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周异病重

    岁月如梭,一晃眼的时间,一年半的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而此刻也已经是中平三年的九月。

    这一年半以来,整个汉中都在高速的发展着,枣祗的屯田制早已经在整个汉中实行了下去,甚至在周异的推动下,半个益州都开始实习了这屯田制。

    再加上那马均在周帆帮助下,改良了不少农具水车之类的的东西,使得整个益州的农业水平都是大为长进,比之原来的益州,粮食产量足足高出了七八成,本来这益州就多产量,如今储粮更是丰富了不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见这益州发展的太好了,心生嫉妒,这一年都快要到了秋收的季节了的时候,整个益州发生了一场大旱,粮食农作物大批的死亡,全年的粮食产量,还不足去年一年的三成。

    益州,成都,州牧府。

    此刻在这州牧府的书房里面,有着两个老家伙在那里商谈着,不用多说,自然就是周异和那卢植了。

    “子常啊,说真的我还真是羡慕你啊,有着两个这么出色的儿子。”卢植有些酸酸的说道。

    “哈哈哈,那还用说,我的儿子自然是出色!”周异得意万分的说道。

    卢植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不过也没有反驳,毕竟这还真的就是事实。

    那周帆多么出色就不用说了,如今这周瑜那也是了不得啊。小小年纪就已经把他的兵法学了九成了,如今欠缺的也就是经验而已,不过这东西可就不是他能交的了了的。

    不仅如此,这些天他周瑜还开始跟着周异学起了内政的东西,如今也已经是有模有样了的,相信就算是放出去当个小县令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对了,那法正如何。你不也收了他为弟子吗?”周异问道。

    “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就像远扬所说的一样,不在公瑾之下。”卢植略微一思考,给出了这么个评价。

    “哦!”周异就是一声轻呼,暗道自家那个臭小子的那眼光,当真是没得说啊。

    “不说这些了,今天益州大旱,你可有准备好对策!”卢植问道。这天灾往往都是大难,若是一个没控制好,就会有巨大的损失啊。

    一听到大旱两个字。周异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如今还好,这益州本来就产粮大,再加上那臭小子弄出来的什么屯田制,光去年一年的粮食产量就够两年用的了。百姓家中一般也都有余量,若是真的不够,我就直接开仓放粮,想要度过今年的大旱,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卢植也是点了点头:“如此最好,不过子常你也得当心着点。毕竟是大旱灾,到时候难免会有有心人趁此机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明白,我已经下令让严颜带兵去了。其为人稳重,相信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周异说。

    卢植点了点头,对于严颜这些年的表现,他也是看在眼里的。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好帮手。

    “哎,这旱灾我倒是不担心,我担心的是那里啊!”周异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目光透过窗户,看向了那西南的方向。

    “夷人吗,那确实是个麻烦!”卢植顺着周异的目光看去,淡淡的说道。

    “是啊,我能管的到的治下,都已经开始实现了屯田制,想要度过今年的大旱灾,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西南几郡,夷人的势力颇重,就连我也插手不了,以他们的水平哪来那么多的粮食度过这次难关,怕是也只有强抢一途了。”周异脸色凝重的说道。

    “怕是十有八九会如此了。自从远扬借你手颁布了那些禁令之后,那些夷人再也不敢在我们大汉领土上放肆了,不过也是彻彻底底把他们得罪很了,怕是都把你恨到骨子里了,只不过一直隐忍着,没敢动手罢了。不过这次旱灾或许就会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夷人怕是要拼命了。”卢植说道。

    “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周异苦笑,跟着夷人的大战迟早会到来的,如今也不过就是提早了一些罢了:“我倒不担心那夷人,以远扬的本事倒还不怕他们,我怕的是我们汉人里有内鬼,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这才是最大的麻烦啊。”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吗?”卢植不有的皱眉。

    “是啊,应该快忍不住了吧!”周异喃喃自语着:“你又不是不知道远扬这些年弄出来了那么多东西,又是什么屯田制的,又是纸张书籍的,不久前还弄出来了个什么汉中书院,这哪件事情不是在扒他们的皮啊,能够忍到现在我已经很意外了,这些天他们的动静也是不小啊。”

    卢植听了也是忍不住的嘴角抽抽。

    周帆对付那些士族的手段还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这屯田制一搞,士族原本的土地上的利益就被瓜分了不少。

    至于那书籍的事情,更是狠狠的坑了所有士族一把,偏偏他们还得咬着牙硬扛着。

    而最近这书院的事情,那更是直接动了所有士族的根本利益啊,寒门都能免费读书,而且特么的用的还是他们士族提供的书籍范本,这简直不能忍啊。

    一旦被这书院形成规模,他们士族没了知识垄断,那么他们这些士族的根基就会被这么毁了,偏偏这周帆每件事都还做的是循序渐进,一点点蚕食,等他们反应过来,却已经是来不及了,而如今为了他们世家的传承,他们也不能在这么忍下去了。

    “不过也还好,这些年我已经不动声色的将整个益州的七成兵力握在手里了,贾龙任歧他们加起来也不到三成,没有绝对把握下,他们也不敢擅动。”周异说道。

    “嗯,还是先把这件事情通知一下远扬吧,看看这小子有没有什么鬼主意!”卢植笑道。

    “哈哈,那是自然!”周异笑着说道,伸手就想要去拿笔墨纸砚。

    “唔!”然而就在这一刻,周异的右手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左手捂心,脸色痛苦不已,额头上豆大的汗水不止的往下掉,身子就是一软,缓缓的倒了下去。

    “子常,你这是怎么了!”卢植大急,连忙扶住了他周异,眼见周异痛苦的表情,连忙对着外面吼道:“来人,快叫医匠来!”(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