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长街尽头

    襄阳城中,兵马齐整,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都是巡逻的曹操士兵。

    自从曹操在樊城接受了蔡瑁张允等人的投降之后,第二天他便带领大军入驻襄阳。

    为了安定民心,曹操倒是没有做什么过激之事,然而那大街上四处巡逻的曹军士兵,依旧让整个襄阳城的气氛变得肃杀起来。

    在局势未明之前,襄阳城中的居民甚至不敢走上街头。

    毕竟在这乱世之中,没有权势的普通人虽说没有达到命贱如狗的地步,但也差不多了。

    若是不慎冲撞或招惹了某位曹军将领,只怕家破人亡就在顷刻。

    再这样肃杀的氛围中,城中的居民战战兢兢,以至于偌大的一个襄阳城,平日里除了巡逻的士兵之外,几乎看不到多少人在街上行走。

    就连那些无知懵懂的孩童,也被父母强制性的抓回了屋内,不允许随便出去。

    就这样骑着马走在萧条肃杀的街道上,夏侯渊默默的回想着之前的那一场闹剧,忍不住冷笑连连。

    蔡瑁张允两人投降之后,被加封为了水军大都督以及水军副都督,负责调控掌管水军,以应对接下来讨伐东吴孙权之战。

    然而军中的所有将领都看得出来,丞相对这贪生怕死的两人根本没有好感,之所以委以重任,不过是因为军中将领都来自北方,暂时没有擅长水战之人。

    待到江东一定。这两个背主投降的阿谀之徒,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甚至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两人已经是两个死人了。

    数日前玄机仙人李云飞在襄阳城前言定这四人生死之事,如今早已在军中传开。

    当时蔡瑁张允等人为了荣华富贵驱赶平民,甚至对无辜的民众放箭。这样的事情令人所不齿。

    而那位玄机仙人口中必死的四人——刘琮母子,不久前已经传来了死亡的讯息。

    这母子二人受丞相的封赏,刘琮作为青州刺史出城前往青州上任,却在出襄阳城不久便被山贼围杀,无一人逃离。

    这个消息传回来时,全军哗然。

    无数人看向了那预言中剩下的蔡瑁张允两人,皆是冷笑连连。已经彻底把这两人看成了尸体。

    因为在玄机仙人的预言中。这蔡瑁张允两人皆是死于丞相手中,这个未来让无数人心中忍不住嘲笑这两个贪图富贵的蠢货——你们卖主求荣换来的荣华富贵,最后却要夺走你的性命!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了。

    儿为了安抚那两个被刘琮母子身亡消息吓坏的蠢货,丞相不得不专门召见了他们,对他们好言相劝,并许诺“君若不负我。我永不加害二位。”

    只是在夏侯渊看来,蔡瑁张允这种随时可以为了荣华富贵卖主求荣的蠢货根本不值得信任。

    今日他们可以为了求生出卖荆襄九郡投降丞相,未来自然也可以为了其他人而背叛丞相。

    到了那一刻,只怕就是这两人身亡的日子。

    甚至夏侯渊已经得知,丞相表面上对这两人礼遇有加,其实在得知玄机仙人李云飞的那个预言之后,就开始叫人暗中监视排查这蔡瑁张允二人。

    丞相也知道,在目前这种处境下,这两人若真的死于他手,不会有其他原因。必定是因为反叛。

    而玄机仙人既然预言对方会死,那么这两个阿谀奉承之徒就是两个随时可能倒戈的叛徒。

    现在的夏侯渊只希望这两个蠢货在扫平江东之前乖乖的为丞相做事,不要鬼迷心窍的去想其它的东西。

    军中缺少懂水战的将领,这两个蠢货若真的死了,会很麻烦的。

    而且玄机仙人……

    这个名字,让夏侯渊忍不住默然。

    对于这位世人口中传得沸沸扬扬的玄机仙人,夏侯渊的观感很复杂。

    曹营之中。他或许算得上是第一个与对方打交道的将领。在那封远方侄女送来的家书里,夏侯渊第一次感受到了那个远在万里之外的智者的可怕。

    料敌于先机,运筹帷幄……或者说,他那种程度已经不能说是运筹帷幄了,简直是在预知未来!

