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已深,一弯残月挂在天幕之上。

    风悄声而起,咚咚的马蹄声在青石板路上敲响,街道边还未熟睡的住户都悄悄吹灭了烛火。

    白日里繁华喧闹的叶城此刻在马蹄声的映衬下如一座死城般冷寂。

    敬王君亦如一身戎装骑马在前,李安紧随其后,他们身后跟着队列整齐,训练有素的护城军队。

    君亦如率军直奔缙云宫殿的北门,守门的禁卫军早被敬王安排的人手干掉了,此刻北门大开,君亦如笑了笑,胜利的曙光在望。

    “将士们冲啊,让我们为国除妖女,清君侧,夺回我们的北王!”

    李安拔剑上指,高声:“捉住妖女者重重有赏!”

    “冲啊!”火光滔天,君亦如带着人马直冲向北王住的昭阳殿,一路上见人就杀,血流成河。

    敬王带着人马杀到了灯火通明的昭阳殿,君亦如微微皱眉,这次逼宫未免也太顺利了一点,该死,禁卫军呢?这么大的动静,守着缙云宫的禁卫军为何没有出现?

    “哈哈哈。”

    在当君亦如暗叫不妙的时候,一阵张狂的笑声响起,嘎吱声响,昭阳殿的大门被滄烟一手缓缓推开。

    滄烟着一身红衣,腰束金带,乌发高高束起,垂至腰间,艳丽的眉眼在火光下英气逼人,她上扬的唇角未收,那张狂的笑声竟是从她那樱桃般的小嘴里发出来的。

    李安和护城军队的那些军人都不由自主的禀住呼吸,世人皆道,当世美女,唯滄烟居其首,其容貌艳丽无双,情态媚不可言,天下女子无人可与之争者。

    而传言中的滄烟就是如今他们要清的妖女,北国的贤妃娘娘。

    君亦如表情阴冷,他问:“你笑什么?”

    滄烟站在那重重台阶之上,气势凌然:“敬王会不知道本宫笑什么?本宫笑你傻,笑你呆,笑你不自量力,笑你异想天开!”

    “放肆!”君亦如厉声喝道。

    “你能奈我何?”即使站在千军面前,滄烟依然毫不畏惧。

    “哈哈哈。”君亦如阴狠的笑着,他道,“滄烟,从小你就孤傲得狠,除了君临风,其他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你这份傲气,本王真想知道,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否仍然能保留。”

    滄烟红唇微勾:“虽然夜深了,但是敬王未睡,怎的就说起了梦话?”

    “是不是梦话,不久你就会知道了。”

    敬王一挥手,他身后的军队同时拿起了长戈,他说:“你最好乖乖的,本王不希望你毁容。脸毁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将士们,北王被这妖女毒害,至今昏迷不醒,活捉了妖女,夺回北王!”

    李安高喊,“动手!”

    滄烟轻笑:“真是一个让人恶心的造反理由。”

    滄烟左手上举,打了一个响指,昭阳殿外的高墙上顿时出现都许多手持弓箭的禁卫军。

    “杀!”滄烟一声令下,万箭齐发。

    李安看着慌乱的护卫军,大声道:“莫慌,我们有一万人马,何须怕那区区千人?”

    君亦如命令李安道:“解决掉禁卫军。本王去捉滄烟。”

    君亦如纵身直奔昭阳殿,滄烟微微一笑,窜进昭阳殿瞬间关上了大门。

    他破门而入,本来灯火通明的昭阳殿在他进来的那一瞬间灯火全灭。

    君亦如警觉的拔出宝剑,只听嗖的一声,君亦如侧身躲过一支飞箭。

    咔的一声响,在君亦如落地的一瞬间,锯齿咬住了他的脚,他面色越发阴冷,以滄烟的心性,这昭阳殿的机关绝对会要了他的命,君亦如从脚下掰开锯齿,原路退出昭阳殿,殿外,禁卫军和护城军已经开始激烈的厮杀了。

    李安退到他身边,问:“北皇呢?”

    君亦如摇头,命令道:“烧了昭阳殿。”

    李安惊讶的看着敬王:“里面的人会死的。”

    敬王对贤妃抱着的心思,他可是一清二楚。

    “里面不会有人。”君亦如冷声道,“烧!”

    禁卫军和护城军同样是训练有素的军队,然滄烟出其不意,精心设计,短短时间久让护城军折了千人。

    整个缙云宫已经被护城军团团包围了,他们根本逃不出去!

    君亦如冷笑,滄烟就算你聪慧过人,没有了君临风,你也不过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而已。君亦如长剑上指,大喝:“杀去芷阳殿。”

    滄烟盯着榻上昏迷的君临风,秀眉紧锁,她的手抚着他的眉眼:“今天已经是最后一晚了,赤木还未回来。临风,若是你醒不过来,我就陪你一同去了,可好?我要生生世世缠着你,无论生死。”

    “娘娘,敬王杀过来了。”紫木突然出现在滄烟身边。

    滄烟长叹一口气,就算她打算随着君临风一起去了,她也要先除掉君亦如。这样的人竟敢窥视他的江山,她绝不允许。

    滄烟美眸微垂,她吩咐紫木:“将皇上背着,去落月居。”

    君亦如率护城军杀到芷阳殿,阴鸷的眼望着,手持弓箭,独自一人立在宫殿顶端的滄烟,他心有不甘的问道:“本王到底哪里比不上君临风!那个为了别的女人冷落你的男人到底哪里值得让你拼死相护?”

    滄烟轻笑,她反问:“从小只会用恶心的眼神恶心我的敬王,你又哪一点比的上北皇呢。”

    素手拉开弓箭,箭矢的飞向君亦如,君亦如长剑挥舞,箭矢落下,他正想奚落滄烟,这般的力度的箭矢也想夺他的性命,还未开口,3只带着劲风的利箭呼啸而来。

    君亦如眼眸利光闪过,滄烟做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贤妃太久了,平日里对着君临风的娇蛮,对着王公大臣的无礼让他几乎都忘了,她是一个可以与君临风比肩的女人。

    可是那又怎么样?女人始终是女人,更何况在武学上,他君亦如不输任何人。

    君亦如挥着剑花飞身向滄烟扑去,滄烟见此,拉弓,转身,往落月居的方向跃去。

    “休想逃!”君亦如穷追不舍,李安见此,也率着人马追随君亦如奔去,他心中骇然,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贤妃娘娘竟然是这般厉害的角色!

    滄烟闪进落月居,眼中闪过一丝调皮的光彩。

    紫木出现在滄烟面前,道:“橙木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蓝木那边也一切正常。”

    “恩,很好。”滄烟轻轻点头,她眼神期盼,语言迟疑的问,“那,赤木呢?”

    紫木低头:“未有消息。”

    滄烟双手握拳,良久才无意义的发出一声:“恩。”

    呼出一口气,滄烟轻轻的笑了笑,“就在落月居,让敬王他们为北王殉葬吧。”

    君亦如一踏进落月居就觉得四周诡异的安静,失去滄烟踪影的他飞身落在追随他而来的军队前方。

    君亦如从容的率人马进了落月居。

    天边,残月高悬。

    一阵冷风吹过,军队里有人说道:“听说国师是冤死的,你们有没有觉得落月居阴森得狠?”

    “别说了,瘆的慌。”本来昏暗的灯顿时灭了,黑影幢幢,惨叫声炸起“啊!”

    “啊!”血腥味在空气弥漫开来。

    “禁卫军混在里面了,杀啊!”

    胸前有着点点荧光的禁卫军潜在其中悄无声息的掠夺着生命,惊慌的护城军在黑暗中自相残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