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绝杀(五)

    叶情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被蒙了一层红纱,气得看不清周围的环境。

    怎么四周变得越发白了,空气还有着若有似无的甜味,嗯?甜味?“慕容,屏息!”叶情对慕容峥大喊,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空气不可能会突然变成这样,那甜味只可能是坏的不可能是好的。

    慕容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听叶情的话第一时间就屏住了呼吸,两人警惕的看着四周,一个人在外面,一个人在铁框里。

    只是…人能不呼吸多久呢?

    叶情在死的时候都没有暴露自己的“幻”的秘密,当然,现在也不会暴露,不过,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她一定会护着慕容,想尽办法出去的,因为她还有朋友被困在这里,她不会选择玉石俱焚。

    所以…在憋了几分钟后,两人开始大口呼吸,实在是坚持不住了,这不呼吸还好,一呼吸叶情就发现不对,她全身的内力就像是被封锁了一样,想用的时候陷入了沉睡。

    转眼看向慕容峥,他一切都正常,那应该是针对自己的,为了不让她使用内力,正在想着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下一秒就得到了答案。

    “咔擦!”是落叶被踩碎的声音,现在已经是夏天了,不过这座山头有不少树叶已经开始掉落。

    叶情一下子就转向了发声的地方,那棵树的背后走出一个人——沐玄,不应该说是尹凡。

    叶情心里大惊,她可以肯定那棵树后面是没有人的,怎么尹凡会藏在那里!

    尹凡像极了个优雅的绅士,一步一步都走得优美,就像他脚下不是枯叶,而是干净奢华的红地毯。

    “师傅,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绅士至极的话,进退有度,尹凡粲然一笑,一如叶情记忆中的那般耀眼。

    叶情很清楚,在组织的时候有不少人都喜欢尹凡,尹凡不仅能力出众,而且长得极其俊秀,迷惑了不少人,叶情当初还奇怪自己徒弟怎么会没有女朋友。

    没有想到……“尹凡,你有什么资格喊我师傅!”叶情脸上是不屑的笑,这样的人,早就没有资格成为她的徒弟,是她把他养大,却没有教会他要怎么做人。

    尹凡笑容不变,但眼里却有戾气闪过,他是喜欢叶情,但也因为他的这份喜欢,让他对自己自卑不已。

    他只是个孤儿,早熟得很,从被叶情带回去后就很清楚自己以后要怎么做,也因为孤儿的身份,所以他怕被抛弃,才会在叶情拒绝他的时候选择杀死叶情。

    他爱叶情,但他更爱自己!

    如果说那是爱,只能说尹凡的爱太轻了,甚至重不过他的自尊。

    所以现在叶情对他不屑的眼神又刺伤了他那脆弱的自尊,虽然他还是笑着的,但周身已经黑化了。

    “师傅,我一直有个遗憾,就是没有能和你比试一次,不知道师傅能不能完成我的心愿呢?”尹凡没有听叶情的话,固执的喊着她师傅。

    尹凡好几个月没有出现在叶情面前,一是为了养伤,二是为了…练身手。

    在和白芷成为联盟的时候就在计划着这一天了,他想和叶情比一场,在二十三世纪的时候就想了,只是一直没有实现。

    二十三世纪的时候是不敢,毕竟叶情不仅是他的师傅,还是整个组织的头,他有那个心,却一直没有那个胆。

    在现在,他想试试了。

    叶情没有回答尹凡,直接就开始动手,她算是知道为什么要克制她的异能,限制她的内力,原来…后招是尹凡。

    两个人都没有二十三世纪的异能,过招都是杀手最基础的杀招,动作快得就像是拍电影一样,古代的武功高手。

    尹凡是叶情的徒弟,他的一切都是叶情教的,虽然长达十五年之久,但尹凡还没有达到青出于蓝的地步,所以……很快尹凡就被叶情给制住了。

    叶情狠狠的把尹凡压制在地上,尹凡就像是对前方跪着一样,“说,白芷在哪里?”叶情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冰冷,尹凡在她身边那么多年,都没有听过她这样的语气。

    看来,真的是把叶情给逼狠了。

    尹凡还是笑得绅士,仿佛他没有被叶情制住,而是胜利者在享受成功的喜悦,仿佛他不是跪在地上,而是在最豪华的游轮与爱人谈笑。

    “叶情,你逃不掉的!”像是魔咒一样,尹凡的话在森林里回响。

    ——

    “水…水……”凤飞舞无意识的低喃,好像是蛇毒发作了,凤飞舞不只脸色白得可怕,嘴唇都迅速干裂,像是干涸的大地,翻卷出它的身体,恐怖得让人觉得如果不快滴几滴水进入她的唇就会继续干涸,然后把里面的肉都撕裂开来。

    唐寻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也被吓到了,凤飞舞的唇干得太厉害了,好像才一会,唇里粉色的那层肉都看到了,没有多犹豫,唐寻立马把自己的手腕给割开。

    他现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这个方法止住凤飞舞唇干裂的速度。

    自己的血液像是不要钱一样快速的流进凤飞舞的嘴里,为了让她的唇碰到血液,唐寻还要移动自己的手腕到凤飞舞的唇上,这样就造成很多血液的浪费。

    凤飞舞无意识的吮吸,那唇色立马变得鲜红。

    动脉的血液流得很欢快,没有很久,唐寻的脸色就开始发白,而凤飞舞还在吮吸着,一点都没有想要叫停的打算,唐寻就一直咬牙坚持着。

    一阵阵的眩晕传来,唐寻咬住舌尖稳住自己的身形,凤飞舞还要人照顾,他不能晕过去。

    看着凤飞舞昏得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唐寻咬破了舌尖,不能坚持也要坚持。

    ——

    “啊!宋…木槿,你…你看你背后!”陈紫的声音带着极大的恐惧,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连腿都控制不住的发抖。

    心有灵犀,宋木槿几乎是同一瞬间觉得背后一凉,小心的回头,眼前的一幕让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一朵朵花,正在以非正常的速度长大,让他们惊悚的是——那花…是长了牙齿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