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嘱托

    翌日一早,周帆便带着三千骑,准备赶往长社,解了那皇甫嵩之危。

    当然的,典韦,周峰,张郃,区星这四将,周帆自然是带在身边的,荀攸如今已经正式成为自己的谋士了,自然也要带上。倒是那王念,卢植让他留了下来。

    毕竟这王念原来也是黄巾的一份子,对于那张角等人也是比较了解,留下他来,或许有用,对此周帆自然也不会拒绝了。

    原本周帆麾下的两千羽林骑,在和那张角一战的时候,折了五百了,卢植便直接从屯骑,越骑中调了一千五百人来,凑足了三千骑兵,全都交到了周帆的手上。

    对于周帆等人的离开,所有人自然也是没有怠慢,即便是他卢植,也亲自前来为他周帆送行。

    “远扬师弟,为兄祝你一路顺风!”公孙瓒朗声的说道。

    “多谢师兄了!”周帆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又看了一眼那卢植,暗自叹了一口气。

    对于那左丰索贿,结果导致卢植身陷牢狱之灾的事情,周帆至今还是担心不已,但是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他卢植说。

    要是直接对他说,遇到了那些个宦官,实在不行的话就低低头,怕是会被那卢植胖揍一顿。

    “师兄,借一步说话。”周帆小声的说到。

    嗯?公孙瓒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跟着周帆走到了一边:“远扬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周帆想了想,说道:“师兄,你也知道老师的为人,刚正不阿,却又有些不知变通。如今老师打了胜仗,怕是朝廷会派人来犒赏三军,那么来的多数就是那些个宦官。以那些个宦官贪婪的本性,怕是少不得要出出血了。但是以老师的为人,他对于那些个宦官又是如此的厌恶,怕是会直接得罪到他们,到时候免不了会受到陷害。若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请师兄在旁边打点着点,莫要让老师吃亏了。”

    闻言,公孙瓒也是一脸严肃了起来,对于十常侍那些个宦官的事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若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怕是卢植真的会吃大亏。

    “师弟你放心,只要有我公孙瓒在,就一定不会让那些个宦官伤到老师半根毫毛!”公孙瓒小心的看了一眼卢植,随即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以他对于卢植的尊重,这种事情自然是责无旁贷了。

    “那就多谢师兄了!”周帆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样自己多多少少也能放心的去长社了。

    “远扬,你过来!”卢植对着周帆招了招手。

    “老师!”

    “此去万万小心,还有那张梁,一定要严加看守,安全压到洛阳。”卢植轻声的说道。

    周帆随意的瞥了一眼一旁被关押在囚车里的张梁,说道:“老师还请放心,倒是老师你这边可要小心点了,那张角可不好对付。只可惜学生我没办法在旁帮助老师你。”

    那张梁卢植原本是想派人押解去洛阳的。但是现在正好周帆要率领大军前往长社,正好也就让周帆一起了,反正也是顺路。

    卢植淡然一笑,说道:“莫要担心,你若是想要帮我,不如早些把南方的黄巾给平定了,到时候张角不足为虑。”

    “是!”周帆淡淡的说到,心中却暗自神伤,有些话若是直接跟他卢植说,怕是会适得其反,如今只能祈祷因为自己的蝴蝶效应,没左丰那件事情了吧。

    “对了,老师!”这时候周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先前我给你的那只鸽子,老师你可有随身携带?”

    鸽子!卢植也是一楞,随即笑着说到:“自然是让人带在了身边,难道远扬你还怕为师把它炖汤喝了不成。”

    “老师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一定要第一时间与我联络!”周帆严肃的说道。

    卢植看着周帆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震,说道:“好了,为师我就记住了,时间也不早了,早些出发吧。为师也应该赶往广宗去了。”

    “诺!”周帆应到,有些依依不舍的翻身上了赤血,转过头看了一眼卢植,下令道:“出!”

    随着周帆一声令下,三千轻骑,外加那张梁的囚车,向着那长社的方向而去。

    冀州,广宗

    “咳咳咳!”一间房间内,断断续续的传出来了阵阵咳嗽声。而那咳嗽的人,不是他人,正是那天公将军张角。

    吱阿!就在这时,房门被推了开来,一十四五岁的少女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

    “爹,你没事吧!”少女看着张角咳嗽的样子,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汤药,走到张角身边,轻抚其背,帮着他顺气。

    “爹没事!”张角挥了挥手,平静的说道。

    而这少女,自然就是他张角口中的那个女儿,张宁了。

    这张宁是他张角的独女,再加上那张宝和张梁膝下无子也无女,因此这张宁倒也是被他们三兄弟宠爱的很,对于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也没有让她参与,除了张角的心腹,鲜有人知道他有这么个女儿,为的就是给这张宁留一条后路。

    那张角在巨鹿起事之后,也是担心会出什么事,因此便没有把她带在身边,而是让她待在了广宗这边,由张宝照顾她。

    就在三天之前,张角便带着残兵退到了广宗来,连日来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张宁知道了自己父亲身体有恙之后,也顾不得其他,自然是亲身服侍与左右。

    “没事就好,爹你快点把药喝了吧!”张宁有些心急的说道。

    张角平静的看了一眼张宁,眼中的担忧一闪而过,伸手接过了汤药,一饮而尽。

    而张宁看到张角喝完了药,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二叔人呢?”张角放下药碗,问道。

    “大哥,我在这里!”不等张宁开口说话,这时候张宝正好是走了进来。不过脸上满是愁容。

    “二叔,有三叔的消息吗?”张宁急急的问道。对于巨鹿被破,张梁不知所踪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一些的。

    闻言,张宝眉毛就是一跳,欲言即止。

    张角哪里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说到:“宁儿,再去帮爹端一碗药过来吧。”

    “哦!”到底还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女孩,哪里会知道张角是想要支开自己啊。一听到张角说药的事情,连忙接过了碗,小步的走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