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嘲讽

    怒!暴怒!

    这就是此刻麴义心中唯一的心情。

    十天前那周帆就说会找见自己的,但是自己苦苦等待了十天的事情,连个动静都没有。

    最终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因此直接找上了门来,要求见直接见那周帆。

    不过这一次他总算是高兴了,那周帆同意见他了,只不过需要稍微等一会而已,而他也是被人带到了这大厅,等候着他周帆的出现。

    然而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就又再次暴怒起来了,那亲卫说的是等一会,但是实际上呢,一个时辰前周帆就同意见他了,但是直到现在,那周帆居然还没有出现,自己手边的一盏茶早已经是冲了喝喝了在冲,此刻早已经是没有了任何味道了。

    此刻他已经有些后悔到这益州来了,他麴义自持一身本事,听说这益州牧周帆不拘一格降人才,礼贤下士,他这才来毛遂自荐的。

    但是现在他礼贤下士什么的完全没有看到,看到的只有那周帆的不待见,若非他实在是没有其他什么好路子,他早就离开这成都,令投其他地方了。

    “这位兄弟,州牧大人到底什么时候才来见我。”麴义实在是忍不住了,对着那个带他进来的亲卫问道。

    然而令他更为郁闷以及恼怒的是,那亲卫居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好像他是空气一般,麴义心中那叫一个憋屈,直想要一走了之了算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麴壮士你久等了。”就在麴义想要起身的时候,周帆的声音总算是传了过来。

    麴义转头看了过去,就看见那周帆背着手,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麴义见过州牧大人,州牧大人可还真是日理万机啊。”麴义心中一喜。但还是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以发泄着他对于周帆的不满。

    “哈哈哈,这年刚过,事情自然是比较多一些。”周帆好似没有听出来似的,笑着说道。

    “其他的话一会再说,你先跟我来。”就当麴义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周帆直接打断了他,说完在几个亲卫的簇拥下,直接走出了州牧府。

    麴义被周帆的举动弄得是一阵摸不着头脑,但是也不敢有所怠慢。连忙跟上了周帆的脚步。

    益州,成都军营。

    马车一路急行,很快的一行人就到了这益州军营,而这也是周帆的目的地。

    “喝,杀,喝,杀!”

    校场上整齐的大喝声,喊杀声不断的想起,数万将士齐齐操练的场面。格外的震撼人心。

    看到这场面,麴义也是被吓了一跳,他麴义虽然自持用武,精通练兵。但是说实在的,那些东西他目前也算是纸上谈兵而已,毕竟他还从来没有训练过自己的将士,更不用说是见到数万将士齐齐操练的场面了。

    “停!”这时候张郃也是看到了周帆。就是一声大喝,下一秒数万将士便直接停下了操练 静静的站在了那里,没有半分的吵闹。

    “郃见过主公!”张郃一路疾驰走了过来。恭敬的对着周帆行了一礼。

    “隽义辛苦了。”周帆说道。自从自己组建军队开始,这张郃就是一直不辞辛劳的训练着将士们 可以说周帆麾下那么多的武将中,他张郃绝对是最劳苦功劳的一个。

    “主公过誉了,能为主公效力,是郃的福分。”张郃心中也是一暖,能够得到周帆这句话,他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也是值得了。

    周帆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有将如此,人生幸矣。

    “这位是?”张郃也是早就注意到麴义了,这时候才有机会问出来。

    “这位壮士交麴义,乃是前来益州招贤馆举荐自己的。”周帆随意的说道。

    “麴义见过张校尉。”麴义对着张郃抱拳道,脸上隐隐还带着几分傲气。对于这张郃的大名,他来这成都前那就已经听到过了,只不过现在看看其人,再看看他训练的那些将士,好像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似的,心中不免对那张郃产生了一丝不屑,认为其名不副实。

    然而若是他麴义知道,在这里的三万余兵马,那都是这年过完之后刚刚招募来的而已,还不到一个月的新兵,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为什么说他张郃是最最劳苦功高的人,那是因为周帆手底下的兵基本上都是从他手中训练过走出去的。

    在他手中训练过后,褪去了新兵的稚嫩,到时候就可以加入其他的地方,或是骑兵,或是步兵,亦或者之水军,进行其他更为系统的训练,因此完全可以说这成都军营每一个兵,对于他张郃都只存在着尊敬二字。

    张郃微微皱眉,心中隐隐有些不悦,自己好歹也是一军统帅了,而那麴义是谁,他听都没听过,居然还在他面前表现的那么傲气的样子,是谁都不会对此人有好感的。

    不过张郃还是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对着麴义点了点头,毕竟这人是周帆带来的,自己多少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不知州牧大人带我来此处到底有什么事情。”麴义直接开口问道。他本身就是一个性急的人,而且哪怕是一个性子慢的人,恐怕所有的耐心也已经被他周帆给彻底的磨灭掉了。

    “不知麴义你觉得这这只大军如何?”周帆问道。

    麴义心中虽然也是有些震惊,但是口上还是说道:“不过尔尔!”

    “你说什么!”麴义的声音很是响亮,后方大军最前排的一些将士自然是听到了,顿时他们就暴怒了起来。

    虽然说他们都是刚刚参军的新兵,比起一些老兵来,确实是差了许多,但是没有谁愿意听到这样的话。更何况这麴义贬低他们,这也就意味着是在贬低那张郃。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一直在张郃手下训练,对于这张郃那也是尊敬的很,他们可以不在乎别人说自己,但是不能不在乎别人说那张郃。

    张郃大手一挥,阻止了所有人,转过头看着那麴义,冷冷的问道:“不知道麴壮士你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