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黄叙的病

    当即周帆便坐了下来,拉起衣袖,将右手递了过去。

    张伯祖也是伸出了右手,搭上了周帆的手腕。他那右手看上去十分老迈,到处都是老茧,而且让周帆有些疑惑的是,他很清晰的看到那张伯祖的右手微微的颤抖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周大人大约一年前,是否受过不轻的伤?”片刻之后,张伯祖收回了右手,淡淡的问道。

    周帆震惊!一年前,自己穿越至今,也就是一年出头点的日子。而那个被自己穿越的可怜娃,确实是因为狩猎而坠马,受了重伤,而且还嗝屁了,否则自己也没有机会穿越过来了。

    这么一算,自己一年前还真的是受过了重伤了啊。

    看着周帆震惊的表情,众人就知道张伯祖是说中了,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神医,那我家少爷可有大碍!?”典韦焦急的问道,就连周帆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张伯祖,生怕他说出什么坏消息来,死不可怕,但是周帆绝对不想死的那么憋屈啊。

    张伯祖突然大笑了起来,说到:“都不用紧张,周大人只是当初受伤后没有调养好,再加上身体底子有点弱,让仲景开几服药服用一下就好了。”

    闻言,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周帆,更是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这张伯祖有必要说话那么大喘气吗,差点把他没病也吓出病来了。

    不过对于张伯祖那句身体底子有点弱,周帆也是记在心里了,看样子确实是有必要好好锻炼锻炼了,即便练不出什么武艺来,也得好好打熬打熬自己这小身板了。

    这四个月左右的军旅生涯,周帆是在清楚不过了。虽然现在已经好多了,但是刚开始那段时间,一路上急行军,即便是在马匹上,也是把周帆累的够呛,若不是靠意志力忍下来了,怕是早就撑不下去了。

    “神医为什么你不自己给我开?”周帆下意识的问道。

    张伯祖脸色有些古怪的问道:“大人可有看到老夫院外养的那些东西?”

    周帆点了点头,不过依旧是不明所以。

    张伯祖猛的大笑了起来:“别人都称呼老夫为神医,不过老夫不喜欢,老夫更喜欢别人叫我毒医。老夫用药大多以毒物为主,大人若是不在意,那老夫便帮大人开药也无妨。”

    周帆脸色猛的一变,再变,连忙转过头对着那张仲景说道:“有劳仲景了。”

    开什么玩笑,让他吃那些个蜘蛛,蜈蚣做的药,那还不如杀了他呢,光是想想,现在周帆还觉得有些反胃。

    “大人客气了,我一定尽力!”张仲景淡淡的说道。开一副药而已,对他而言,那就跟玩一样。

    “大人大可放心,仲景在这方面,已经远胜于老夫了。”张伯祖骄傲的说道,能有一个青出于蓝的徒弟那绝对是人生一大幸事。然而下一秒,他脸色却又有些寂落了起来,说到:“只可惜老夫这一手以毒攻毒的医术,怕是要失传了。”

    “还请老师赎罪,都是我……”张仲景也是有些急了。

    不等张仲景继续说下去,张伯祖便开口说道:“怨不得仲景你,你为人正直,学的用的都是正经的医术,老夫这毒医却是走了旁门左道,不适合你学。”

    众人沉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神医,既然仲景已经青出于蓝了,那么汉升之子的病?,可还有专机?”周帆问。那黄叙也是知道自己病情的,一因此这些事情也没必要去避开他。

    此话一出,众人全都竖起了耳朵,尤其是那黄忠夫妇,事关他们儿子的性命,岂能不在乎。

    张仲景摇了摇头,说道:“怕是无能为力,黄叙之病,也只有老师毒术才有办法,只是老师如今,哎……”

    众人疑惑,不知道那张仲景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张伯祖缓缓的抬起了双手,说到:“黄叙之病,只需要以各种毒物直接刺激身体各处穴位,才有机会。只可惜老夫如今年纪大了,几年前又受过重伤,一双手直接废了,还瞎了一只眼睛。如今只能做些简单的事情,精密的事怕是做不来了。因此也只能让那黄叙服药,只是这效果却是差了许多,因此也只能勉强吊住性命。至于仲景,他还差点,没办法控制好毒物,怕是还会遭受到毒物反噬。”

    “神医你这是?”周帆震惊的看着张伯祖,他怎么都没想到他那双手,还有那只眼睛,都是因为受过重伤的缘故。

    张伯祖大笑了起来:“说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七年前老夫云游整个大汉,想要学那上古神农氏一般,学习寻找毒物。一次到了那益州一处山林时,却意外遇到了一条巨大的蛇,足足有十余丈长。老夫猝不及防之下被他击飞,因此受了重伤,若非凑巧被山中猎户救了,怕是早已经一命呜呼了,如今这般已经是不幸中万幸了。”

    十余丈长的大蛇!众人也是被吓到了,那是得多么恐怖的存在啊,怕是一头牛都能一口吞下吧。若非眼前老人信誓旦旦,怕是还真没多少人会信。

    同时众人也对这位老人家由衷的敬佩,受到了如此大的挫折,却还能保持如此心态,怕也只有像老者这般的开朗豁达之人才能做到吧。

    “呵呵。”张伯祖看着众人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又说到:“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我还曾在冀州见过一种不足一尺的小蛇,速度奇快,而且剧毒无比,就是轻轻咬了一只麋鹿一口,两个呼吸之内,那只麋鹿便瞬间化为了血水,当真是可怕至极!”

    嘶!众人齐齐倒吸凉气,两个呼吸!要知道就算被外面的眼镜王蛇咬到,也最起码半柱香的事情才会死,而那张伯祖所说的蛇,却是两个呼吸化为血水,这完全就是两个级别的存在啊。

    众人都有些不敢听张伯祖继续说下去了,这位老人家的见识实在是太广了,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更可怕的东西来。

    “嗯!?”这时候周帆好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问道:“那神医你的意思是,只要毒物乖乖听话,那么仲景他也能治好黄叙的病?”

    张伯祖就是一个楞神,点了点头说道:“对,这过程并不复杂,难就难在不受到毒物反噬,这点除了老夫之外,怕是没有什么人能做到了,哎。”

    闻言,周帆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笑容。?

    砰!一声巨响传来,吓了众人一跳。

    只见那黄忠不知道什么时候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对着周帆就是磕了三个响头:“还请大人救救犬子,黄忠这辈子就算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大人救命之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