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反驳

    “启禀陛下,袁大人所说的三大罪责,臣一条也不认!”周帆拱手说道。

    有意思了,在场那些中立的官员看到这场面,纷纷露出了笑容。那袁逢霸道,一下子就提出了三大罪状,但是很明显的这周帆也不是好相与的,两者之间必定是一场龙争虎斗啊。

    “周帆,事实具在,你还敢狡辩!”袁逢厉声喝到。

    周帆看都不去看那袁逢一眼,淡淡的说到:“还请陛下给臣一点时间。”

    “准奏!”

    “袁大人所说的第一件罪责,臣承认,确实是臣杀了那左丰!”周帆沉声说道:“不过臣也不是乱杀无辜之人,杀那左丰,着实是因为他该死!”

    众人震惊,那周帆居然说出了那左丰该死这样的话来,当真是胆大包天。

    袁逢听了连忙看向了那张让,以那张让的个性,被这么打脸要是不站出来说两句 ,那才有鬼了呢。然而下一刻他却有些傻眼了,那张让居然低着头一言不发,整个的像个没事人一样,这什么情况。

    “那左丰乃是天使,周帆你居然敢说那天使罪该万死,你又该当何罪!”没办法了,那张让不说话,只能他自己上了。

    “启禀陛下,经臣查明,那左丰乃是太平道之人,乃是张角派往洛阳的卧底,为的就是帮助张角击溃汉军。这一次这左丰奉命掌管大军后勤之事,可是此人却多次延误后勤补给,延误军机,使得大军损失惨重。甚至还诬陷北中郎将卢植大人,若非如此,那张角早已经被平定,何须等到今日。敢问袁大人,那左丰是否该杀!”

    此言一出。众人就是一片哗然,那左丰居然也是太平道的人,而且居然还差点害得大军战败,这种人当真是该杀。

    “让父,可有此事?”汉灵帝转过头瞪了一眼张让。

    那左丰是太平道之人,纯属无稽之谈。不过那延误军机的事情确有其事,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左丰可以办到的。不过汉灵帝也没有打算追究,只是想要警告一下十常侍而已,因此这左丰自然也成了替死鬼。

    也正是因为如此,汉灵帝也从来没有打算过用这件事情对周帆开刀。因为他本身就是汉灵帝的一把刀而已。

    “还请陛下赎罪,是臣识人不明,才差点导致了这般祸事!”张让请罪道。

    这延误军机的事情,自然也有他一份,汉灵帝那警告他自然也是知道,自然不敢不认。至于那左丰,一个小人物而已,这种替死鬼死了就死了。至于面子问题,面子值几个钱。周帆那份大礼,足够他甩好几次面子的了。

    袁逢整个的凌乱了,张让这话一出,岂不是证实了那左丰是太平道的人。变向的为那周帆脱罪了。之前这张让不是还十分痛恨周帆的吗,怎么着一下子就变了?

    “那太平道贼人狡猾,让父有所疏忽也属正常,既然没有筑成大错。朕便罚你千金,为因为此事死去的将士赎罪,你可服气?”汉灵帝淡淡的说道。

    “奴婢服气。多谢陛下开恩!”张让毫不犹豫的应到。他也知道这千金肯定是落到汉灵帝口袋里的,不过他到也不在乎,比起刚刚得到的那份大礼,千金不值一提。

    “周爱卿及时发现了那左丰身份,立了大功,想要什么封赏?”

    “臣别无所求,还请陛下开恩,将被那左丰诬陷的卢大人放出来!”周帆平静的说到。

    “卢子干为人正直,屡立战功,还请陛下开恩!”皇甫嵩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还请陛下开恩!”朱隽,蔡邕,马日磾等人也是站了出来。

    汉灵帝眉头微微皱起,他也知道卢植却是无罪,但是对卢植那性格有些不喜,但还是说道:“朕准奏,赦免那卢植的罪责了。”

    “谢陛下!”周帆说道,同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袁逢看到这情况,也是有些急了,这什么情况,自己明明是在参那周帆三大罪责,怎么现在反倒成了帮那周帆了,还把他老师卢植从牢里给放出来了。

    “那你私会张角之事,又有何话可说?!”袁逢再次质问道。

    顿时众人再次将目光放在了那周帆身上,先前已经化解了一关,那么这第二关要怎么办,众人不禁有些好奇。

    闻言,周帆也是叹了一口气,当真是人多嘴杂啊,不是自己的兵还真是麻烦,想必那北军五校中的那些校尉军司马,必定有他袁逢的人,否则这件事情也不会泄露出去了。

    “启禀,陛下,那张角确实是私自前来见过臣一次。”周帆淡淡的说道。

    “既然你都承认了,这私通张角之事,该当何罪!”听到周帆认了,袁逢顿时小人得志般的叫了起来。

    周帆笑了笑,说道:“启禀陛下,我确实是见了那张角,不过第二天他就死了,第三天就拿下了广宗,袁大人以为如何?”

    闻言,袁逢就是一窒。

    这周帆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那张角来见他周帆,周帆下手把他给杀了,然后趁着那张角身死,黄巾士气全无的机会,直接拿下了广宗!若是这样也算是私通张角的话,那么他也没话可说了。

    被众人那有些戏谑的眼神一看,袁逢老脸不由的一红,有些恼羞成怒的说到:“那这最后一条罪责你如何解释。”

    “袁大人真是说笑了,我何来私藏黄巾余孽一说,至于那张角之女,更是无稽之谈。”周帆笑道。

    “还敢狡辩,如今你府上那女娃儿是何人,还有那洛阳北街那座府邸中的八百人又是什么人?”袁逢面色狰狞的叫道。这些天他可是花费了大量的功夫去查探的,这才得来了这个消息,为的就是给那周帆迎头一击。

    “你说那些人啊,我府上那女娃是我娘新认的义女,也就是我周帆的义妹周宁,怎么到了袁大人口中就成了那张角之女了。至于那八百人,难道我买些家奴还要向袁大人你禀报吗?”周帆笑到。(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