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狡诈

    赤木此刻心里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看着那个张牙舞爪得跟小蚂蚱似的百媚温顺的窝在那个不男不女的男人怀里,他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就闷闷的,刚不久,蚂蚱还在自己怀里的,想到这,赤木感到非常委屈!他很想杀人,帮他抱着蚂蚱的人是个很不错的虐杀对象!

    赤木那露骨的杀意,洛痕想忽视都难,她放下怀中的百媚不过她并未看向赤木而是看转过头向站在她身后临风而立的凌奈,语气温和:“明年春,距上次雪女峰雪蝉蜕皮刚好百年。又过百年,雪蝉蛹的奇效会更上一层,明年,我会还阁下一个更有药用奇效的雪蝉蛹。”

    凌奈凤眼微挑,嘲讽道:“阁下既然能上雪女峰,自然可以明年再去猎药,为何卑鄙的指使我的师妹为你偷药呢?”

    落痕语气真挚的回答道:“药有急用。”

    凌奈微微一笑,神情不屑:“我凭什么相信一个真面目都不敢露的人。”

    落痕倒是坦然:“事出有因,请见谅。”

    百媚讨好的看着凌奈:“师兄,你总该相信我呀~”

    凌奈皱眉:“你在妄想你还有信用值?”

    百媚吐了吐舌头,乖乖的躲在落痕的身后。

    “噌!”百媚依赖洛痕的模样让赤木心头火起,赤木一剑出鞘,直袭上落痕后背。

    落痕向上劈开双腿,白绫从袖中飞出绕住剑身,赤木运功绕转剑身,欲用内力绞断白绫,落痕推开百媚,双手握住白绫运功一扯,赤木也不管剑身上绞不断的白绫,顺势直刺落痕心口,落痕再次向空中跃起,凌厉的转身,重重踏在赤木背后!

    凌奈并不关心心赤木与洛痕的战斗,他运轻功来到百媚身边,想要直接抓走百媚。百媚反手一击,凌奈直接动手点住她的穴道,不能动弹的百媚放声嚎叫:“救命啊,救命啊!禽兽拐人啦!”

    凌奈太阳穴微微跳动,正欲动手点她哑穴,一条白绫袭上面门。

    好快!凌奈不得不放开百媚,他诧异的看着左右手分持两条白绫,同时与赤木和他打斗的假面公子,暗叹此人功力之深,技艺高超。

    可是那人也未免太小瞧他了,凌奈从腰带抽出自己的软剑月光,也加入战局,他算是明白了,假面公子不死,他休想带回那个惹祸精百媚了。

    凌奈的加入,让本来轻松应战的落痕倍感压力,落痕如一只白雁在赤木与凌奈的剑光之间上下翻飞。

    赤木看着落痕华丽却又迅猛的招式,又不小心瞟到一旁百媚花痴一般的星星眼,心情越发的黑暗,手中的剑招凶猛异常,逼得落痕连连后退。在落痕背后的凌奈趁机运剑极速刺向落痕的心脏,百媚见状惊恐大叫:“小心背后!”

    感受到杀意的落痕,脚尖轻点,凌空而上,躲过赤木和凌奈的致命夹击,却在身体落下那一刻躲闪不及,左臂受赤木一剑,右臂受凌奈一剑,鲜血染红了白衫,如雪白宣纸上晕开的艳丽花朵。

    百媚心疼得眼睛都红了,她大声说到:“师兄,雪蝉蛹我还给你,别打了!”

    凌奈淡淡的反问:“当真?”

    百媚拼命点头:“真的,比黄金还真,你放过痕公子吧!”

    凌奈收了手,把月光当腰带一般缠在腰间。百媚见赤木仍然不死不休的跟落痕纠缠,怒骂道:“穿红衣那个混蛋快给我住手!”

    赤木听到百媚的吼声,生生的停了剑势,他有些不高兴的对百媚说到:”我不叫穿红衣服的混蛋,我叫赤木。“

    落痕见此,唇角微勾,侧身狠狠将赤木踢向凌奈,素手一扬,手中的白绫飞出缠在百媚的腰间,将人带走。

    这一切落痕只在瞬息之间完成,待凌奈与赤木反应过来,百媚与落痕已不见了身影。

    凌奈推开刚才接住的赤木,好看的眉微微的皱起,光防着百媚耍诈了,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也狡诈得狠。

    赤木注视无边的夜色,他在空气中嗅了嗅,转过头看向脸色非常不好看的凌奈,问道:“我们追么?”

    凌奈淡淡的问:“你会追踪?”

    赤木神色迷茫的看着凌奈:“追踪?我不会,我只是闻得到那姑娘的味道。”

    凌奈黑线:“你是属狗的么?”

    赤木摇头:“我不知道我是哪一年出生的。”

    凌奈头隐隐作疼:“少年,你不要那么认真好么?”

    对上赤木不解而又无辜的眼神,凌奈好心的提议到:“要不我帮你看一下病,放心,不要你钱。”

    赤木摇头,他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认真的说到:“谢神医好意,我没病。”

    凌奈背手立于屋脊之上,一身白衣也不掩其妖孽气质,他看着另外一位杀神,淡淡的劝导:“不要放弃治疗。”

    赤木有些不耐烦的说:“到底追还是不追?”

