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被冷落的麴义

    “痛快,真是痛快啊!”周瑜纵马高呼着,能够亲自将赤影这样子的好马给驯服了,本身就是一件十分畅快的事情。

    “还不快下来,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看着周瑜那嘚瑟的样子,周帆忍不住的笑骂道。

    周瑜尴尬的笑了笑,一个翻身下了赤影,理了理自己有些散乱的衣服和头发,轻拍赤影两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恭喜二公子驯服如此良马了。”孙坚说道。

    “孙伯父过誉了。”周瑜不骄不躁的说道。

    “伯符兄,你也降服这匹马了。”而这时候周瑜也是看到了孙策带着他那匹黑鬃马走了过来,直接叫了出来。他倒是没想到在自己驯服赤影的同时,那孙策也是比他更快的驯服了一匹好马,总得来算,双方也算是不相上下了。

    “是啊,这还得多谢州牧大人了!”孙策爱不释手的轻抚着那匹黑鬃马,有些激动的说道。

    “无妨,区区一匹马而已。”周帆随意的说道。

    “还请二公子和这位公子善待赤影和黑面了。”王兵走了过来,小声的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与不舍。欣慰与这两匹马能够遇到一个好主人,至于不舍,那自然也是显而易见了的,毕竟被他照顾了那么久,早就有着深厚的感情了。

    至于那黑面,自然就是孙策那匹黑鬃马的名字了,这皮黑鬃马就连脸部也是乌黑一片,没有丝毫杂色,因此而得名,虽然有些不好听,不过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王老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亏待赤影的。”周瑜坚定的说道。

    “我也是!”孙策也是附和道。

    “王老,你应该高兴才是,何必如此愁眉苦脸的!”看着王兵一脸纠结的样子。周帆忍不住的调笑道。

    王兵微微一楞,下意识的看着周帆。

    “好马那就应该放出去闯闯才是,若是一直留在这马厩之中,那才算是明珠暗投了,现在这赤影和黑面都寻得了其明主,你自然也应该为其高兴才是啊。”周帆笑着说道。

    王兵也是楞住了,过了好半天这才反应过来,直接大笑了起来:“主公说的是,倒是我老头子着相了,我确实是应该高兴才是啊。”

    看着这王兵喜极而泣的样子。众人对其也是多了一分敬意,或许也只有这样嗜马如命的人,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吧。

    “公瑾,可敢与我比试一番。”孙策看着周瑜,挑衅道,难得遇到这样一个好对手,怎么能够放过。

    “有何不敢!”周瑜毫不犹豫的叫道,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然而下一刻确实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帆,他差点忘记了,自己现在可是才刚参军来着,若是没有周帆或者张郃允许的话。他可不敢自作主张。

    看着周瑜有些畏畏缩缩的样子,周帆心中就是一阵好笑,微微的点了点头。

    “成都外有一狩猎场,我们就比谁打到的猎物多如何!”得到周帆的许诺了。周瑜底气也是足了许多,直接对孙策发出了挑战。

    “好!”孙策欣然应道。

    对于这两个小家伙的比试,周帆自然也不会去阻止。当然也不会随着他们去瞎闹,自己那箭术本身就已经够逆天了的,而且最近他也在随着黄忠,学习箭术。

    以自己,现在这种程度再去和他们俩比试,那纯粹就是欺负小孩子了,因此周帆也就没有跟去,而是派了一对亲卫跟着他们,让他们俩自行去成都外的狩猎场比试去了。

    “文台,这些天你就现在成都住下吧,好好玩玩,那些马匹我也会尽快让人准备好的。”周帆笑着说道。

    “多谢州牧大人。”孙坚欣然应诺道。

    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反对,孙策能够多跟周瑜打好关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的,而且他自己也想要好好的在这成都走走,好好学习学习。

    毕竟不久后他也是要去长沙当太守的人了,治理一方可不仅仅是会打仗就可以了的,而这恰恰就是他孙坚最不擅长的地方。因此他也想要在这成都好好偷偷师,周帆能够把这成都治理的不在洛阳之下,自然是值得其学习。

    益州,成都,州牧府。

    十天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这些天里面,那周瑜和孙策基本上就天天混在了一起,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真的臭味相投似的,双方之间倒是有些深厚的交情,若非有着周帆这层关系在,搞不好这两个小屁孩还振奋会像历史上那样直接结拜了。

    毕竟那周瑜可是他周帆的弟弟,若是那孙策与周瑜结拜了,也就等于和自己结拜了,这点上就算他孙策同意,想来那孙坚也会阻止的。

    就在两天前,孙坚带着周帆赠送的千匹好马,满载而归的回那长沙去了。而这时候周帆才知道,孙坚此行来的并非只是五个人而已,其他还有着不到百人的队伍,直接待在了成都外,并没有直接进入成都。

    想想也是,孙坚此行那可是来“买”马的,若是没有人,又怎么才能把这些马匹给带回去,不过这样也好,周帆也不用担心他们五人没办法带走那么多马匹的问题了,省了他不少事情。

    “主公,那麴义来了。”就在周帆批阅着公文的时候,一亲卫直接走了进来。

    “哦,总算是忍不住了吗。”周帆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笑着说道。

    自从那麴义在招贤馆捣乱开始,已经有十天的时间了,周帆都没有派人去传召这麴义。

    这自然不是周帆一个不小心忘记了而已,而是他故意而为之,周帆就是故意把那麴义晾在了一边,想要好好打磨打磨他的傲气,对于麴义这样子的人,就是要把他的傲气,把他引以为傲的东西彻底的击碎,否则周帆可不敢用那么一只刺猬。

    只不过让周帆颇为意外的是,原本周帆以为那麴义能够忍耐三天就已经不错了的,但是这次他居然忍了十天的时间这才找上门来,着实是令他有些意外了。

    “把他带到大厅,让他等着。”周帆想了想,这才说道。

    “诺!” 那亲卫恭敬的应到,转身离开了书房。

    而在书房内的周帆,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再次拿起了笔,批阅起了公文。(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