    若非对人心世事全都洞察得一清二楚,他如何能够推算出远在许昌城中发生的大事?

    再加上对方那恐怖如鬼神的计谋,将是他所有敌人的噩梦。

    所以这一次征讨荆州,夏侯渊的神经一直绷得很紧,一直在小心警惕那位智者的布局反抗。

    然而除了新野城的那一场大火之外,面对丞相的大军,这位声名已经传遍全天下的智者的应对却平平无奇。

    他跟随者刘备,从新野被撵到了樊城,又从樊城被撵到了襄阳,最后只能带着十数万百姓难民向着遥远的江陵赶去。

    一路人,没有任何抵抗,也没有任何布局,那位声名遍布天下的绝代智者恍若一个随波逐流的庸才一般,毫无反抗的被丞相的大军追得狼狈逃窜。

    而以他们带着难民那迟缓的逃窜速度,一日只能行走十数里,至今才远离襄阳不过两百多里。

    这样的距离,骑兵只需要一日一夜就可以赶上。

    那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个问题,成为最近一段时间来困扰着夏侯渊的心头阴云,几乎到了让他茶饭不思的地步。

    他相信那个男人一定有后手,如此可怕的智者,面对敌人的大兵压境,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做?

    一开始,夏侯渊想过很多种可能。

    诡异可怕的一连串连环计谋,强大的绝杀天机图,甚至他还可笑的假象过对方真的是天上的仙人,派天兵天将来助阵什么的……

    可是什么也没有。

    从头到尾,那个男人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什么后手也没有留,只是如一个无助的凡人一样,随波逐流的跟着刘备四处逃窜。

    夏侯渊相信,以那个人未卜先知的能力,他完全可以提前算出蔡瑁张允等人反叛、然后设计夺下荆襄九郡,最后据荆襄九郡与丞相对敌。

    但他却什么都没有做。

    整个过程中,他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刘琮等人断送了荆州,眼睁睁的看着刘备失去了最后反抗的手段,只带着数千军队、十几万没有战斗力的累赘难民,向着江陵逃去,没有任何作为。冷漠得像一个无情的观察者,观察着这世间的一切。

    假如现在丞相派人追上了他们,到时候大军杀过去,那十万平民会有什么下场,难道那个人看不出来?

    那个在襄阳城外,为了几百名无辜枉死民众便怒发冲冠、言定生死的智者,如今难道可以漠视十数万人的生死?

    这个矛盾,让夏侯渊迷茫而无措。

    他知道,对方一定在隐藏什么。在这个己方表面上一路顺畅的大局下面,暗藏着凶险的杀机暗流。

    一旦那个人掀开桌子图穷匕见的那一刻,就是丞相大军败北的时候——这是夏侯渊的直觉,也是他心头那一直挥之不去的阴云。

    这些天,他一直试图从那些繁杂的局势之中理清一切,然后从中找到对方布下的杀局源头。

    然而他的打算落空了。

    他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不得不拜托丞相帐下几位有名的谋士,希望对方能够找出自己找不到的东西,找到那最关键的节点、那个隐藏在纷纷乱象中的危局源头。

    但是这个打算,依旧落空了。

    他接连拜访了好几位有名的谋士,都得到了对方的摇头。很显然所有人都相信李云飞没有留下任何后手,刘备那群人已经毫无翻盘的可能了。

    但是夏侯渊并不相信,他依旧执着的寻找着一切可能的伏笔,一切有可能对那个玄机仙人留下的后手。

    然后,他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影子站在长街的尽头,对着他微微一笑。

    黑色的披风,在夜色下微微拂动。

    那是……刺客。

    蓝飞。(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