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张修张鲁张卫

    “你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能有四百多人护卫的车队,能是简单的人物吗。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张修在教内的威望,我若想要取代他,就必须比他更有威望才是,现在教内死了那么多兄弟,你让我怎么收场!”张鲁怒气冲冲的吼道。

    别看他张鲁平时做事低调,但是其心中早已经是野心勃勃了。这五斗米教是他张修一手拉起来的,而对于张鲁这个结义兄弟,张修也是没有亏待他,让他做了二把手。

    但是张鲁可不满足,他一定要把这五斗米教握在自己手中,那种拥有权利的感觉,才能让他满足。而且如今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隐忍,都是为了将来做准备,只要自己在教中有着不弱于张修的威望,到时候他就有办法掌控整个五斗米教。

    但是现在可好,被他张卫这么一弄,教里死了那么多人,肯定要怪罪到他张鲁身上,真是弄了他一身骚。

    “我说大哥你何必那么隐忍,直接想办法把那张修给作了,到时候这天师之位不就是你的了!难道真的顾及什么结义之情?”张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他几次三番劝说张鲁直接把那张修给杀了就是,张修一死,他这个二把手自然能继承张修的位子,何必弄得像现在这么麻烦。

    “哼!你以为我不想吗!”张鲁就是一声冷哼。

    “大哥你……”张卫倒是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这大哥,听他口气好像早已经考虑过要不要把那张修给作了了。

    “我这才加入五斗米教没有多少时间,能够坐到这个位置,那也是因为张修的影响而已,对我不服的人多了去了。就算那张修真的就这么死了,到时候怕也是轮不到我当这个天师,反而是便宜了别人,这样我为什么要动手。”张鲁不屑的说道。

    跟张修结拜。那不过就是想要保住这棵大树上位而已,至于什么兄弟情义,那简直就是狗屁,若非不想便宜了其他人,他早就想办法弄死那张修了。

    “嘿嘿,大哥就是大哥。”张卫恍然,拍着马匹道。

    “公琪,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喊。顿时让两人的脸色一变。

    门外那声音不是张修还是什么人。当即张鲁连忙对着张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管住自己的嘴巴,张卫也是会意的点了点头。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张鲁连忙起身打开了门,差点没和迎面而来的张修撞个满怀!

    “哎,你们之前是不是派人去劫掠了一车队!”张修看了看张鲁,又看了看张卫,叹了一口气说道。

    张鲁暗道一声果然,这张修果然就是来问罪来了的。张鲁也知道这时候应该怎么做。与其隐瞒推卸责任,还不如痛快的承认的好:“大哥,这事是我的错,让教里死了那么多兄弟。这件事情我会和教里兄弟请罪的。”

    “死的人算什么!”张修没好气的叫道:“只不过这次你们真的是闯大祸了!”

    张鲁和张卫两人就是一楞,不由面面相觑了起来。这什么情况,不就是劫掠个车队吗,这种事情他们平时又没少做。怎么就成了闯大祸了。

    “你可知道那是谁的车队!”张修红着眼睛问道。

    闻言,两人心中不由的搁楞一下,心中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能有四百多人护送的车队,而且他张修还说的那么严重,这次事情怕是真的要大了。

    “那是益州牧周异,益州牧周异的车队啊!”张修气的直跳脚。

    “益州牧又怎么了,我还杀过这巴郡太守了,益州牧杀了那也就杀了呗。”张卫根本没反应过来,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益州牧官职确是很大,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五斗米教的人还不是宰了那巴郡太守,然后在这地方混的好好的。

    啪!就是一声巨响出来,放眼望去,只见那张卫已经被张鲁一巴掌扇倒在了地上。

    “大哥你……”张卫也是被这巴掌给扇懵了,一脸震惊无助的看着张鲁。

    “妈的,这次真的是被你害死了!”张鲁激动的叫道,有些崩溃的抱着头,就差没有直接痛哭流涕起来了。

    张卫那白痴不知道益州牧周异五个字代表着什么,难道他还不知道吗。他原本已经张卫碰上的只不过是一块硬骨头罢了,但是现在哪里是什么硬骨头啊,那赫然就是一把锋利的战刀,而且还是随时会砍上来的战刀。

    “那益州牧周异可是冠军侯周帆的父亲,是他的父亲啊!这次得罪了他这个狠人,我们都要完蛋,都要完蛋了!”张修激动的怒吼了出来。

    嗡!瞬间张卫整个的就懵了,脑子里一片的空白。若说他不知道益州牧周异是谁,那还情有可原。毕竟周异的名字那也就洛阳比较熟悉点而已。

    但是周帆是谁,这整个大汉都怕是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了的。年仅十七,就带兵平定了百万黄巾的将领,大汉第二个冠军侯,如今的平西将军。

    若说平时还没有什么,毕竟就算他再厉害,那也管不到他们这里。但是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如今那周帆正是汉中太守,距离他们这里近的很,若是发兵来打,那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就连那百万黄巾他也是说灭就灭,如今他们这个人数不过万的五斗米教会怎么样,他已经不敢去想象了。

    “大哥,怎么办,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张卫整个的就慌了,带兵劫杀周异的是他,虽然没有伤到任何一个人,但是他可不相信周帆会因为这个原因就放过他。

    “大哥,那益州牧反正也没事,不如我们直接去向他请降,希望他大人有大量,能放我们一马!”此刻张鲁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争权夺利的事情啊,先保住自己小命再说啊,大不了把张卫这个罪魁祸首交出去就是了。

    “晚了!”张修苦笑,说道:“就在不久前,他已经带着兵马向我们这边来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