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险地

    “哈哈哈,张任你倒是谦虚了。”周帆笑到:“恶来的步战能力,能比得上他的,怕是整个大汉也找不出一手之数来。”

    典韦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与他之前发飙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张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跟他典韦单挑,那种无力感,真的是让人心悸。

    “不知家师如今身在何处?”周帆问道。若是找得到那童渊的话,自己也能向他请教一下,虽然枪和戟不同,但是多少还是有些触类旁通的地方。

    张任摇了摇头,说道:“末将学艺归来也有五年了,至于老师如今身在何处,我也不知晓。”

    “那你可还有什么师兄弟?”周帆也不失望,继续询问道。赵云啊,若是能够想办法把那赵云给招揽过来,那真是没的说了。

    “倒是有一师兄,名叫张绣,比我早两年出师,如今大概是回凉州去了吧。”张任随意的说道。

    闻言,这次周帆是真的有些失望了,怕是那张任出师的时候,童渊还没有收那赵云为徒吧,因此两人根本就不认识。

    罢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到也没必要那么在意。

    “主公你在想什么?”看着周帆一脸纠结的样子,张任忍不住的问道。

    “啊,没什么,我在想那五斗米教的事情!”周帆含糊的说道:“不知张任你对这五斗米教有多少了解?”

    “五斗米教!”一听到这四个字,张任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说到:“这五斗米教末将也不是很熟悉,只知道他们的首领叫张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整个汉中巴郡一代出现了,一直在招收教徒。前些日子那中原地区有太平道叛乱,这张修也在汉中响应,以五斗米教为主发起了叛乱。只不过很快的就被前任太守给击退了,之后就一直盘踞在巴郡,没什么动静,只是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开始有五斗米教的人开始四处劫掠。”

    “张修,不是张鲁吗?”周帆问道。

    传闻这五斗米教乃是天师张道陵所创,后又称天师道,正一教,乃是道家一大派,而那张道陵在道家流派中。也有着四大天师的称号。

    而这五斗米教正是天师道的起源,传言这张道陵乃是张良子孙,到了这一代,就传到了张鲁的手上,张鲁也是这五斗米教第三代天师。

    历史上他先苏固,再杀张修,盘踞了汉中三十余载,也是一方霸主了,一只在这汉中传播五斗米教。实行政教合一,倒是对日后的道家有着深远的影响。

    不过也有着另外一种传闻,那五斗米教的创始人根本就不是怎么张道陵,而是他张修。

    最先在汉中巴郡一代传播五斗米教的人就是张修。而那张鲁,只不过是后来杀了那张修和苏固,不但占据了汉中,还继承了张修天师的称号。这才有了日后五斗米教的起源。

    不过这个五斗米教的创始人到底是谁,对于周帆而言,还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张鲁。能够盘踞汉中三十年,也足够见其本事了,这样的人若是不除掉,周帆心也不安啊。

    “张鲁!”张任就是一楞,随即略微一思考说道:“末将倒是也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没有多少印象了。”

    周帆就是眼前一亮,有张鲁就好,若是找不到这人,让他躲在茫茫人海之中,到时候突然跳出来捣乱,反而是麻烦。

    翌日一早,所有人精神抖擞的起床了,在张任的带领下,继续向着深山里走去。

    周帆到也没有使用那龙涎香药方,毕竟那龙涎香就那么一点点,用完了再想找到,那可就难了。而且那药方弄出来的动静太大,一个不好这次汉山之行就得终止了,因此刚开始还是没必要去用,等到了最后准备离开的使用再用的好。

    前进了一个时辰,好歹也被周帆抓到了一只猛虎,总算是开门大吉,没有被剃个光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至于其他一级两级的动物,这种深山老林里倒是不少,可惜周帆完全不感兴趣,如今没有达到三级的动物根本就入不了周帆的法眼,完全没用啊。想想那三十种三级的动物,周帆现在还有些头疼,这想要升到四级,不知道得何年何月了。

    哄!一声巨响传来!

    周帆等人也是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更是被吓了一跳。

    “我靠,好肥的一只野猪!”周帆脱口而出道。

    只见不远处正有着一只野猪撞着面前一棵需要三人保的大树,而刚刚的声音也是它穿出来的。

    正常的野猪也就是两三百斤的样子,而这只野猪没有五六百斤完全止不住啊,比一般的小牛犊还要大出了一圈,绝对堪称猪中之王啊。

    周帆一眼看去,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三级初级,果然啊,寻常野猪也就二级中级高级的样子,而这只居然是三级。

    要定了!周帆心中狠狠的叫道。且不说这就是一点经验,而且这种猪王,若是公的,抓回去当种猪,为自己那养猪事业添砖加瓦也好啊。

    当即周帆就是一个捕捉丢了过去,失败,靠!

    “别跑!”而这时候,那野猪似乎是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了,撒开脚丫子就向着一个方向逃跑了,当即周帆便直接追了上去。

    捕捉,失败,捕捉,失败。

    一路上周帆又丢了两次捕捉,可惜还是失败。

    “主公不能再往前了!”眼看着那头野猪王窜进了一个角落,一旁的张任就是阻止了周帆继续前进。

    “这是为何!”被张任这么一拦,周帆顿时有些郁闷了,眼看着那野猪消失在了眼前,若非这张任是向导,而且对着汉山比较了解,想来也不会就这么无的放矢的,怕是周帆就要直接发飙了。这么一头野猪王可不多见,就这么跑了,周帆岂能甘心。

    “启禀主公,前面是处险地,自我大小起,村中长辈就告诫我,这汉山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唯独前面这处地方绝对不能去。”张任严肃的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