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五章 杰西懵了

    门口的一男一女随后也尾随了进来,顺手带上了拉门,站在王子身后左右微微低头不语。

    隔着茶几,王子站定在沙发对面,伸手到怀里摸出了一只暗黄色的糙边羊皮卷轴打开,弯腰放在了茶几上,手指点了点签名的地方。

    乔韵拿起了卷轴查看上面的内容,很古老的行文方式,字迹暗红,所谓的盟约类似以一种古老诅咒的方式约定了双方的责任,也可以说是一种毒誓。

    林子闲在边上提醒道:“这是血盟契约书,需要血签。”顺手从腰上带了一支牛毛针出来,摸出打火机烧了烧针头消毒,貌似要扎破指尖用。

    谁知乔韵却伸手一,挡了挡林子闲的手,示意不急,羊皮卷轴也放回了茶几上,架起了二郎腿,冷冷看着帽檐低垂的王子,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冷,目光咄咄逼人地看着王子。

    拿着牛毛针的林子闲一怔,他本以为能让乔韵很痛快地答应。

    王子亦是一怔,微微抬起帽檐看向林子闲。

    “让我签约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拿出起码的诚意,把帽子摘下来!”乔韵的语气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近乎直接命令。

    林子闲语,终于发现了这女人不可控的一面,虽然给了他面子,但是正经事上有自己的立场。[

    王子算是第一次和乔韵正面打交道,也终于发现这女人虽然长得像蜂后,但是和蜂后完全是不同性格的人。

    犹豫了一会儿,王子还是慢慢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庐山真面目暴露在了乔韵眼前,身材高大,相貌没什么特殊之处。

    乔韵目光犀利地盯着他问道:“如果我有一天违背了盟约,你们准备怎么办?”

    她才不相信什么诅咒,这种‘合同’在她眼里到处是破绽,而且对方显然比较吃亏。自己若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一旦毁约,对方因为身份的原因不可能公开和自己作对,自己似乎太占便宜了一点,她也不太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王子的脸色微沉,“那我们会一直纠缠着你,将会成为你永远的噩梦。我们能生存到今天,你不要低估了我们的报复能力。何况你不要忘记一件事情,名花财团的海外基业是我们的人帮你支撑起来的。你永远搞不明白哪些人是我们的人,除非你将所有海外员工和管理人员给换掉,我想那么多人不是说换就能换掉的,说不定你换进去的新人里也有我们的人。所以我们一旦展开报复,你会很麻烦。当然,如果你遵守盟约,我们的人也是名花的黑暗守护神,能尽心尽责地帮你注意其他人。”

    乔韵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她就是要逼对方说出能威胁自己的手段来,知道了对方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威胁,才能有所准备。如果对方没有一点威胁她的手段,她就更不会相信有这种好事。

    当然。她并不是不打算遵守盟约,而是不希望将自己置身于不可知的危险之中,至少得有防备对方背叛的手段,如果合作不愉快的话,她不介意先动手,将危险清除在萌芽状态,对方已经投入到名花的钱。她是不可能交出去的。

    对乔韵来说,她可以相信林子闲,但是不会轻易相信外人。她和林子闲的区别是,她可以对林子闲感情用事,但是不会像林子闲一样对谁都感情用事,她也知道林子闲的这个缺点,所以必须把好关,这么大的公司她不可能拿着乱来。

    说实话。其实在某些方面,王子和林子闲加起来也不是乔韵的对手,都没猜到乔韵存的什么鬼心思。

    心里大概有了数,乔韵把一根食指伸到了林子闲面前。

    林子闲干咳一声,手中的牛毛针出手飞快,点破了乔韵的指尖。一点殷红血珠冒出。

    林大官人的手法好,并没有让乔韵感到什么疼痛,就像蚊子叮了一下。

    乔韵偏头冷冷看了一眼林子闲,她心里多少感觉林子闲干这种事情有点荒唐,同时觉得王子那边也荒唐,这种老掉牙的契约方式能有什么约束力?

