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这句话周帆也可以说是听了一辈子了,他也一直不以为然,毕竟在他前世的时候,四川云南等地早已经是大都市了,根本不存在什么交通不方便的时候。

    而直到他自己走在这蜀道上,走在这一千八百多年前的蜀道上,他才知道这路到底有多难走。

    这益州本来就多山林,若是没有熟悉的人引路,百分之百会在这里迷路。

    也难怪历史上那张松凭着他那过目不忘的记忆,画出来的把益州的地形地物、山川险要,以及兵器府库、兵力部署等等军事机密的地图会那么重要了,没这东西想要拿下益州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从南郑到那成都,周帆等人整整走了近半个月的时间,这才在过年前几天到达了那成都县。

    这只是人走就已经这么麻烦了,若是运送物资那更是麻烦的很。也难怪这蜀锦在这益州当地卖的并不贵,但是一旦到了外面,那就是十倍百倍的价格,运输那就是个最大的难题啊。

    “主公,这蜀道还真是有够难走的,可把我这把骨头给累坏了!”荀攸苦笑着说道。

    他荀攸也是第一次来这益州,但他也从来没想过这路居然会那么难走,周帆典韦等人还好,毕竟是练武之人,虽然也有些不适应,但是还没多大问题,但是这可哭了荀攸这个谋士了,这段路可把他累的够呛。

    “哈哈,公达你就多担待一些吧,那成都就在前面不远处了!”看着荀攸那颇有些狼狈的样子,周帆忍不住的大笑道。

    荀攸苦笑,不过下一刻神色却是凝重了起来,说道:“主公若是日后想以这成都为基的话,那可得注意一件事情了。”

    “何事?”看着荀攸如此严肃的样子。周帆也收起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

    “若是日后开战,那汉中必然是首当其冲的战场,而以我们目前的速度从南郑到成都大约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若是换成了押送物资粮草,怕是一个月都不止。若是物资没办法及时到达前线,怕是会有麻烦啊!”荀攸沉声说道。

    周帆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个大麻烦,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若是连粮草都没有办法及时到达。那这仗也就不用大了。

    而且遇到这个麻烦的,也不仅仅只有自己,历史上那刘备入蜀之后,诸葛亮六出祁山,五次北伐,而在他第二次北伐的时候,还没有见到魏军就失败而回了,那原因就是粮草不及,若是不退兵。怕是自己先饿死了。

    益州蜀都有着天府之国的美称,土地肥沃,人口众多,粮食产量巨大。是出了名的产粮大州,而且还有着大汉最大的两个盐田之一,铁矿产量也是极高,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而那诸葛亮还会缺粮,就是因为这蜀道难走,运输不便。这才导致了兵败。

    不过诸葛亮到底就是诸葛亮,后来发明出了那传说中的木牛流马,虽然不可能像传说中的那样可以自己行动,但是还是能大大加快了运送粮草的速度,后来几次北伐,才没有被这粮草的原因给困扰到。

    可是那诸葛亮有木牛流马,而自己却没有,若是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怕是日后光是这个问题,就足以让自己头大不已了。

    “公达说的是!”周帆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等到时候再找人商量商量,看看要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一柱香过后,那成都县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不得不说这成都确实是目前大汉有数的几座大城池之一,远远的望过去,除了城墙比洛阳矮小破旧了一些外,其余的比那东都洛阳,也差不了多少。

    “嗯!?”就在这时候,周帆突然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对人马,人数大约有着二十多人,然而却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为首的有三人,差不多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各个身着名贵蜀锦做的衣服,正缓缓的向着这边迎了过来。

    “成都校尉贾龙见过冠军侯。”

    “蜀郡太守任歧见过冠军侯。”

    “益州薄曹从事雍乾见过冠军侯。”

    为首的三人对着周帆就是行了一礼,随即身后其余的那些官员也是对着周帆行了一礼。

    虽然他们之中有些人官职不比周帆地,就像那任歧,跟周帆一样,都是一郡太守,理应没必要这般行礼。

    但是谁都知道现在的那益州牧周异那只不过是暂代的罢了,他们面前的这冠军侯周帆,那才是真正的益州牧,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从那周异手中将那益州牧的位子给拿回来了,这种真正的实权人物,自然是不敢得罪。

    就算不说这一点,光是周帆他那么彪悍的战绩,再加上他现在那平西将军的官位,也不是他们这些人敢随意放肆的。

    周帆眉毛就是一挑,好吗,自己在这益州最在意的三个人居然一下子都跳出来了。

    这贾龙和任歧,就是这益州最大的士族,也是这益州士族的领头羊。

    历史上那刘焉刚刚入益州的时候,益州士族就是在这两人的带领下,将那刘焉迎了进来。

    若是这样那也就罢了,最最关键的是,这两人还造过反,造过那刘焉的反。

    那刘焉入蜀了之后,一向以严治蜀,然而这倒并不是代表着他刘焉就是个好官了,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稳固自己在益州的地位,将权利全都把持在自己手中罢了。

    自然而然的,刘焉这样的举动,无疑触犯到了这益州士族的利益,而他刘焉为达目的,也是出手对付了不少士族。

    而到了后来便引起了这益州士族的反抗,而最先起兵的便是这贾龙和任歧两人。在自知不是那刘焉对手的情况下,他们两人甚至不惜引狼入室,想要迎那董卓的兵马入蜀来对付刘焉,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最终被刘焉所杀。

    对于这么两个益州士族的代表人物,周帆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时刻提防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