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高高的摘星楼上,暗生躺在贵妃软榻上,夜风轻轻柔柔的吹过,黑绸缎一样的发垂落胸前。他惬意的眯起暗红色的眼眸。

    噌,破风的箭迎着暗生面门刺来。

    暗生轻松躲开箭矢,翻身跃上摘星楼顶,垂眸望向傲然立在屋脊上的倩影,暗生勾唇:“今夜月色如水,娘娘不陪北王赏月,来与本阁主私会?”

    滄烟望了一眼明月,微微一笑,月下看来,更是倾城颜色:“阁主是嫌弃本宫不成?”

    暗生神色淡淡:“娘娘虽是绝色,却不是本阁主心中的佳人。”

    “呵。”滄烟耻嗤笑一声,“我从不知嗜血如狂,杀人如麻的魔皇也会有意中人。”

    风撩起暗生未束的墨发,本来就气质诡谲的暗生在夜色下看起来越发的魔魅:“这世上娘娘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比如,娘娘带来偷袭暗阁的人全部都去阎王殿里报到了。”

    暗生的话音刚落,空气中就荡出一股子血腥味,十二道黑影出现在屋脊上,手中赫然是滄烟带来突袭的将领的人头。

    滄烟心中一紧,她不由自主的握紧手中的弓,要想从武功深不可测的魔皇手中逃走,本就几率渺茫,若再加上十二绝杀天罡阵,她今天怕是连全尸都无法留下了。

    “娘娘别紧张。”

    暗生暗红色的眼看着滄烟,来自死亡的恐惧让滄烟后背沁出冷汗,“吾无意取娘娘的性命,只希望娘娘代为传话,吾无意与北王为敌,也不愿再为北王效命。”

    “暗生。”滄烟握紧手中的弓箭,“你会后悔的。”

    暗生毫不在意的反问:“是吗?”

    会的,会后悔的,你会后悔放过我的。滄烟垂眸掩去愤恨,运轻功离开。

    “阁主。”

    十二天罡齐齐跪下。

    “退下吧。”

    明月姣姣,月色干净得很像那人的眸光,暗生眯着眼睛,他的手摸着自己的心口,那突然涌上心头的那股惆怅,难道就是所谓的思念?

    北国伊城,由于临近南国边界,对外贸易十分兴盛,是北国三大经济繁荣的城市之一。

    喧闹的街道人来人往。

    一位牵着白马,面带巾纱的姑娘来到伊城的城门口,风晃动着姑娘雪白脚踝上的银铃铛,清脆作响。

    “站住!”站在最前面的城门两位守卫交叉双戟拦住姑娘的去路。

    姑娘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年轻的守卫:“大哥,不允许进城?”

    守卫不为美眸所动,公事公办的严肃口气:“摘下面纱,例行检查。”

    姑娘娇笑一声:“想要看人家长相就直说呗,装什么正经?”

    年轻的守卫目光严肃的看着姑娘,没有脸红没有恼怒。

    “啧啧。”百媚在心中暗自称叹,守卫伊城的将军是谁来着?好像是北王手下的四大名将之一风将军风越,他**将士的手段果然不容小觑。

    百媚白玉般的手捞开一半面纱,露出红艳的唇,眸光流转,妙音轻吐:“大哥,我能过去么?”

    守卫清亮的目光变得呆滞,应到:“可以,放行。”

    “呵呵。”百媚娇笑的从守卫身边走过,风中传来清脆的铃铛声以及一句轻轻柔柔的:“都忘了吧。”

    傍晚时分,从练武场出来的风越例行到城门查岗,刚到城门不远,就见到城门口那一抹刺眼的红色,心中顿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快步走了过去,就看到记忆中危险的人物充满杀气的俊脸。

    “不说,杀。”红衣公子说完,噌的一声,剑出鞘。

    “赤木!”风越大惊,连忙喝住红衣公子。

    赤木转过头,见一青衣白衫的儒雅青年急忙走来,神色由愤怒转为迷茫:“你是谁?”

    风越脸皮颤了下:“你还记得绿柳营中的风大哥么?啊呸,你以为老子会这么说么?”

    风越冲了上去,出拳踢腿,赤木毫不费劲的闪躲让风越怒气更盛:“混蛋,老子是路人甲乙丁么?一起行军3年,这让你记不住我,老子认了。但是老子被你揍了整整一年哇!朝夕相处,日夜相对……”

    “风子?”赤木好不容易从记忆中找出一张鼻青脸肿的脸与面前的人对上。

    风越差点喷出一口心头血,你才是疯子,你全家都是疯子!但见赤木已经认出他,他也不在称呼上多做计较,看着自家手下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他沉声怒道:“看什么看?想去训练场领罚么?”

    城门守卫护队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齐齐颤了一下。

    风越见此,深深的鄙夷了下自己的手下,训练场那点难度就吓成这样,真是没出息!想当初他在赤木手下讨生活的时候,哎,风越掩面,往事不堪回首!

    赤木收回剑,有熟人好办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他看着风越直接道:“风子,我找人。”

    风越立刻会意:“我可以帮忙,你说一说你要找的人的外貌特征。”

    “嗯。”赤木努力的想了想,答道:“大眼睛,鹅黄色的衣服,很漂亮,姑娘。”

    风越皱眉:“你能画出来么?”

    赤木垂头看了看手中的渐染。

    “咳咳。”风越识相的转移话题:“还有别的特征么?”

    赤木再次努力回忆百媚的特征,说到:“脚上系有银铃铛,叮叮当当的很好听。嗯,她很香。”

    风越的神色变得奇怪起来,赤木这小子难道到了思春期?随及他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

    见风越直摆头,赤木不悦:“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还找不到?”

    停止胡思乱想的风越吐血,我的大爷哎,你确定你说得很清楚哇,怎么我对你说的人外貌一点概念都没有啊!风越详装咳嗽两声:“那个,原谅我智商太低跟不上大爷你的节奏。我要不给你找个画师……”

    “不用”赤木拒绝道,转向守卫队,“我刚才说的姑娘,你们没有印象?”

    守卫队整齐划一的摇头动作。

    赤木怒:“不可能,她今天来过这,你们见过的话应该不会没有印象。”

    风越问:“你怎么知道你要找的人来过这儿?”

    赤木回答道:“味道,空气里有她留下的味道。”

    风越汗:“你是属狗的吧?”

    “嗯?”赤木看着沈越,他刚才是不是被风子骂了?

    风越话一出口就瞬间惊出一身冷汗,看赤木并没有生气,他暗自送了一口气,幸好这位大爷处事懵懂,不然刚才那句话让他生起气来,他可打不过这位大爷。

    “没什么。”风越僵硬的笑着,“如果你肯定你要找的人来过这,那么她应该进城了。天色已晚,赤木你不如到我府中先歇下,我派人帮你找。”

    “麻烦。”赤木丢下这两个字,就不见了踪影。留着风越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