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借鸡生蛋

    此言一出,场面就是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冠军侯你先前说了什么?”过了许久这贾龙才反应过来,不过就依旧是一脸的震惊。

    周帆嘴角露出了一丝奸笑,知道面前这些人是上钩了,再次将刚刚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冠军侯你真的有那么多这样的《礼记》卖给我们,而且是两金。”贾龙有些激动的问道。

    同时其余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都落到了周帆的身上,两金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或许是一辈子都挣不到的东西,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个士族而言,那简直就连九牛一毛也不如,能够换来这样一本《礼记》那实在是太物超所值了。

    “呵呵,不错,就是两金。”周帆点了点头。

    “冠军侯难道已经有办法改良这蔡侯纸,使得其变得廉价了?”雍乾一下子就发现了其中的蹊跷,忍不住的问道。

    周帆声音低了几分,说道:“这一点就不劳各位大人操心了。”

    “还请冠军侯赎罪!”雍乾自知失言,连忙告罪道。想想也是,这种事情那绝对是别人最最机密的事情,换做了是他,也不会当众说出来了,否则岂不是会引来宵小窥视。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了,否则周帆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礼记》卖,而且价格还如此低廉,那样岂不是赔死。

    “不知冠军侯可还有其他这样的书籍?”任歧皱了皱眉,问道。

    说实话的,这样一本《礼记》虽然不错,而且也确实是物超所值,但是毕竟太少了,若是没有其他类型的书,那么倒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自然是有,无论是《礼记》《左传》。亦或者是《春秋》等等,都有。甚至若是各位大人府中有着什么孤本,也一样可以变成这样的书籍。”周帆笑着说到。

    自己虽然有了纸张,而且相信不久后还能用活字印刷术,到时候这书籍自然是能够成堆成堆的印刷出来。

    但是这还得有一个先天的条件啊,那就是得有范本,没有书,没有内容,自己哪来的本事把他们印刷出来呢。

    若是说道书籍,周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大儒蔡邕了。其府上古籍四千余卷,就算是大汉皇家收藏的古籍怕也没有他的多。这些古籍一些是他蔡邕当帝师的时候,靠着汉灵帝的关系,在皇宫内抄录了,还有一些则是他千辛万苦从各处收集来的,这些绝对称得上是民族的瑰宝啊。

    只可惜后来因为战乱,他蔡邕所收藏的古籍也就此被付诸一炬,不过好在其女才女蔡琰天生聪慧,过目不忘。硬生生的背诵默写出了四百余篇,也算是弥补了一些损失了。

    只可惜现在那蔡邕根本就不在这里,自己也没办法从他那里借来古籍印刷,无奈之余。现在也只能打这些士族家中藏书的主意了。

    他们之中藏书肯定比不上那蔡邕,不过多年来珍藏怕也是不少,若是全都聚集起来,那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且借了这些士族的藏书。再来赚他们的钱,这种借鸡生蛋的感觉,当真是痛快的很啊。

    “好。好,在下府上确实有不少古籍,可否请冠军侯帮忙?”任歧抱拳说道。

    “卑职府上也有一些。”

    “我这也有不少……”

    “还有我……”

    当即其余那些人便一个个的跳了出来,急不可待的说道。

    “自然可以。不过这书籍制作不易,还需要一些时间,所有还请各位大人不要心急。”周帆笑到。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众人连忙应道。

    在他们看来,虽然这周帆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弄出那么多书籍来,但是多数还是让人抄录,只不过可能有着些许窍门,可以让抄录的速度便快些吧,这样一来,速度上慢一些那也情有可原。

    然而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周帆这样说,那只不过是为了给那马均拖延时间,等他把活字印刷术弄出来而已,到时候要什么书,还不是唾手可得。

    原本周帆就地位非凡,再加上如今有了这一层关系,贾龙那些人一个个频频向着周帆敬酒,讨好关系。

    此刻他们当真是万般的庆幸啊,还好他们没有学那孙曦一样白痴,直接把周帆给得罪了,这次就算那周帆再大度,不准备找那孙曦麻烦,但是这书籍的事情,怕是再也没有他的份了。

    而周帆自然也是来者不拒,一场宴会就在那欢声笑语中度过了。

    州牧府。

    “臭小子你没事吧?”周异看了周帆一眼,先前酒宴上,可没少喝酒。

    周帆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对了爹,刚才酒宴上有三人值得一用!”

    “哪三人?”周异顿时眼前一亮,对于自己这儿子的眼光,他还是深信不疑的,这一点看看他身边那些人就知道了。

    “王累,张松,严颜!”周帆脱口而出道。

    “王累,张松,严颜吗!”周异喃喃自语了一遍,同时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这三个自己印象并不是太深的人:“我知道了!”

    周帆点了点头,再次看向了那卢植,问道:“老师对于那法衍你可熟悉?”

    卢植就是一楞,随即说道:“对于这法衍我倒是不熟悉,不过对于其父亲法真,当年倒是有过几面之缘。只可惜其前些年已经去逝了,倒是有些可惜。”

    他卢植今年都快五十岁了,而那法衍却还不到三十,却确实不是一辈的人。

    而那法真,人称玄德先生,倒是和那刘备的字一样。此人也是大汉颇为有名的大儒,只不过比起马融,卢植,郑玄他们这些人来说,那可就差远了。

    “如此就好。”其他倒是不重要,只要有些交情那就足够了:“那法衍之子法正乃是一奇才,若是有名师指导,将来必定成才,可以的话,老师倒是不妨再收个弟子。”

    虽然说就算没有卢植在,那周瑜和法正两人一样可以成才,但是毕竟那是在没有自己干预的情况下。如今有了自己这只蝴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还是小心的好,而且有着卢植这样的名师,相信两人说不定还能更为出色一些。

    “哦,比起公瑾如何?”卢植也是来了兴趣。

    “怕是不在公瑾之下!”周帆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