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段熲之侄

    “麴义有心了!”周帆笑着说道。

    周帆自然不可能就那么傻乎乎的去攻打洛阳,这样就算能够拿下,也必然是损失惨重,到时候反而是白白便宜了那些诸侯,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周帆可不会去做。想要除掉那董卓,还得靠洛阳内部的人啊。

    麴义尴尬的笑了笑,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文远,你也算在那董卓麾下为过将了,想必对于董卓现在的兵力也是有所了解吧,最主要的,洛阳内布下了多少兵马留守。”周帆问道。

    张辽心中就是一个激灵,随即却是放松了下来。他也算是想清楚了,如今他已经投靠了周帆,那么无论董卓还是吕布,都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自然还是应该以周帆为主了。

    张辽点了点头,说道:“启禀主公,董卓麾下原来总共有着三十四万兵马,其中他董卓的西凉兵有着十七八万,奉先麾下的并州军有着四万,其余的都是洛阳内原本拥有的兵马,如今已经全都被董卓给整编了。至于洛阳内,大概留守着十万雄兵,都是西凉兵,他董卓的心腹。其他的兵马都分布在洛阳周围,以掎角之势护卫着洛阳。”

    周帆心中微微一思量,说道:“这么说来如今董卓麾下依旧还有着二十六七万兵马啊,实力不可谓是不雄厚啊。”

    这一次算起来,董卓和盟军的交战其实并没有损失太多的兵马,除了被自己干掉的那五千并州兵之外,其余被那些诸侯杀死的,有没有超过一万之数,还是个问题呢。

    那些个诸侯攻打虎牢关的时候,就跟演戏没多大区别,双方的损失那也是小的可怜。

    算起来董卓这次吃的最大的亏。反而是要属于这函谷关了,五万洛阳兵全部叛变到了周帆麾下来,损失不可谓是不重啊。

    张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确实如此,因此想要强攻拿下洛阳,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荀攸开口说道:“主公倒也不必担心,现在着急的并非是我们,而应该是那董卓才对。”

    “此话怎讲!”周帆问道。

    “如今主公坐拥函谷关,又占据了长安,对于洛阳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而且那董卓在陇西还有一股势力。除非他不想要了,否则必然会率先对函谷关出手。”荀攸说道。

    “陇西!”周瑜眼前一亮,开口说道:“大哥,我们不妨先下手为强,率先对陇西动手,到时候那董卓必然会心急如焚,而我们只需要在函谷关等候着董卓大军到来,给他个迎头痛击,慢慢削减董卓实力。到时候再做计较!”

    “诸位觉得如何?”周帆开口询问道。

    “二公子所言甚是!”众人齐声喊道。

    “好!传我命令,让文长和仲德从汉中和长安同时起兵,攻打陇西郡!而我们就在这函谷关,等候着董贼大军。”周帆当即拍板决定道。

    “诺!”众人齐声应道。

    “启禀主公。有一件事情,末将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就在这时候,麴义有些犹豫的说道。

    “说!”

    “是这样的,就在几天前。末将派人在司隶附近打探消息的时候,其中一队探马无意中遇到了一个被董卓军追杀的男子,因此就被我们的人给救了回来。”麴义说道。

    “然后呢?”周帆随意的问道。然而心中却是有些不满,大汉那么多人要是随便救个人都要向自己禀告,那自己岂不是麻烦死。

    “若是普通人,末将自然不会向主公禀告,只不过那人自称是前太尉段颎的侄子,因此那队探马才会出手把他给救了回来。”麴义连忙说道。

    “段颎!你说的可是凉州三明之一的段颎?”周帆眼前就是一亮。这段颎在如今,那也可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啊。

    其人乃是汉末名将,与皇甫规,也就是皇甫嵩的父亲,还有张奂并称“凉州三明”。

    段颎少时学习骑射,有文武智略,最初被举为孝廉,为宪陵园丞、阳陵令,有治理之才。后入军旅,戍边征战十余年,历任中郎将、护羌校尉、议郎、并州刺史、破羌将军。与羌人作战先后达一百八十次,斩杀近四万人,最终平定西羌,并击灭东羌。以功封新丰县侯,食邑万户。

    换句话来说,这段颎对于羌人,那绝对是能够止小儿夜哭的存在,简直就像是核武器一般的震慑。

    不过这段颎也确实是个悲剧了,他的死无疑是对大汉一个不小的打击,段颎可以称得上是大汉北疆最后的支柱了,若不是因为他因为党患身死,有他镇守在凉州边境,估计那羌王北宫伯玉连个屁都不敢放,更别提是入侵三辅了。

    不过段颎早已经去逝了,不过其威名在羌人那里,依旧是核武器一般都存在,而他的后人对于羌人那也是有着一定威慑力的。

    周帆想要拿下凉州,除了要搞定牛辅和马腾之外,最重要的一个敌人那就是韩遂了,而他韩遂依靠的那就是羌人,若是能够把这段颎的侄子拉拢到麾下,那么日后对付那羌人,必然是会有着不小的用处啊。

    “好,做的好!”周帆连声称赞道:“不知那人现在在何处,快把他请来。”

    “诺!”麴义心中就是一喜,连忙派人去请人去了。

    “主公,此事恐怕有蹊跷啊!”正当周帆心中正乐着的时候,荀攸就是一盆冷水泼了过来!

    “军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麴义顿时就急了,荀攸这么说,那岂不是在怀疑自己吗。

    “麴将军不必在意,此事与你无关,想来你也是受到了蒙蔽。”荀攸连忙解释道。

    麴义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这荀攸在周帆心中的地位颇高,若是他说自己有问题,恐怕周帆还真的会相信。

    “公达,你这话什么意思?”周帆皱着眉头问道。

    荀攸微微一笑,说道:“随便救了一个人,就正好是那段颎的侄子,未免太过于巧合了一些,而且主公莫要忘了,董卓麾下中郎将段煨,那可是段颎的族人,若是那人真是段颎的侄子,又岂会被董卓的兵马追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