    不过挤了挤指尖上的血迹后,乔韵还是在羊皮卷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手指伸到了林子闲的嘴边,示意他帮自己清理干净。

    林子闲朝王子干咳两声,王子将茶几上的羊皮卷轴卷好收起,单手收于腹部,对乔韵躬身行了一礼,转身带着手下离去。[

    结果刚走到门口,乔韵又出声道:“王子殿下,我不习惯玩神秘,希望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能直接和你联系上。”

    “明白,明天会把联系方式告诉您。”王子顿步回应一句,大步消失在了外面的夜色中。

    没了人,林子闲才把乔韵带着血珠的手指含进了嘴里吮吸。乔韵脸上的冰山立刻融化,眼中含情脉脉……

    两个月后,美国,查尔斯举行的家宴上,长条餐桌上,杰西赫然在坐,一家人边吃边聊,气氛很融洽,至于各自的心思只有大家自己知道。

    至少杰西心里明白,上次的事情让在座的不少人都出手阻挠了一把,差点让她没能恢复自己的权利,不过她也没那么容易被打倒,否则也爬不到这个位置上来。

    最近一段时间,她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稳固自己的权利上,经常来和爷爷查尔斯做沟通。至于林子闲那边,她依旧恨得牙痒痒的,不过不会再鲁莽行动,准备找到机会再报复。

    饭吃到半途,杰西突然放下刀叉,急忙捂住嘴巴‘呕’一阵干呕,顿时引来所有人的注意。

    “杰西,你的身体不舒服吗?”坐在首位的查尔斯问道。

    杰西抚了抚胸口,露出很淑女的笑容道:“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没有休息好。”

    然而这里却有不少人巴不得她的身体出问题,然后好退位让贤,说不定真的是身体有问题呢?哪怕是万一的机会也不能错过,她的堂妹立刻说道:“还是找医生来看看吧。”

    杰西报以温柔的笑容,谢谢道:“不用,我的身体一向很好,至少比你的身体好。呕……”话没说完,又是一阵干呕。

    她的另一位堂兄立刻回头对身后的佣人说道:“叫医生过来。”

    这种家庭的医生都是随叫随到的,等到医生来了,查尔斯也表示关心道:“杰西,还是让医生看看吧。”

    杰西只能谢谢爷爷的好意,笑着擦了擦嘴,离席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接受医生的检查。

    她的身体一向很好,每半年进行一次体检。她不认为自己的身体能有什么问题,估计真的是因为这段时间为了稳定权利而累到了。

    然而让所有人震惊的消息很快出现了,医生问了问她的不良反应,再结合一些简单的检查。很有经验地给出了判断,“杰西小姐,恭喜您,您应该是怀孕了。”

    所有人回头看来,杰西瞪大了两眼,注意到大家的反应后,立刻挤出笑容来,“你在开玩笑吗?”

    她的母亲却是一脸惊喜地离席跑了过来,拉着医生再三确认。

    这个家庭不缺高级的医疗设备。为了确认误,杰西的家人硬是把她到了诊疗室做详细检查。

    结果证明医生的水平高超,判断误。

    一伙人面面相觑,看杰西都像看怪物一样,也没听说她有男朋友,怎么就怀孕了?

    杰西整个人都懵了,自己什么情况自己清楚。脑海中浮现出了绝云那张卖力的老脸,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做惯了‘女汉子’,似乎忘了避孕的重要性。

    她母亲却高兴得不行,问她的男朋友到底是谁,让她尽快把男朋友带来给自己看看。

    因为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一些若有若的消息说自己女儿是同性恋,如今女儿怀孕了,谁还能说自己女儿是同性恋。

    家人们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也都表示了恭喜,连查尔斯也让杰西尽快带男朋友来给他看看。

    面对家人的恭喜,杰西几乎要崩溃,她隐约表示现在很忙,不是要孩子的时候。

    虽然美国许多地方都不允许堕胎,但是对她们这种人来说法律显然是没有什么约束力的。

    这种话让查尔斯很不爽。一是和传统观念有关,二是身为一个大家族的家长,把保护小孩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这个家庭的每一个孩子都顺利出生,任何人都权扼杀这个家族的新生命,美国总统也不行。

