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3.第3133章 番外182

    这佣人不敢对江心美有丝毫的怠慢!温温顺顺的,迈着步子就出门去了!

    江心美见状,整个人放松了不少。她缓缓伸手,覆上自己的小腹,这里面,正孕育着她和佘君王的孩子!

    呵呵!老天爷!你这是在惩罚我吗?!

    佘君王刚刚要了冷小苏孩子的命,让冷小苏活在生死边缘,还没完全脱离险境!你突然让我怀孕!你说我的孩子该何处何从?!

    我能生下佘君王的孩子吗?!

    我们现在是相杀相恨的仇人,我能生下他的孩子吗?!

    那冷小苏的孩子该怎么办!谁来赔偿她失去的孩子!

    江心美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生来就最痛恨眼泪的她,竟然已经不知不觉的哭了无数次!

    孩子!

    我的孩子!

    江心美突然间心如刀割,一颗心在剧烈无比的疼痛着。

    她伸手模-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这里面正孕育着她和佘君王那个恶魔的孩子吗?!

    呵呵!佘君王!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

    ———

    龙眠山的某个山洞里。

    前两天受了重伤,倒在黑暗洞穴里的沈谨言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好长,好累!这辈子似乎没睡过这么长的觉!

    沈谨言艰难的睁开双眼,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自己做过的,长长的噩梦!

    他梦见自己被黑白无常用链子捆绑住双手,拽着他,一步步的朝阎王殿走去!!

    就在他的脚榻上奈何桥时,身后突然来了一个五官精致,胖胖嘟嘟,十分可爱的小男孩,他伸手抱着他的大腿说:“爸爸!我是你儿子!你不能死!我已经死了!你要是也死了,妈妈会很难受,很寂寞,很痛苦!我爱妈妈!我不要她难受,痛苦!爸爸!你快点回去找妈妈!妈妈好爱你!你快点回去!”

    沈谨言心神一怔,望着面前粉雕玉琢,和自己几乎一模子印出来的小男孩,他的心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

    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小男孩问:“你,真的是我儿子?!”

    “当然!你是不是DV里录下很多儿歌?妈妈每天晚上都会放你的唱的儿歌给我听,我最喜欢的是小燕子。”小男孩一脸幸福的说到这,又开始说:“爸爸!我唱给你听,你听我唱得好不好听!”

    小男孩说完,便糯声怒气的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为啥来,燕子说,嘿嘿嘿嘿,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小男孩一首小燕子唱完,沈谨言的眼睛已经湿润了!

    没错!这是他在DV里从唱的儿歌,真正版本的小燕子,根本就没有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是他自己加上去的!

    是他的儿子,没错!

    沈谨言缓缓的蹲下身来,眼泪滚落,双手捧着小男孩的面颊,望着他天真童趣的小脸,他的心,一阵阵抽着疼!!!

    终于,沈谨言忍不住,伸手,一把将小男孩拉到怀里,万分痛苦的出声说:“儿子!真的是你吗?!是爸爸没有保护好妈妈!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儿子!对不起!”

    沈谨言的眼泪滚落了下来,他不知道,原来做梦还会流泪!

    小男孩紧紧的抱住沈谨言,亲着他的面颊,伸手帮他擦着眼泪,稚嫩的出声说:“爸爸!你不要自责!你这样我会很难受!我本来就很舍不得你,也舍不得妈妈……”

    “爸爸你知道吗?我在天上,也就是我还没投胎的时候,就能看见你和妈妈每天好幸福,我当时就好喜欢妈妈,妈妈喜欢你,我很嫉妒的!天使问我要选哪个妈妈,我直接选了现在的妈妈!天使当时告诉我,这个妈妈……她的第一个孩子会死!我当时不相信!硬是投胎来了!当时我前面还有一个妹妹,她也喜欢妈妈,于是,我插-队了!”

    “恩,爸爸,你回去告诉妈妈,让她不要太想我,我还会回来的!”

    沈谨言的心当下疼得一抽一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梦,昏迷之中,又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唤:“天儿,你醒醒,你不要吓妈妈,妈妈错了,妈妈真的错了,天儿,求你快点醒过来吧!天儿……”

    沈谨言半梦半醒,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哭,听见有人唤他天儿,听见那人是说他妈妈!

    呵呵!

    是他妈妈吗?!他那狠心,冰冷,无情,嗜血,完全没有爱的母亲,早就已经死了!!

    她的善良,她的母爱,早就被仇恨吞噬了!

    不,不可能是他妈妈!!

    他恨之入骨的妈妈,已经彻彻底底的死了!死在他心中,死在他梦里!死在那冰冷的坟墓里!

    沈谨言骤然睁开腥冷的双眸,望着四周的岩壁,兴致山洞里水滴穿石的声音,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他还没有死!!

    先前他想的那些,全部是梦!

    他梦见了他的孩子,梦见了他的母亲!

    沈谨言艰难的动了动身体,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先前那般疼痛,奇怪,他的胸-口和肩膀明明受了重伤,怎么此刻完全没有感受到那种锥心刺骨的痛?!有的只是麻木?!

    难道他的身体已经僵硬?!

    沈谨言从地上爬起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一低头,他便惊愕的看见,他原本满身的伤口,已经被白色的纱布,完完好好的包裹住了!

    纱布是新的,被刺伤的胸-口只是有些麻,没了那种刺骨地疼痛。

    划破,满是血迹的衬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白色衬衫。

    身边放着黑色的西服,矿泉水,袋子包好,触手还热乎乎的烤鸭和江糕。

    沈谨言拿起地上的食物,心里一阵狐疑,谁知道他最喜欢的吃的,就是烤鸭和自家制作的江糕?!

    并且如此不动声色帮他包扎伤口,涂了药膏,还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是谁!

    如此贴心!

    沈谨言望着潮湿的洞穴,心里很是疑惑,谁做好事不留名?并且还知道他的口味?!

    应该是个好人吧!

    沈谨言一下子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坐在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