛痕眼中有清浅的笑意:“看来神医也是一个非常耐不住寂寞的人。”

    凌奈摇头:“非也,奈只是不喜欢无聊的人生。”

    洛痕站起身,温和的说到:“容痕先下去休息,晚上要干的可是体力活啊。”

    凌奈点头:“公子的身体,是该好好休养。若是晚上公子失手被擒,奈是不会出手相救的。”

    洛痕对凌奈的冷漠不以为意,她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痕不敢劳烦神医大驾。”

    凌奈将冷却的茶水倒掉,重新沏上一杯,他凤眼幽深,指腹在光滑的茶盏上滑动:“南国啊,那我是不是已经找到你了呢?”

    夜色已深,天空无月,伊城唯有主道上大户人家门户外的灯笼发出昏暗的光芒,屋脊上,两道黑影急行,洛痕和凌奈悄无声息的跃上城楼。

    浓重的黑色掩饰住了洛痕和凌奈的身影,城楼上来往的士兵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

    洛痕暗自松了一口气,如黑猫行走,落地无声。她来到城楼角落,正欲先翻身而下,一个士兵提着灯笼靠近她所处的位置,洛痕果断的拉着身后的凌奈一起跳了下去。

    凌奈不料洛痕动作如此迅速,心下吃了一惊,脚无意间向城楼借力时弄出了声响。那士兵听到动静大喝一声:“谁在那里。”

    洛痕冷静的拉着凌奈躲在城门外隐秘的角落,赶到的士兵提着明亮的灯笼往城楼下张望。一个士兵问道:“老二,你是不是看错了,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最先听到动静的士兵严肃的回到:“不可能,我肯定我听到声响了,我们还是打开城门出去检查一下吧,这个时候出城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要是真在这个时候放走什么人,就等着风将军的魔鬼制裁吧。”

    听到这话的士兵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齐齐打了个冷颤,“呵呵,我们还是下去看看吧。”

    洛痕皱眉,蹲下身建起一块碎石扔了出去,动静引起士兵的警觉:“谁在那里!”

    洛痕拉低声线学了几声野猫叫:“喵呜喵”

    洛痕的叫声与真正的小野猫叫声毫无二致,最先说话的士兵说道:“老二,就一直小母猫你都这样大惊小怪的,吓死老子了。”

    那个被叫老二的士兵皱着眉头:“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那士兵说到:“唉,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都聚在这里别中了敌人声东击西的对策,别的地方守卫也太薄弱了。”

    “大哥说得有理,我们还是好好站岗吧。”听到那老二的话,聚集的士兵又开始井然有序的开始执勤。

    唯有那个老二还不放心的提着灯笼往城楼下查看,城楼下除了风吹草动的声音,确实没有其他异动,他才疑惑的走开:“真的只是只小野猫啊。”

    洛痕他们躲了一会,见灯光确确实实的消失了,就开始悄悄的进入不远处的密林,往南国边境靠近。

    凌奈拉下黑色的面巾,一双眸子在黑夜里也光芒璀璨得紧:“北国士兵果然纪律严明,当今世上若真有一王称霸,我想非北王莫属。”

    洛痕也扯下面巾,听到凌奈的话,他微微一笑:“神医倒是很推崇北王。”

    凌奈点头:“北王是个很不错的皇帝,对外强兵,对内安民。”

    洛痕眸光暗沉:“那只是对北国的民众而已,你怎么能保证他对被他征服的其他国家的子民也一视同仁呢?”

    凌奈看着洛痕:“仁德之君必有天佑,若北王不是仁德的皇帝,自然会有人起来推翻他的,不过若是北王能结束这天下分割的局面,一统天下也未尝不好。唯有都变成北王的臣民,这国与国之间的歧视和干戈才会彻底平息。”

    洛痕眼神明亮:“干戈和纷乱根本不会平息,只要有人在就不会平息!为什么非得发动战争不可呢,国与国之间互不干扰,就这样和平共处不好么?”

    凌奈笑出声:“公子技艺超群,不说武学造诣就连猫叫也可以学的唯妙唯俏;公子智慧超然,让奈几次上当都无话可说,奈竟然没想到如此卓越不凡的人竟然会说出那么天真可笑的话。一个帝王若是没有成就一番功业的野心,怎么配称之为帝王?人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弱小而去斥责别人的强大呢?公子对北王似乎颇有微词。”

    走在前面的洛痕身形一怔,良久才说道:“痕对北王没有任何微词,相反,痕也认为北王是一个相当优秀的皇帝。只不过战争一旦发动,苦的只会是百姓,痕是南国人,痕有保护南国百姓的义务。”

    “公子真是说笑。”凌奈不齿道,“趁北王病危,联合夏国向北国宣战的可是南国。”

    洛痕转过头,双眼如炬的看着凌奈:“所以痕才必须马上赶回南国。”

    天已经开始蒙蒙发亮,洛痕和凌奈终于穿过密林。看着密林外宽阔的官道上空无一人,早就不爽一夜奔波的凌奈不高兴的找刺道: “公子说的接应的人马呢?”

    洛痕的眸色深暗:“看来不会出现了。”

    凌奈嘲笑:“看来不仅不会出现,还来了不该来的人。”

    自他们出密林那一刻起,空气中就浮动着诡异的杀气,洛痕那把墨黑色的匕首再一次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手上。

    凌奈好奇:“公子这一手藏剑的功夫是跟谁学的?这般厉害,若公子去当杀手,绝对是个出色的暗杀者。”

    脑海中闪过一张魔魅的面孔,洛痕轻轻一笑:“跟一个来自地狱的人学习的。”

    凌奈神色懒散:“公子认识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呢。”

    “痕认为神医为人还不错。”

    “公子就算夸奈,奈也不会出手相救的。”

    “想必神医已经有了脱身的办法了吧。”

    凌奈自傲的一笑:“这天下就没有奈脱不了的困境。”

    洛痕不置可否:“是么?”

    “奈先走一步了。”说完,凌奈竟然原路返回,洛痕看着凌奈的背影,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洛痕也跟了上去。

    隐藏在暗处的人见那两个好看的公子一露面就往回走,一时拿不定主意,一黑衣人手语问远处的人:“怎么办?”

    另外一个人手势回复到:“快追!”

    三四十个黑衣人瞬间往洛痕他们离开的地方追去,黑衣人在密林中快速奔跑,为首的黑衣人一摆手,跟在身后的黑衣人停了下来:“老大,怎么了?”

    “有诈!”为首的黑衣话一说完,空气中传来一股异香,“闭住呼吸!”

    这话却是晚了,不少人吸入香气,顿觉四肢发软,头晕眼花,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

    看在地上倒了一片的黑衣人,凌奈不屑的说到:“南国派来的杀手真是太弱了。”

    “神医,小心!”洛痕大叫一声,只见地上晕倒的黑衣人瞬间暴起,往凌奈袭来,凌奈抽出腰间的月光,略有些吃惊:“中了我独门秘药半步倒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