    凌奈将月光束在腰间:“当然是追啊。”

    赤木不悦的指责凌奈:“一句话的事情,你废话好多。”

    凌奈心塞,他极力的劝导自己不要和小孩计较,不要和智障计较,会降了自己的身份的!

    洛痕拉着百媚奔走在屋舍之间,百媚大呼道:“公子,别再运内力了,会死的!”

    奔跑中的洛痕一时力不从心,脚一软,向屋脊下跌去,百媚眼疾手快的捞住洛痕,出手如电的在落痕身上几个大穴一点,将她体内真气流转速度封到最慢。

    “公子,你没事吧。”百媚眼中隐有泪水打转,“都怪我不小心,明知道师兄是只不好惹的妖孽,还掉以轻心的被他追到!都怪我烂好心,不小心救了一只神兽,害公子受伤,呜呜呜,公子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一白衣一红裳踏着夜色而来,凌奈看着痛哭流涕的百媚,语气不善:“原来在师妹眼里为兄我是只妖孽啊?”

    赤木好看的眉头微皱,他问:“你说的那只神兽该不会是我吧?”

    百媚一脸愤恨的看着追来的两人,张牙舞爪的模样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咪,她一手指着凌奈,骂:“你个变态!”

    另一只手指着赤木,怒:“你个混蛋,老娘真是被蛇吓疯了才救了你,不求你报恩,你也别恩将仇报啊!”

    赤木不解:“我的剑又没砍在你身上?我怎么算恩将仇报?”

    盛气凌人的百媚顿觉心塞,她瞪了赤木一眼:“禁止你说话。”

    赤木紧抿薄唇,神色有着淡淡的委屈。

    凌奈心中被赤木弄的郁气一时全部消散,这世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躺在百媚怀中的洛痕浑身冷汗涔涔,红唇泛白,即使不见他整张脸的模样,也可以推出面具下的脸色一定惨白如纸,他左臂那一剑伤早已结痂,右臂那道剑伤,伤口不见结痂,血反而越流越多。

    百媚将洛痕右臂抬高,这样可以缓解血流失的速度,她神色焦灼的向凌奈祈求到:“师兄,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要做的这一切都和公子无关,是我自己要来偷药的!我求求你把化血散的解药给我吧,血再流下去,公子会死的!“

    被百媚禁言的赤木,疑惑的看向一脸淡然的凌奈,他问:“化血散?”

    凌奈嘴角微勾,邪气非常:“我喜欢在我的剑上涂点东西,化血散没什么大用处,只是涂抹到伤口上会令人伤口无法愈合,直到血流尽而死。刚才那人逃走的时候催发内力过快,促进血液循环加快,失血过多,所以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即使是天然呆如赤木,此时看见凌奈的笑容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个人好危险啊。

    被凌奈有意忽视的百媚,心下一横,袖中滑出一把雕花匕首,匕首泛起银色的金属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凌奈淡漠的瞳孔微缩,那把匕首是他在百媚及笄之日送给她的生辰礼物。

    百媚将匕首横在自己白皙的脖子之前,她哭泣道:“师兄,你答应过我爹要好好照顾我的,你今日若不救痕公子,我就死在你面前!”

    赤木的脸色瞬间变得很不好看,他不太了解自己胸口为什么变得涨涨的酸酸的,是中毒了么?难道是凌奈对他下毒了,可是为什么这毒只对那个守着别人哭泣的人有反应呢?

    凌奈面色彻底阴寒一片,他质问百媚:“你竟然为一个外人如此逼我?”

    百媚将匕首往前送了一点,锋利的刀尖刺破了她雪白的肌肤,泪痕遍布的脸满是坚决:“师兄,你是救还是不救?”

    凌奈眸光越发幽深:“那个人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重要到不顾自己生死?”

    百媚点头:“公子很好。”

    赤木突然爆发的杀意让凌奈侧目,这个人,该不会对师妹动真情了吧。呵,这下真是好玩了!凌奈从袖中拿出一个白玉瓶子,他淡淡的说到:“这是解药。”

    百媚眼中爆发出光彩,她抹去眼角的泪水,哽咽道:“谢师兄!”

    “别忙着道谢。”凌奈话锋一转,“近几年来,你不问自取了我那么多灵药,师妹是不是该做点补偿呢?”

    百媚心中小人暗自咬牙,就知道那只狐狸不会那么简单就范的,我都以死相逼了,他还在我身上榨油水,还有没有点人性啊!

    “怎么?”凌奈语调上扬,“不愿意?那算了。”

    眼见凌奈要将白玉瓶收回袖中,百媚连忙应声:“我愿意!”

    “很好。”凌奈点头,他将白玉瓶扔向百媚,“你将药粉敷在他伤口之上就可以了,敷好后,你随我回迎风谷。”

    接过白玉瓶,百媚忙不迭失的撕开洛痕右臂的衣裳,将黄色粉末敷在伤口上,那还在淌血的伤口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百媚破啼为笑:“师兄的药,真是神效啊!”

    凌奈不自觉的将头抬高,内心里的小人尾巴高高翘起,废话,也不看看我是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