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第240章 你的老婆要被瓜分了

    因为真心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值得相信的,否则,她上一世是怎么死的?真的是被他徒弟杀死的吗?说是自杀更贴切一点!

    被自己认为是亲人的人背叛,这种感觉,连心灵都在颤-抖,叶情上一世第二个想要信任的人,却是彻底让她伤透了心。

    白易南听叶情这么说,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她会送自己去医院,但也没有矫情,自己现在确实需要医生。

    叶情看着白易南没有动作,才反应过来他看不到,没有办法走路,既然凤飞舞没事,自己就有时间,直接扶起白易南就往车里去。

    白易南只觉得一切都是黑的,突然自己熟悉且渴望的馨香靠近自己,手臂接触的时候白易南不可控制的抖了一下,这是心情激动的一种表现,渴望的人突然靠近,就算是白易南这样冷静惯了的人,都觉得心情起伏了起来。

    “感觉冷吗?”察觉到白易南抖了一下,叶情出声问道,刚从那么高温的地方出来,确实会感觉冷。

    叶情的声音少了点平时的冷然,她没有办法对对自己好的人还是冷着那张脸。

    白易南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以前她是自己可望不可及的人,现在却近在咫尺,连自己都能触摸到她身体的温度,幸福对以前的他来说就是美丽的泡沫,色彩斑斓却易破碎,自己连触摸的权利都没有,但现在他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来自于叶情的触碰。

    “没事!”他不能说明自己的感情,但也知道,这次,他是真的不会放手了,如果说以前他是在暗处的话,那么,从此以后,他要转到明里了,哪怕,遇到困难!

    做了决定之后的白易南比以前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整个人像是从泥沼里走出来的王子,神情都好像飞扬了起来,让叶情都微微侧目看他。

    车上白易南拿出手机,回想起自己按过的键,准确的找出妹妹的号码,给她拨了电话让她把自己的车子开回去

    自从他开始目送叶情回去之后,妹妹就不和他坐同一辆车了,现在妹妹已经回到了家里。

    白易南的手机是限量版的,也是,他们这样的人手机都不会太过大众,质量就特别好,为了方便照顾白易南,叶情把他扶到了副驾驶座上,于是手机那头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她耳边。

    “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我情开你的车?你为什么不开?叶情现在应该送到了,你要去哪?”

    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个哥哥喜欢叶情的事实,但她还是有些抱怨,不知道叶情就在哥哥身边,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

    “白灵珊!”白易南低呵了一声,想看看叶情的表情,却反应过来自己看不到了。

    心里有一瞬间的黯然,他是白家的继承人,如果变成了瞎子,那么很多事情都会改变,刚刚控制住自己,不想露出什么困扰的表情让叶情心烦,一个正常的人,突然看不到了,那可想而知心里肯定是会很难过的。

    不过他马上就恢复过来了,自己是自愿的,如果里面真的有叶情,就算是殉情他也会去救她,可以说,喜欢叶情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了,他现在不想压抑自己。

    白灵珊听到哥哥吼自己呆了一下,随即红了眼眶,哥哥从来没有吼过自己,哪怕自己以前把别人给揍了,哥哥也只是说她,从来没有大声对她说过话,这次只是自己说了叶情一句,哥哥就吼自己了!

    不过她也没有哭出来,她有自己的骄傲,“我知道了,我去开车!”

    声音少了一分软糯,少了一份撒娇,白易南眼神一黯,刚想说点什么白灵珊就把电话挂了。

    叶情侧头看着他的表情,没有错过他脸上明显的黯然,其实,他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冷情,还是很在意家人。

    “让白灵珊来照顾你吧!”白易南是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心中有愧,但照顾人这种事情她确实做不来,而且他也不却钱,自己连补偿都没有办法,感觉头也痛了,人情什么的真是太难还了。

    或许,自己知道白易南想要什么,但他想要的自己没有办法给他,刚才看他的样子,如果不是自己无意的一句关心,或许他就不准备告诉自己这件事了,什么都要往心里塞!

    头更痛了,自己真的有那么好吗?一个独孤言,还有唐寻,还有一个居心不-良的艾伦,现在还要加上一个白易南(所以说可怜的夜枫是被忽视了吗?),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自己在二十三世纪的时候,忙着变强大活下来,根本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情啊爱的,再说她的性格,连相信别人都做不到,要怎么谈恋爱?

    现在倒好,自己有了男朋友,竟然还冒出了那么多人喜欢她,这让她很郁闷,二十三世纪没有男尊女尊的说法,只要你拳头够大,本事够强,做什么都没有人敢说你,当然也没有一夫一妻制,所以说,慕容峥,你再不回来你的老婆就要被瓜分了!

    白易南点点头。

    人民医院。

    “医生,他怎么样了?”叶情问着医生,她一路扶着白易南过来的,白易南十分的不适应,有很多次差点摔倒,叶情都想一把把他抱起来了,对他来说抱起一个不是很健硕的男生还是很容易的,但考虑到这个世界上的男生好像都很在意面子,自己才没有这么做。

    “他的眼睛被浓烟熏过,而且时间不短,有杂质进入眼睛,虽然有些已经被分泌出来的眼泪刷了出来,但还是有残余,已经清洗过了,按理说,这样不算严重,应该不至于失明,但这..”

    叶情听着这话感觉自己的心里沉了下来,这是怎么了?是白易南的体质特殊?

    白易南这个当事人倒是比叶情还淡定,“医生,我的眼睛没有办法复明了吗?”声音没有一点慌张,他还是那个冷静的白家大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