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输赢

    “你……”李儒惊骇的瞪着贾诩,脸上显露出了几分愤怒之色,更是闪过了一丝杀意。

    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在威逼这贾诩的同时,现在居然被他给反将了一军。

    这贾诩是想要把这一屎坛子交给自己啊,更让人不爽的是,自己就算是想不接都不行啊。

    试想一下,若是董卓真的这么做了,日后天下人必然会以为给他董卓出此毒计的人是他李儒,谁也不会想到真正想出这条毒计的人会是自己面前这个默默无闻的贾诩。

    而且他李儒很清楚,想出这一条计策的人,日后会有怎么也的下场。

    若是董卓无事,他还能在董卓的庇佑下混的风生水起的,但是要是董卓哪天死了,他李儒没了靠山,到时候绝对会被一棒子所谓的爱国之士分分钟给撕成碎片。

    而且在日后的史书上,也必然会留下他李儒浓墨重彩的一笔,想想日后死了还要被后人戳着脊梁骨痛骂的,现在李儒还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贾文和果真是好算计啊。”李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原本眼中的杀意也是慢慢的退了下去。他也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一次和贾诩的交手,是赢了也是输了。

    赢了是因为他从贾诩这边得到了一条可以退敌的万全之策。

    至于输则是在于他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对于他自身而言,那是彻彻底底的输了,而且是输的十分惨。

    贾诩微微笑了笑,没有搭话。

    “今日与文和相谈,收获良多,若是可以,真想与文彻夜相谈。不过儒还有着要事,就先告辞了,日后再来与文和你畅饮畅谈。”李儒拱手说道。

    “文优日理万机,诩这就不送了。”贾诩说道。

    李儒再次抱了一拳。转身离开了这贾诩的小屋。

    “呼!”看到李儒离开了,贾诩身子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满头大汗了起来,脸上只剩下了苦笑。

    别看他先前跟李儒的交锋表现的那么轻描淡写的一样,实际上他一颗心早已经是提心吊胆了起来了,

    在刚才那种情况之下,只要稍稍有一句话说错,那么必然会死在那李儒的手中。那种感觉,哪怕他贾诩心理素质再好,如今也是有些扛不住了。

    “看样子是该找个机会离开这里了。”贾诩眼神深邃的看了一眼虎牢关外的方向,喃喃自语着。

    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此番算计了那李儒,已经是把他给彻底给得罪了。

    至于那李儒暂时没有杀自己的原因,那也是因为自己还有些用处,这才留了自己一命而已。

    等到外面的关东联军退去了,洛阳之危解除了。那么自己也就再也没有用处了。

    以那李儒的瑕疵必报的性格,又岂会留下一个对他有着威胁的人呢,那时候必然就是他贾诩的死期。

    因此他也只有趁着现在这个机会。想办法逃出虎牢关,逃离他董卓的地盘。这样还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

    翌日入夜时分,虎牢关外,盟军大营,周帆大帐之中。

    此刻虽然已经是入夜了,但是虎牢关外依旧是一片战火连天的。

    早上袁绍亲自领兵攻打了一次虎牢关之后,接下来又有着一些诸侯,前去攻打了虎牢关,

    那袁绍都已经做了表率了,他们这些人要是不少为表示表示。那就真的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因此这些诸侯也是三三两两的组队了起来,先去攻打虎牢关。

    不过包括周帆在内。谁都看得出来,说是攻打虎牢关,那也就是像那袁绍一样,不过就是试探试探而已。

    这还没有打多久呢,更没有见到多少损失,那些诸侯们就毫不犹豫的下令撤兵了。

    而虎牢关内的董卓兵马们倒也好像是习惯了这一切了似的,陪着这些诸侯们试探性的开打了起来,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这些诸侯和那董卓说好了似的,在那里演戏呢。

    对于这件事情,周帆是看在眼里憋在心里,根本没有去理会,因为此刻他正在大帐之中,接见了那赵云。

    “赵云见过冠军侯!”赵云低着头恭敬的对着周帆行了一礼,不过在低着头之余,他也是在用余光打量着面前的周帆。

    对于周帆这么个传奇人物,他赵云自然也是好奇不已,而且在昨天看到了他和吕布的斗将了之后,对于周帆他更是憧憬起来了。

    对于自己的武艺,赵云也是有着几分自信的,但是他很确定,无论是周帆还是吕布他都不是对手。

    而就在今天早上,那公孙瓒特意跑到白马义从这边来,找一个叫赵云的人。

    对于自己主公的命令他自然是不敢不听,也就是站了出来,正当他好奇公孙瓒为什么找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的时候,去被告知原来找自己的人居然是冠军侯周帆,这更是让他疑惑不已了。

    他虽然仰慕周帆,但是也很确定他和周帆从来没有交集过,因此现在被周帆这么叫来,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了起来。

    “你就是赵云,子子龙,常山真定人,师从蓬莱枪神散人童渊?”周帆上下打量了一下赵云,问道。

    这赵云也就是二十上下的样子,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乍一看还真是有些当小白脸的资本。不过若是真有人把他当成是一个小白脸,那么那人就完蛋了,这赵云的长枪必然分分钟刺穿他的喉咙。

    “正是!”赵云心中一惊,但还是回答道。自己师从童渊的事情,哪怕是在白马义从当中也没有人知道,他倒是好奇面前的周帆是如何得知的。

    “如今你在白马义从中居何职?”周帆也不解释,继续问道。

    “云惭愧,乃是白马义从一伯长!”赵云说道。

    “以子龙本事当一伯长实在是太委屈了,可愿意来我麾下,我以校尉之职以待!”周帆毫不犹豫的招揽道。

    “啊!”赵云就是一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周帆吧把自己叫来居然是为了招揽自己,而且一出手就是校尉之职。

    他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伯长而已,往上是屯长,往上是军侯,接着是军司马,最后才是校尉,这一下子从伯长到校尉就是连跳四级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