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东阿县

    “大哥你身体还好吗?”张宝脸上写满了担心。他又不是张宁那样的小丫头,对于张角的事情自然是知道的清楚些。

    张角挥了挥手,说道:“放心吧,我还撑得住。那卢植现在在哪,还有三弟,他……”

    张宝脸色就是一僵,哀声的说道:“那卢植的大军已经在广宗外扎营了。至于三弟他……他……他还是落在了汉军的手上,现在正被那周帆押解去洛阳。”

    闻言,张角也是沉默了。

    “大哥,难道我们就不派人去救三弟他吗?”看着张角不说话,张宝也是有些急了。若是那张梁真的到了洛阳,那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救!”张角咬着牙,嘴里迸出了两个字来。

    “大哥……”

    “不用多说了……”张角直接打断了张宝:“这都是命,我们三兄自从起义那天起,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而且若非三弟他擅自出城,巨鹿又怎么会没了。若是再派兵去救他,岂非又中了那卢植的计。我们还要为广宗的那么多兄弟着想啊。”

    “大哥……”看着张角眼角挂着的那泪痕,他又怎么不知道如今最痛苦的其实还是他张角呢。

    但是这也没办法,就像他张角所说的,那都是命,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连他们也会和那张梁一样,共赴黄泉,这都是自己的选择,怨不得他人。

    “二弟你下去吧,我想休息会。”张角平静的说到。

    “好!”张宝转身关上了房门,只留下了那张角一人,独自哀伤。

    兖州,东郡。

    此刻正有着一只大军向着南方前进着,这自然就是周帆的三千骑了。

    离开那巨鹿已经有三天了。按道理来说,以骑兵的脚力,三天时间足以从巨鹿赶到长社了,然而目前这大军却也仅仅是赶到了东郡地界。

    原因无他,还真的是多亏了他张梁了。且不说这张梁所坐的囚车速度慢,拖累了骑兵的速度。就是他张梁这个名字,也足以拖累他们不少了。

    对于张梁这么个利器,既然不杀,但是怎么也得好好的利用利用了。

    早在出发之前,周帆便将自己要把张梁押往洛阳的这个消息放了出来,为的就是以他张梁为诱饵,看看能不能把那张角引出来。

    但是很明显的,事与愿违,那张角理都没有理他张梁,就连这负责东郡地界的黄巾渠帅卜己也没有派兵前来救援,反倒是一些散兵游勇的黄巾,不知死活的前来想要救那张梁,这些个人数不足千人的黄巾队伍,自然是轻松的被周帆率兵击退了,不过也是拖延了周帆大军不少的时间。

    “张梁,看样子你做人不怎么样吗,那卜己不来救你也就算了,就连你大哥张角也不来救你,这是想看着你去死啊。”周帆调侃般的说到。

    哼!张梁一声冷哼,不屑的说道:“想要我大哥中计,你做梦。我张梁堂堂七尺男儿,死又何妨,我大哥迟早会为我报仇的!”

    “呵呵!”周帆笑了笑,便不在说话了。

    “报!”说话间,一骑飞速的奔来,对着周帆恭敬的说到:“启禀都尉大人,前方有大批黄巾在围攻一小县城!”

    瞬间周帆便收起了笑容,沉声的问道:“前方是哪里,有多少黄巾?现在情况如何?”

    “前方是东郡东阿县,黄巾贼兵有三千多人,形式比较紧急。”来人简单明了的说道。

    东阿?周帆不禁楞了楞,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东阿似乎挺重要的,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思虑了一会,周帆毫不犹豫的下令道:“隽义你和公达带着两千人看着这张梁,其余人等随我攻打东阿黄巾!”

    贼兵一共就三千人罢了,自己出动一千骑兵对付这些人已经够给面子的了。

    “主公,我们这几天已经在路上耽搁很久了,若是再在这东阿耽搁几天,怕是皇甫中郎将那边会更加危险啊。”张郃有些担心的说道。

    张郃担心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周帆可是清楚的很,即便没有自己,那皇甫嵩也败不了,再晚上几天那也没事。

    “不必多说了,身为汉军,自然是以剿灭黄巾为己任,如今遇到了黄巾攻城,岂能不救!”周帆毫不犹豫的说道。

    张郃脸一红,连忙说道:“末将遵命!”

    周帆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大军,迅速典韦向着那东阿的方向而去。

    东阿只不过是一座小县城罢了,城墙不过两丈余,人口也不过万人。然而绕是如此,也不是那些个没有任何器械的黄巾可以在短时间内攻破的,因此如今那三千黄巾贼兵,正在城外叫着阵。

    “里面的人听好了,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若是再不打开城门,待的城破之时,就是尔等丧命之时!”为首的一黄巾直接站了出来,高声的喊道。

    而且令人有些意外的是,为首的这个黄巾,并非一般的普通百姓出身,因为此人身上穿着一袭官服,正是县丞所传的官服,一个县丞跑去当黄巾,倒也真的是少见。

    很快的城墙上就走出来了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发福男子,衣着华丽,一看就知道是富裕人家出身。

    此人大步的走了出来,对着下方那人便喊道:“王度,你身为东阿的县丞,居然勾结黄巾,冒犯朝廷,该当何罪!”

    “嘿嘿!”王度就是一声冷笑,不屑的说到:“天公将军洪福齐天,这大汉马上就要改朝换代了,我王度这也是顺应天意。反倒是你薛房,贸然抵抗天威,该当何罪!”

    这说话的人,正是这东阿的县丞,黄巾爆发之时,他也是顺势造反了起来。

    至于城墙上的那人,则是这东阿的大户薛房,家中比较有钱,目前这城墙上的三百多守卫,除了一半是县里的乡勇自发组建起来的,另外一半那都是他薛房的家奴。

    日前那王度造反,而那东阿的县令却早已经不知所踪,无奈之下,为了守住东阿,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所有东阿百姓也只能团结起来,共同抵抗那王度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