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瞒天过海

    闻言,周帆呼吸也是一窒,唉声的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阵苦涩之情,他又何尝不明白卢植话中的意思。

    以现在益州这情况,怕是随时随地都会乱起来,周异已经病倒了,没有办法掌管这益州,若是连周帆也在这个关键时刻离开了益州,没有了人掌管,对于士气而言,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到时候指不定就会被那羌人趁虚而入,到时候对于益州,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指不定周帆这些年来的努力,就在这一朝一夕之间溃散。

    而现在在周帆面前就是摆着这么一个难题,要么带着周异去长沙找那张仲景治病,敬孝,那样能够救回自己老爹一命,不过这样一来,这益州就危险了。

    要么就留在这成都总慑一切,那夷人多数还是回来的,为了粮食,为了生存,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拼一把的,但是那些个益州大族可就不一样了,有着周帆在这益州,他们还真的未必敢动,没了内应的夷人,周帆还真的是不放在眼里了,然而这样子大结局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爹慢慢死去。

    周凡也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派人去把那张仲景接来成都给自己老爹看病,这样子一来自己就不需要离开成都了。

    然而不得不说周帆的想法是美好的,事实却是残酷的,从这成都去那长沙,就算用最快最好的船,那也需要小半个月的时间,来回最起码也得二十天以上。

    而那医匠也说了,自己老爹最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好活了,这最多一个月到底有多久,能不能超过这二十天,周帆也不知道,更何况这病拖的越久。治愈的可能性那也绝对是越低的,因此周帆不敢赌,也只有把他周异送到长沙去治疗,才是最保险的办法。

    自古忠孝两难全,而现在周帆面前的就是一个忠和一个孝的选择,无论是选哪个,周帆心中都是万般的不甘心啊。

    “可是老师,我必须去啊!”许久过后,周帆才吐出了这句话来,只不过里面充满了苦涩之情。

    卢植沉默。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情,他又何尝想要眼睁睁的看着周异就那么死去,但是一个有周帆在的益州,和一个没有周帆在的益州,完全是两个情况啊。

    “老师,大哥,这长沙,我去!”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从旁传了过来。众人齐齐看了过去,不是那周瑜还是什么人。

    “公瑾你……”周帆有些震惊的看着周瑜,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让别人替自己走这一趟,但是都不放心。毕竟这可关系到自己老爹的性命,可马虎不得,没人知道这远行会发生什么事情。而如今这周瑜……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又没有出过远门的。周帆还真的是有些不放心。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再躲在大哥你的羽翼下成长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我定会将爹安然送到长沙,找到神医的!而大哥你只需要坐镇在这成都,好好的面对来犯的敌人就行!”周瑜坚定的说道,脸上虽然依旧是带着些许的稚气,但是看上去,确实是给人一种让人放心的感觉。

    “远扬,这件事情就交给公瑾吧,相信他!”卢植在一旁说道。这几年来周瑜的成长他可是一直看在眼里的,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却有着一种不符合年龄的稳重,不由自主的让人去相信他。

    “主公,卢公说的没错,二少爷一定可以的!”一旁看着周瑜长大的周峰也是开口附和道。

    周帆深深的看了周瑜一眼,从他眼中看得到的,唯有坚定两个字。

    噗嗤一声轻笑,周帆不由的笑了出来,笑的别人有些莫名其妙的。

    他这并不是在嘲笑别人,而是在嘲笑自己,就连卢植周峰这两个外人都能如此相信周瑜,而自己这个身为大哥的居然还在这里疑神疑鬼的。

    身为历史上东吴的大都督,他周瑜岂是一个无能之辈。那孙策小鬼都能上战场了,据消息称,还获得了一个不小的功劳,难道他周瑜还比不上那孙策,会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若是连这些事情都做不好,自己将来如何把放心的把大军交到他手上,让他周瑜成为,不,是超越历史上的那个东吴大都督。

    “好,瑜弟,我就把咋们爹的性命交到你手里了,我让子锐带着我一百亲卫随你南下,去那长沙!”周帆说道。

    “定不负所托!”周瑜嘴角微微翘起,满脸自信的说道。

    “主公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二少爷有事,一定会安然护送老爷和二少爷找到张伯祖的!”周峰也是坚定的说道。

    他自然是知道为什么周帆要让他随行了,一来是为了保护周瑜和周异的安全,二来在那么多人之中,也只有典韦,荀攸和周峰三人去过那长沙,见过那张伯祖,也只有他去了,才是最保险的。

    “如此结局,怕是最好的了!”卢植转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周异,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主公,若是由二少爷带着州牧大人去长沙的话,我们不妨来个将计就计!”一旁的荀攸突然开口说道。

    瞬间,所有人都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那荀攸的身上,眼中就是一道精光闪过,瞒天过海,好一个瞒天过海。

    翌日一早,益州,州牧府。

    自从那周异病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怎么开过什么会议了,而今天突然间的,这益州群臣接到了消息,说是州牧大人召集所有人,要商讨一些事情,众人满腔疑惑的同时,却又不敢怠慢,一个个准时的赶到了这州牧府。

    而刚刚一踏进这州牧府,众人不由的楞了楞,因为高坐在首位上的,并不是他周异,居然是他周帆,他们就说了,那周异还病着呢,这么可能会召集群臣,原来是他周帆,这样就通了,只不过除了一些有心人之外,绝大多数人可都不知道他周帆是什么时候到了这成都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