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作死的羌人

    西都,长安,太守府。

    皇甫嵩高坐首位,下方众人分列而坐,而坐在首位的,便是他孙坚。

    “文台,这次可还真是要多谢你了,若非你及时赶到,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碎了啊!”皇甫嵩苦笑一声,说道。

    这一次惨败,全都怪自己,若非他冒进,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了,若非那孙坚及时带兵赶到,怕是他都见不到隔天的太阳了。

    “车骑将军过誉了,这都是坚分内之事!”孙坚抱拳说到。

    “如今外面情况怎么样了,那羌族还没退吗?”皇甫嵩问。

    “还没有,不过想来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孙坚说。

    “哦,何解?”皇甫嵩倒是来了兴趣。

    孙坚哼哼了一声,说道:“那羌族举兵十余万,这粮草就是一大消耗,如今他们围困这长安。只要我们能够坚守长安,这时间一长,等到那羌族粮草不济,自会退去!”

    这长安身为西都,其粮草除储备自然是多的很,这要是拼消耗,到时候最先扛不住的只会是那羌族,到时候羌族要么死命拿下长安,夺取长安内的粮草,要么乖乖的退兵,否则只能是饿死。

    皇甫嵩点了点头,显然是对孙坚的说法很是认同,不过下一刻却是眉头一皱,问道:“那这羌族若是绕过长安,去攻其他地方,那该如何是好?”

    孙坚心头就是一窒,这个可能性是有的,但是他却从没有考虑过,纯粹是因为这不太现实啊。

    “启禀将军,我倒是认为这不太可能。”一旁的一校尉站了起来说道:“那羌族若是绕过长安,去其他地方,那么也就两条路而已,其一乃是往东。直奔洛阳,不过长安与洛阳之间有着潼关,潼关有着重兵把守,那羌族想要拿下潼关,怕是比拿下长安还难。”

    “至于另外一个方向,那便是向西,只是哪里可是冠军侯的地盘啊……”那校尉声音是越说越小,一提到冠军侯三个字,众人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众人闻言,不禁莞尔。在他们心中,这周帆那就是常胜的代名词,那羌族除非是脑子被枪打过了,否则哪里敢去招惹周帆啊。甚至他们还巴不得那羌族去招惹周帆呢,到时候或许都不用他们出手,那羌族就平了。

    皇甫嵩也是嘴角抽抽,然而接着就是叹了一口气,周帆有多大本事他还能不清楚吗,若是能有他出马。现在还轮得到那羌族嚣张吗,只可惜……

    “将军,卑职有一事不明?”孙坚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

    “何事?”皇甫嵩问。

    “我们如今为何不向冠军侯求助。要知道他就在汉中,毗邻长安,等他帅军赶来,也只不过是几天的时间罢了。到时候长安之危自解。”孙坚疑惑的问道。

    “哎,我又何尝不想!”皇甫嵩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到。

    早就在羌族叛乱的消息传到洛阳的时候。他皇甫嵩就提议让周帆出兵平乱,然而那汉灵帝就是不许,这重任这才罗到了他身上,着实令人郁闷。

    无奈,有着汉灵帝命令在,他也不能违抗圣命,前去向那周帆求助,只能自己硬扛着。

    众人楞然,有些疑惑的看着皇甫嵩,不知道他刚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咳咳!”自知失言的皇甫嵩连忙咳嗽两声,下令道:“所有人给我时刻戒备着,绝不允许给那羌族可乘之机!”

    “诺!”众人齐声应道。

    长安外,羌族营地,大帐内。

    此刻那羌王北宫伯玉,以及大批羌族将领正在帐内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当然的,还少不了那边章和韩遂两人。

    “哈哈哈,问约果然厉害,那皇甫嵩在大汉名声那么大,就这么被打败了,来,我敬你一杯!”北宫伯玉大笑道,一杯酒先干为敬。

    “羌王客气了!”韩遂笑眯眯的说道,不过眼中的怨毒确实怎么也掩盖不掉了的。

    他跟着这北宫伯玉叛乱,那也是被逼的,而且他现在居然还被推举为了首领,着实是可恶。

    他这首领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有了好处就是他北宫伯玉那,至于还是有麻烦了,自然是他这个傀儡头领抗。

    可惜现在事已至此,想挽回也来不及了,他也只能一错再错下去,这样或许还能保住一命,不过这北宫伯玉的仇,他迟早会找回来的。

    “不过文约啊,如今我们大军粮草可不多了,再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北宫伯玉问道。他也知道在脑子上,他们这些羌人确实比不过汉人,因此现在也只能找他韩遂想办法了。

    韩遂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若是十天内还破不了长安,只能先退回金城,重新布置了。”

    “这怎么可以,我们羌人各个都是好汉,岂能这般空手而回!”当即人群中就有人坐不住了,站起来吼道。

    “对,不能退!”其余羌人也是连声附和了起来。

    北宫伯玉脸色也是个有些不好看,显然对韩遂的答案不满意,他心中也是不想退的:“文约你也看到了,可还有其他办法?”

    “这真的没有了!”韩遂苦笑。

    “没粮食,我们就去抢,听说那益州的汉中粮食众多,把那给抢了,够我们大军吃上一年的了。”一羌人勇士喊到。

    “不行,抢哪都行,就是不能去汉中!”韩遂毫不犹豫的叫到。

    “这是为何?”北宫伯玉有些疑惑的看着韩遂,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韩遂如此决绝的样子。

    “那冠军侯如今就是汉中太守,去攻打汉中实在是太危险了!”韩遂叹了一口气说道。

    “文约有些涨敌人士气灭自家威风了吧。听说那冠军侯也不过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而已,能有多少本事。那皇甫嵩被汉人吹嘘的那么厉害,还不是被我们羌人勇士打败了,那冠军侯周帆怕也就是被人吹嘘出来的罢了,不足为虑!”北宫伯玉不屑的说道。

    在他看来,汉人那都是绣花枕头罢了,如今见识到了那皇甫嵩,更是深以为然了。

    韩遂听了直想骂娘,那皇甫嵩能和周帆比吗,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啊。那黄巾百万大军,还不是被他周帆给平定了,这样的战绩,难道还是吹嘘出来的不成,有本事你给我吹一个出来看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