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虎骑卫出马

    “放!”阳平关城墙上,就是传出了一声暴喝,而那人正是刘晔。

    随着他刘晔一声令下,十五台投石机同时运作,就是十五块宛磨盘般大小的巨石就这么飞了出去,从天空中向着下方的羌人头上砸去。

    所有羌人都傻眼了,满脸震惊的抬着头,感受着天空瞬间变暗的情景,看着那天空中的不明飞行物向着他们砸来。

    砰砰砰!

    就是十五声巨响传来,那十五块巨石重重的落到了下方,就是留下了十五个大坑,连带着还砸死了起码四五十个羌人。

    “妈呀,救命啊!”所有人都被吓到了,那种遮天蔽日的紧迫感,再看看地上面那些个被砸死族人们,一个个的都被砸成了肉酱,死无全尸。

    这还算是好的了,毕竟那些人都死了,也就没有痛苦了。最悲惨的是那些被巨石砸中了身体,或手或脚,亦或者半边的身体的人。

    这些人死不了,至少短时间内死不了,不过那种生不如死的剧痛,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甚是骇人。

    不少人看到了自己族人这一幕,就差点没吓尿了,那惨烈的叫声不断的萦绕在每个人都耳边,一个不巧,接下来的就是他们。

    他们羌人不怕死,但是也不代表着想死,更不想死的那么惨,甚至是生不如死,所有的羌人都被这投石机的第一击被镇到了。

    “再放!”城墙上那刘晔宛如死神般的声音再次传来,又是十五颗,三十颗,六十颗密密麻麻的巨石,从城墙上向着那些羌人砸来!

    无数的巨石一次次的抹杀着羌人们的性命,更是抹杀着羌人们那心中仅存的勇气。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后方的北宫伯玉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彻底的被吓傻了。那么大的巨石,居然就被那么扔了出来,这就算是他们羌人最厉害的勇士也不可能做到,难道那周帆麾下的兵马各个都有鬼神之力?

    “北宫,还楞着做什么,下令鸣金收兵啊!”韩遂看着傻眼的北宫伯玉,就是怒骂了出来,这还怎么打,这样下去无非就是继续白白送死而已。

    “鸣金!”北宫伯玉反应了过来,也顾不得想其他的了。连忙叫了出来。

    随着鸣金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所有羌人们都是如释重负了起来,终于可以不用送死了,一个个呼爹喊娘的撤了回来,只恨自己没有多长两条腿。

    “主公,羌人退兵了!”魏延就是叫了起来:“我们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杀出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周帆先是阻止了那刘晔继续使用投石机,毕竟这巨石收集不易,省着点用的比较好。随即看着魏延说道:“不必,那羌人虽然败了,但是损失并不大,更不用说还有三万骑兵。硬拼吃亏的只会是我们。”

    魏延点了点头,说道:“那难道就这样放过这些家伙。”

    “放过!怎么可能!”周帆就是一声冷哼:“今晚便是那羌人的末日!”

    入夜时分,阳平关外,羌人营地。中军大帐。

    经过了早上那一场大败,那北宫伯玉也算是收敛了一点了,原本对于那周帆的不屑。如今也是荡然无存了,再也不敢狂妄了,直得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来。

    而如今也是乖乖的在阳平关外扎下了营地,虽然时间紧急,而且弄得也有些仓促,但是好歹也是有了一个营地,今天晚上至少不会风餐露宿了。

    “哎,文约这次都怪我,悔不当初啊,当初若是听了你的话,也就不会遭此大败了!”北宫伯玉哀声说道。

    “北宫错了,这事怪我,没能及时提醒你!”韩遂连忙说道。但是此刻心里早已经是把他北宫伯玉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便了。

    这北宫伯玉哪里有什么悔意啊,他要真的是后悔了,那就已经直接撤兵才是。而他现在这番话,那也不过就是想让自己觉得好受一些,接着再让自己想想办法,又没有破敌之策罢了。

    “文约你可知那汉人用的是什么东西,可有破敌之法?”北宫伯玉心有余悸的说道。那投石机虽然杀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却一下子把他大军的士气给彻底击溃了,这还怎么打。

    “这东西可能是先秦流传下来的投石机,我也是第一次见,之前也是听别人说过罢了。至于破敌,北宫还是别说笑了,一见到那投石机,你那些羌人勇士谁还敢上前一步!”韩遂暗道一声果然。

    北宫伯玉有些不悦的瞪了一眼韩遂,随即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然这话不好听,但确实是事实啊,有些不甘心的说道:“难道真的没办法了?”

    韩遂略微一思索,说道:“岂是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就要看北宫你舍不舍得了。”

    “怎么说?”北宫伯玉连忙叫道。他现在那就是咽不下去那口气,原本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拿下这汉中,现在可好了,汉中还没拿下了,自己先损兵折将了,这口气不讨回来,他怎么都不甘心。

    “我刚刚想了想,那投石机用的巨石,采集起来也必定不容易,那汉军必定也不会太多。北宫你只需要牺牲一些人马,把那些大石头用光了,这投石机也就成了废物了,到时候就想办法拿下这阳平关了!”韩遂说道。

    嘶!闻言,北宫伯玉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震惊看了一眼韩遂,瞬间便陷入了犹豫之中,这韩遂还真是有够毒的啊。

    难怪他韩遂会说舍不舍得了,他的的意思,那就是拿人命去填,他韩遂是个汉人,自然是是不必在乎羌人的死活了,但是他身为羌王,若是强令族人去送死,对他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事。

    韩遂低着头,偷偷的看着北宫伯玉那纠结的脸色,嘴角也是露出一丝冷笑。

    “吼!”就在两人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就是一声响彻天地的虎啸声传来,

    “什么东西!”两人顿时被吓了一大跳,惊魂未定的叫道。

    “吼吼吼吼……”随着第一声虎啸,随即又是无数声虎啸传来,在这寂静的夜晚,羌族的营地当中,不断的回绕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