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废史代牧

    周瑜大喜,周帆这么说也就意味着他松口了,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早就考虑清楚了。”

    李芸也是急了,狠狠的瞪了那周帆一眼,这臭小子当真是无法无天了,飞弹没有阻止周瑜,居然还来了个推波助澜。

    然而还不等李芸想要说些什么,周异就一把拉住了他,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李芸犹豫了一会,也就不再说话了。

    这周瑜也已经是长大了,自然是有资格选择自己的路了,他们当父母的只需要支持他们就行了。而且他也相信周帆自有它的主帐,一定会好好照顾好自己弟弟的。

    “那好,等过完了年,我就把你送去军营,送到隽义手下,至于他怎么安排你,我也不会过问。”周帆淡淡的说道。

    堵不如疏,既然周瑜早早的有了这个念头,与其一味的驱阻止,让他反感,还不如直接同意,让他好好的去军中磨练磨练,吃吃苦也好,也能为将来做准备,他美周郎周瑜那天生就是属于战场的。

    而周帆把周瑜送到张郃身边,相信以张郃的经验,自然是能够好好的磨练周瑜,而且有着张郃在军中照拂着他周瑜,也自然不会让他吃亏。但是能不能让军中将士服气,那可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自然的,周帆也不会傻逼兮兮的,说什么为了磨练周瑜,就让他从什么小兵当起。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有些人天生那就是皇帝,有些人天生就是乞丐,这都是命,而他周瑜天生就是个当统帅的料,更何况又是他周帆的弟弟,自然是有着特权,让他去从小兵当起。除非脑袋是被驴给踢了。

    “诺!”周瑜有模有样的学到,脸上满是的笑容。心想事成了,心情自然是大好。

    “远扬,随我来。”就在众人其乐融融的时候,卢植突然开了口。

    周帆脸色也是一变,看着卢植一脸严肃的样子,就知道自己不在成都的这段时间里面,显然是有着什么大事情发生了才是,否则也不会那么严肃了。

    当即周帆也没有废话,随着卢植向着那书房走去。

    “老师,可是羌族那边又有着什么动静了?难道是他们又来侵犯汉中了?”周帆开门见山的问道。周帆思来想去。也只有那羌族的事情才有可能让他卢植那么严肃了。

    先前自己诓那董武的时候,用的就是那羌族又来攻打阳平关的借口,总不会被他这么乌鸦嘴,居然说中了吧。那些个羌族难道真的是脑抽不成,不怕死的,又来送死了?

    “是啊,就是那羌族,不过这次倒不是他们打过来了,而是被人给打了!”卢植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

    周帆微微一愣,一时间还真的是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月前,魏延送来消息。那韩遂联合马腾王国等人,领兵十万,进攻陈仓,不过却被皇甫嵩和董卓两人率军大败。而且如今羌族内部也是混乱一片,互相争权,恐怕无力再来犯了。”卢植笑着说道。对于这些外族被打败的事情。他自然是高兴不已。

    “呃,这么快!”周帆下意识的叫道。

    卢植顿时有些怒了,脸上的笑容瞬间转为怒容,没好气的叫道:“你个臭小子,难道羌族早一日被平定不好吗。”

    “老师你误会了,我并非那个意思。”周帆连忙说道,心中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他要是不希望外族早一日被平定,他又何必花那么大的功夫去对付那西南夷呢。

    只不过在他记忆里面,那董卓和皇甫嵩击败王国叛军,使得那韩遂等人只能龟缩在凉州,不敢再来犯大汉一步,貌似是在中平五年初啊,而如今却还只是中平三年底,整整差了一年了。

    难道就因为那韩遂被自己打败了一次,搞得元气大伤,这才使得那皇甫嵩那么荣誉的救解决了王国叛军,周帆心里也是泛起了低估。

    只不过这羌族被平定,对于卢植来说那是好事情,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对于他周帆来说,那却未必是一件好事情啊,没有那羌族在那里搞三搞四的吸引火力,周帆在这边也放不开手脚做事情啊,若是可以的话,他还真希望那羌族一直乱下去的才好呢,只不过这种话他可不敢跟卢植说,否则铁定是一顿臭骂跑不了的。

    闻言,卢植脸色也是好看了许多,也没有追问。他可不知道周帆心中的小心思,还以为他只是口误罢了。

    “还有一件事情……”卢植微微皱眉,接着说道:“宗正刘焉上表天子,以宗室,重臣任州牧,地位还要凌驾于地方刺史,太守之上,允许各地州牧自行募兵,以应付地方上的叛乱。”

    嘶!闻言,周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颗心也是有些不争气的急速跳动了起来,“废史立牧”,“废史立牧啊”,他总算是等到这一天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非但那皇甫嵩平定王国叛军的事情被提早了,就连这件事情也被提早了,看样子自己这只小蝴蝶还是有几分分量的。

    先前他还在想着自己做事情有些束手束脚的,就连大肆募兵都不敢,而如今却是直接心想事成了,有着汉灵帝这道命令下来,这也就意味着这自己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只要不明目张胆的犯上叛乱,哪怕是学着那刘焉割据一方,也没有任何问题。

    周帆如今虽然是益州牧,但是实际上跟一般都刺史没有什么区别,虽然对于地方太守有着监察责任,但是却并不能完全命令他们,而如今周帆能够在这益州基本上做到令行禁止,那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武力威慑而已,要是哪天真的蹦哒出来一个不听自己命令的太守,只要他不作死,自己还真的是拿他没办法。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说句难听的,自己除了没有直接认命太守的资格,但是想要废掉一个太守,那还是易如反掌的,直接给他带上一个叛乱的名字,然后发兵去打就是了。也只有现在这个情况下,周帆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掌控了整个益州。(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