    至于孩子的父亲是谁,他不是很在意,只要签订了协议,外人分不走这个家族的财产,就算杰西不结婚也没关系,不过孩子不能拿掉。

    为此查尔斯警告杰西,让她不要做不负责任的人,要学会珍惜这个家族的每一个生命,藐视家族生命的人一旦承担了重任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杰西连自己的小孩都能轻易杀死,一旦日后让杰西掌握了大权,对这个家族的人来说,将会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杰西明白爷爷的意思和顾虑,可谓是有苦难言,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是把肚子里的孩子拿掉,还是做一个‘负责任’的人,让她很纠结。

    最后还是权力欲望战胜了一切,几天后她不知从哪领了一个黄皮肤男子回家,不是白人很让家人意外,家人这才发现原来杰西好这口……

    清晨,和乔韵赤裸相拥在一起的林子闲慢慢伸手扣住了乔韵的脉搏,一股内力注入了乔韵的体内查探,最近他几乎每天都做这样的事情。

    突然,林子闲的手指猛烈颤抖了一下,把乔韵给惊醒了。

    乔韵睁开双眼发现了他的表情不太正常,好奇问道:“怎么了?”

    “我准备把疯和尚送回峨眉去。”林子闲看着天花板说道。

    乔韵不疑有他,把脑袋枕在了他的胳膊上,抚摸着他的胸膛,问道:“他那么大的人,还需要你亲自送他回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贪玩,我如果不把他押回去,万一人跑掉了,我不好向绝空法师交代。”林子闲木讷说道。

    想到绝云的为人,乔韵想想也是。

    事后两人起床吃过早餐,把绝云叫来一说,果然印证了林子闲的猜测。

    一听要送自己回去,绝云立刻瞪大了牛眼,当场甩手走人,骂骂咧咧道:“嫌我烦就直说,我不打扰你们,我去找桃花眼玩。”

    这老货果真是乐不思蜀,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没玩腻,实在不想回去守着青灯古佛。

    林子闲看着他背影冷笑道:“行,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去峨眉向绝空法师交代一声,至少得让绝空法师知道,不是我不让你回去,是你自己不想回去。”

    走出大门的绝云身形一僵,两只雄赳赳的肩膀立刻垮了下来,转身哭丧着一张脸道:“林小子,我和你没仇吧?不回去行不行?我玩腻了自己回去,不劳您大驾行不行?”

    乔韵嘴角勾起一抹莞尔,也认为出家人中有这种人,简直是出家人中的奇葩,早知道继续做自己的山贼,何必要去做和尚……长期和林子闲在一起,她也听说了绝云早年跑到峨眉劫道的事情,结果道没劫成,反被峨眉劫去做了和尚。

    结果可想而知,绝云拿着电话联系上了小刀,在那呜呼哀哉一阵,“桃花眼,小林子不够意思啊!”

    小刀在另一头乐呵呵道:“疯和尚,闲哥这样做肯定有他的安排,跟他回去就是了。没事的,改天我去峨眉找你玩。”

    绝云鬼叫道:“桃花眼,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一旁的林子闲已经收拾了一只包,和乔韵紧紧相拥在了一起,耳鬓厮磨道:“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嗯!”乔韵点点头,很享受他这种很认真把自己当回事的感觉。

    捧着乔韵的脸蛋深情久久一吻后,林子闲毅然提上包转身,没有再回头,和绝云上车后,迅速驾车呼啸离去……

    这个时代交通发达,当天晚上,斋戒沐浴后,林子闲就坐在了峨眉山境内的一座深山古庙内。

    青灯古佛下,林子闲盘腿坐在绝空法师对面的蒲团上,神情寡淡地听着绝云对自己师兄瞎扯在外面有多辛苦,林子闲也没有戳穿。

    绝云已经换回了那身袈裟,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穿过袈裟的原因,这老货老是扭头晃肩扯扯袈裟,貌似感觉浑身不自在。

    对于师弟的话有几分可信度,绝空法师不置可否,一双慧眼一直在观察着林子闲的反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