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得救

    君亦如咬牙,高喊:“撤出落月居。”

    突然,天空落雨了,护城军军人们深深嗅了一口,惊恐的道:“是油!”

    深感不妙的君亦如飞身跃出落月居之际,双脚陡然剧痛,拔出脚踝的箭矢,君亦如怀恨的大叫:“滄烟!”

    伴随着这声惨叫,从落月居四周飞进无数的火箭。

    手持弓箭的滄烟神色淡然的看着落月居内上演的人间惨剧,七彩阁除赤木外的人全部立在她身后,冰冷无情的眼中对站在他们身前的女子有着深深的钦佩,如此惊才绝艳的女子才配得上他们的王。

    “戾”

    一声雄鹰的鸣叫声在缙云宫上方响起。

    “是赤木的小鹰!”紫木难掩激动得大叫道,“王有救了。”

    橙木一声长哨,那雄鹰落在橙木的肩膀上,铁爪爪得他生疼,他一声不吭的取下雄鹰脚下的瓶子,橙木的声音没有以往的平淡:“这应该是赤木寻的解药。”

    接过玉瓶,滄烟展颜一笑,在落月居的火光映衬下,妖媚惑人。

    君临风睁开眼,手一动,就感受到一片丝滑。

    他撑起身子,就看见俯在他手边的绝色容颜,素颜的滄烟,他已许久不见。

    四年时间,也是沧海桑田。

    滄烟皱了皱秀眉,发尖传来的骚动让她睁开了眸子,目光对上正安静看着她的君临风,一双美眸顿时泛起盈盈水光,声音怯怯,疑似梦中:“临风?”

    君临风见她这般柔弱的模样,长臂一捞将滄烟捞入怀中,他的声音因为长久的昏迷而略有些沙哑,“出事了?”

    “没有。”滄烟的声音轻轻的,“王好好的,就什么事都没有。”

    君临风单手将软软的的身体搂紧,另一只手握住滄烟的柔荑,他声音低沉:“我答应过的,不再让这双美丽的手染上鲜血的。”

    嗅着令她眷恋的味道,滄烟心底一片柔软,她轻轻道:“没有,滄烟的手没有染上任何人的鲜血。王醒了,滄烟可以继续做自己无忧无虑的贤妃娘娘了。”

    君临风的手顺着滄烟的墨发,音色低沉:“朕可能要食言了。”

    滄烟伏在君临风的怀里:“临风,你是想让我接手暗阁?”

    “无筝已经走了。”君临风道,他想他心中到底是气不过滄烟对无筝暗下黑手。

    听着那如平常不含情绪的声音,滄烟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她推开君临风的怀抱,定定的看着他:“暗阁也已经走了。”

    君临风微微的愣了一下,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皇上,你知道你中了什么毒么?”

    君临风眼中有片刻迷茫,他以为他是怒火攻心生病了,原来是中毒么?

    滄烟冷冷的笑开了,她态度恶劣:“是木犀香。”

    君临风神色微动。

    “皇上,知道木犀香是什么吗?”

    听着滄烟突然不阴不阳的问话,君临风心情陡然变得十分糟糕:“闭嘴!”

    “哼。”滄烟甩袖离开,在打开大门的时候,她背对着君临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皇上,您还记得您在千寻崖上说过的话么?”

    我一定会一统天下成为天地间唯一尊贵的帝王,滄烟,你是世上唯一与我并肩而立的女人!

    记忆的风吹得君临风有些晃神。

    君临风的手骤然抓紧胸口,“哈哈哈。”

    他放声大笑,儿女情长居然,居然绊了他完成大业的步伐。

    青城某处别院,一雪衣墨发的公子正在池边临摹莲花。一只白色的信鸽飞进院落,双爪落在砚上,溅起几滴墨汁在公子的雪衫上,桌上那一副清雅的的墨莲图也不能幸免。

    公子对上信鸽溜溜直转的小眼睛,如画的眉眼舒展开来,笑骂:“雪儿,看你干的好事。”

    “咕咕咕咕”

    信鸽雪儿又在宣纸上踩了两圈,雪白的宣纸上留下一串竹叶。

    洛痕无奈的取下雪儿腿下的信纸,扫了一眼。

    “北王未死。”

    洛痕看着这几个字愣神,良久才叹道:“我从没想过让他死。”若是想他死,她一定会派人阻拦赤木去迎风谷找神医凌奈。

    御书房内,君临风读着暗流递上的密折,眉头深锁。他不过才昏死七日,敬王叛变失败逃走,皇家暗杀组织暗阁脱离掌控,南国以联姻失败为由联合夏国向北国宣战。

    君临风看到最后一个奏着的时候,他一脚踢飞了书桌,哐当巨响,引得门外的护卫队冲进了御书房。

    “滚出去。”君临风沉声道。

    被帝王盛怒的威压压的不敢说话的皇家护卫军颤抖着身子出了御书房。

    只见地上翻开的折子上写着四个字。

    “无筝未死。”

    君临风气极反笑:“好,好得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