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上庸太守

    益州,上庸。

    半个月前钟繇已经亲赴上庸上任了,当然随行的还有黄忠加上五万大军了。

    钟繇不愧是内政上的人才,仅仅是小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完全上手了上庸的事宜了,不过其中也不乏先期周帆等人给益州打了一个好基础的原因。

    而此刻,钟繇却是站在了太守府门口,远远的望着外面,而那正是荆州的方面,目光有些游离,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元常,天那么冷,怎么不回屋里去休息。”就在钟繇愣神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传了过来。

    “是汉升啊。”钟繇转过头一看,来人却是那黄忠:“也没什么,就是出来随便看看而已,不过这天也确实是够冷的。”

    这段日子以来,钟繇已经和黄忠基本上熟悉了,两人的年纪本来就差不多,算起来黄忠还要比钟繇大上几岁的,因此倒也算得上是一见如故了。

    至于这天气,十二月份那正是最冷的时候,零下的天气比比皆是,大军根本就施展不开。

    因此除非什么特定的情况,否则也很少会有人在这种天气之下还打仗的,否则光冻就先冻死一大批人了。

    “是啊,今年这天好像特别的冷,也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百姓冻死在这种天气下。”黄忠看了一眼大街上鲜少的行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在这大汉,无时无刻不在有人死去,死去的那么多人当中,因为战乱而死的百姓最多也就是排在第二而已,至于第一,那无疑就是天灾人祸了。

    地震,暴雨,旱灾,严寒,死在这些情况下的百姓那真是比比皆是。

    而在如今这种严寒的天气之下。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因为没有避寒的衣服与住处而冻死。

    闻言,钟繇也是愣了愣,这还真是一个无解的问题,这年头因为严寒冻死的百姓。也就是比没有粮食吃而饿死的少一些罢了。

    不过好在的是,这样的情况倒是鲜少出现在他们益州。

    益州本来就富裕,再加上周帆这些年来的经营,俨然就是大汉第一州了。

    而且周帆这些年粮食丰收了情况下,也是让人大力种植棉花。以此制作棉衣。

    而这些棉衣出来了之后,周帆就是先往军中送了一批去,至少现在在上庸的这些大军,那基本就是人手一件棉衣,暖和的很。这种条件要是被其他诸侯手下的大军知道了,估计都要给羡慕死。

    除了供应给大军之外,其他那些多余的棉衣,周帆也是以成本价格售卖给了益州的百姓们。

    当然的,周帆那可是一个良心商人,自然是不会出现那种黑心棉的情况。

    因此益州的百姓倒是很少会因为没有避寒衣服。至于因为其他情况被冻死的,那周帆也没有办法了,周帆也不是救世主,可以保证每个人的性命。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钟繇叹了一口气说道。

    黄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反倒是有些僵住了。

    “汉升,你来找我可有什么事情?”钟繇打破了这宁静说道。

    “还真有一些事情。”黄忠恍然道,他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也不会随便离开军营了,虽然现在军营中也没有什么事情要他来处理的。

    钟繇说道:“外面冷。入府再说吧。”

    黄忠点了点头,跟着钟繇一起走进了太守府内,虽然以黄忠的体质还真是不惧这些严寒,但是也没有人会自虐的吧。

    上庸太守府内。钟繇和黄忠两人落座,而早就有仆人烧好了暖炉,热好了酒水,跟外面比起来,那确实是暖和多了,两人也是一边推杯交盏着。一边交谈了起来。

    “元常,主公说是要对袁术动手,不过你为何不让我对外宣称!”黄忠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一次虽然周帆是让黄忠领兵前来的,本来他是想要来个先声夺人,吓唬吓唬袁术再说。

    不过在此之前周帆也交代过了,让他多听听钟繇的意见。

    而钟繇这时候却是阻止了黄忠,让他暂缓此事,黄忠对于钟繇的才学还是相当敬佩的,再加上周帆对他的叮嘱,因此也就这么应了下来。

    “汉升可是有些心急了?”钟繇笑着说道。

    黄忠讪讪的笑了笑,没有应答。本来这一次周帆就是然他率军前来震慑,没准备开打,这已经让黄忠有些郁闷了,而现在连唯一可以做的事情都被钟繇阻止了,这让他心中也是郁闷的很啊。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我们驻兵在这上庸就已经足够了,若是再造势,反而是会令人起疑。”钟繇解释道。

    黄忠恍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元常说的是,袁术那人疑心甚重,怕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我们这只是想要佯攻吧。”

    “佯攻确实是佯攻,不过到了关键时刻也或许便变成真攻啊。”钟繇说道。

    “恩,此话怎讲?”黄忠问道。

    “宛城对于荆州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若是日后袁术败亡,汉升你日后定要看准机会,拿下宛城,其他地方都可以不要,唯独这宛城不能不要。”钟繇一脸严肃的说道。

    “可是主公……”

    黄忠话说道一半,钟繇便挥手阻止了他,说道:“主公只是让我们暂时不要动兵而已,这也只是为了迷惑他人,让人以为主公对于荆州没有起任何心思罢了。”

    黄忠恍然,难怪周帆之前要叮嘱他多听听钟繇的意见了,在领兵这方面,他黄忠自然是行家,但是在分析事情上,还是应该听钟繇的。

    “爹,爹,你在这里啊,让孩儿一番好找。”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一个声音就那么传了过来。

    “叙儿,如此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黄忠转过头对着来人就是一声呵斥。

    而来人自然就是黄忠他儿子黄叙了。

    黄叙从小体弱多病,在床上躺了十几年,这才被周帆和张仲景两人联手治好,结束了其悲惨的半生。

    而经过这些年的调养,黄叙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因此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投军,而如今也是跟着黄忠一起来到了上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