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孟胡的心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孟胡沉声的问道。他已经发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了,这或许还真的是一件要事。

    “被汉人灭了啊。”高奉苦笑道:“今年益州大旱,我便打算去汉人地盘上掠夺粮食,没想到却被汉人击退,甚至还被他们反过来打到了越嵩来,现在地盘没了,就连族人也是死的死,被俘的被俘,再也没有越嵩夷了啊。”

    孟胡大惊,看着高奉的样子就已经信了七八分了,但还是下意识的叫道:“不可能,汉人都是那么驽弱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是你们越嵩夷的对手。”

    他们南蛮夷和汉人接触的并不是很多,但是在他们的记忆里,汉人就是弱小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是那“强大”的越嵩夷的对手。

    “都到了这时候,我还有必要说谎吗,你没看见如今我随身的也只有两百人,而且几乎各个带伤吗?”高奉说道,那表情有多凄凉就有多凄凉:“你可知道这益州新来了一个州牧?”

    “知道一点,好像是叫什么周异的。难道你就是被此人击败的?”孟胡点了点头问道。虽然他们南蛮夷跟汉人接触的并不是太多,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着一些生意上的往来的,他们这里的象牙犀牛角之类的东西,再汉人眼里那可都是宝贝,而他们也需要汉人那边的布料,粮食之类的东西。因此对于这益州州牧自然还是有些了解的。

    “不是他,那周异只不过是一个暂代的州牧而已,如今的益州州牧乃是那周异之子,那大汉的平西将军,冠军侯周帆。”高奉咬着牙说道,丝毫不掩饰其对于那周帆的恨意。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孟胡下意识的说道。他对于这些平西将军什么的,还真的没有太多的概念,不过听起来好像是挺唬人的。而且那什么周帆的,居然比他老子还厉害,是正牌的州牧,光是这一点就让他觉得有些厉害了。

    “而且那人今年才刚刚十八。”高奉苦笑着说道。

    “十八,我看高奉你这辈子真是白活了,居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娃娃灭了全族。”孟胡轻蔑的叫道,原本对于那周帆升起来的半分惧意也变成了不屑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娃娃能有什么本事。

    高奉摇了摇头,也不在意,继续问道:“你猜猜那周帆带了多少兵马?”

    “五十万?还是八十万?”孟胡随意的问道。在它看来那汉人就是人多。一定是靠着人海战术才把这高奉给打败了的。

    高奉苦笑着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十万?那也挺厉害了的。”不等高奉开口,孟胡就直接叫了出来。心中也是好好的琢磨了一番,那越嵩夷全族上下的战力也就是二十万左右,那周帆带着三十万兵马就能灭了这二十万人,哪怕是全军覆没,那也有些本事了。

    高奉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三十万,是三万!”

    孟胡就是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差点弹了起来。瞪着一双牛目看着那高奉,仿佛是见了鬼一般。开什么玩笑,三万人击败那越嵩夷二十万兵马,这还是汉人吗。就算是他们南蛮夷靠着地形的优势,也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啊。

    “你确定你没有说错?”孟胡叫道。

    高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寂落的说道:“你以为这种事情说出来很有面子吗?”

    二十万人被三万汉人击溃,这种事情说出去。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但是现在也没办法了,自从到了这南蛮,他高奉就彻底不要脸了。不把事情说的严重些,那孟胡怎么会感到危机感。

    原本他还想要添油加醋,说的更加夸张一些的,但是等到他开口的时候却发现,哪怕他不添油加醋,就已经足够耸人听闻了的,做人做到他这种地步,还真是有够失败的。

    顿时孟胡便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那你是什么意思,那汉人攻打你们越嵩夷,是因为你们侵犯在先。但是我们南蛮夷和汉人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就算再厉害,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那周帆是个野心甚大的人,而且对我们这些外族也是充满了恨意,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们南蛮夷吗?若是不好好准备一番,等到那周帆来了,岂不是措手不及。”高奉急道。

    孟胡就是一声冷笑:“我看就算那周帆想要对南蛮动手,那也是因为你的原因吧,只要把你交出去,那周帆也未必会对我们南蛮夷动手。”

    高奉心中就是一个激灵,那周帆会对南蛮动手,那也不过就是他胡诌的而已,至于他来这南蛮,还真的是有避难的意思,同时也确实如同他孟胡所说的,故意把祸水往这边引而已。

    心中有鬼,高奉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的好,强硬的一梗脖子,说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现在也是个亡族之人,要杀便杀。只是你们莫要等到那周帆打过来了才后悔就行了。”

    说完高奉也就不再说话了,摆出了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孟胡再次瞥了一眼那高奉,心中也是思索了起来。

    对于那高奉的话,他也是将信将疑,不过这种事情当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真的如同那高奉所说的,那周帆率兵打过来了,到时候对于他们南蛮夷而言,也是一场巨大的危机。因为至少有一点还是可以确认的,就是那个叫周帆的小娃娃好像真的很厉害的样子,他面前的这高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至于他高奉,就算现在杀了,那也无济于事,因为自从他踏入南蛮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被他给坑了。现在先留着他再说,还能从他口中多得到一些那个叫周帆的信息,等过些日子再决定怎么处置他。

    “嘿嘿,你也知道,这事情并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了的,等过些日子我会召集其他部落大王洞主一起来商议这件事情。至于能不能说动他们,可就要看你本事了。”孟胡笑道,他突然发现,今天这件事情对于他而言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